关于陈默要结婚的消息,网络上已经炸开锅,在曝光出来的第一时间,占据各大热搜的头条。

    陈默亲口承认,和小渔已经登记领证。在珠宝店内和陈默合照的人,将合照发到朋友圈,也透露了陈默亲自设计两人结婚戒指的消息。还有言语之间对小渔的爱护。

    这也足够说明,陈默多么在意两人之间的婚礼,有多宠爱小渔,并不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梦寐以求的男人,已经名草有主了。这个消息让无数女人羡慕嫉妒恨,恨不得自己就是小渔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小渔的女人,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陈默永远都得不到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羡慕啊,我怎么就没有那么幸运?那个小渔一定是最幸福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终于知道陈默会那么宠爱这个女人。看照片,她看陈默的那种温柔的眼神,她将陈默当成了她的全世界。”

    关于陈默要结婚的新闻,网络上各种评论动态,占据各大新闻频道的头条。什么新闻都层出不穷,有不少是关于小渔背景的文章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感兴趣,能够得到陈默宠爱的女人,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惜,了解到的资料,都说明小渔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,没有太大的闪光点。只是在各种爆料中也证实了陈默的说法,在陈默创业之前,两人就已经在一起,真正的一路相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网上都是我们的新闻。”晚上,陈默刚洗完澡出来,小渔就将手机递给他。

    陈默看了一眼,各种新闻推送中,都是关于他们要结婚的消息。这才半天,已经是铺天盖地,比他们公司发布旗舰产品还要火爆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娱乐至死的年代,很多人都只关心八卦消息,国家科技进步的关注度都没那么高。所以不用在意这些,过两天热度就没了,是不是有压力?”陈默放好手机,将陈默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有点紧张,不过没有压力。”小渔乖巧地靠在陈默的胸口:“我靠本事骗来的男人,让她们羡慕嫉妒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骗来的?”陈默似笑非笑地看着小渔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在你病床边照顾了三天,才骗到手的。当初看你出院时的眼神,我就知道你这条鱼儿上钩了。”小渔甜甜一笑,用食指挑了挑陈默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不应该是我‘英雄救美’,结果让某条小鱼感动,结果连人带心都给赔进来了吗?你说这条小渔是不是傻?”陈默跟着挑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很聪明,只是跟了你这个坏人,才变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是坏人,我家小渔一直很聪明。”陈默宠溺地抚摸一下小渔的头发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说道:“现在办点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给你准备结婚用的珠宝首饰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定制了戒指了吗?”

    “结婚只要一对戒指吗?要求这么低?怪不得被我骗到手,你就这点出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没出息呢,娶了一个没出息的女人,你看我,嫁了这么优秀的男人,比你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“呦呵,傻姑娘变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姑娘要去洗澡了。”说完,小渔在陈默脸上亲了一下,起身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不看看我要给你买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看,我要你在结婚那天给我戴上,我要惊喜。”

    小渔离开,陈默也直接进入正题:“算算时间,欧洲那边现在应该还是下午,墨女,拨通亚历山大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默哥哥。”陈默的声音一落,墨女就出现在全息投影上。

    亚历山大坐在办公室,注意力都在电脑显示屏上,上面正是陈默要结婚的消息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消息,亚历山大脸上带着笑意,本想打电话给陈默,想了想还是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最近罗氏家族意气风发,和行军蚁公司深入合作之后,特别是全息手机出来,他们成为首家和行军蚁公司达成战略合作的家族,收益巨大。

    现在客户对他们的信心也是倍增,家族各个领域的生意接连受益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家海星公司,和江河制药合作的壮阳药和丰胸药,两款药物进入市场,就以侵略性的姿态迅速占据市场,让他们赚得盘满钵满。他们也借用这个优势,开始进军医药市场。

    现在家族那边对他和行军蚁公司的合作,也不再有反对的声音,反而是他的远见,极有可能让他成为罗氏家族新一代的掌门人。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恐怖的潜力摆在眼前,他们只要合作交好,未来的好处肯定不少,说不定能够借此,让家族重新恢复辉煌。

    “先生,陈默先生来视频通话。”忽然,桌子上手机智能助手的提醒,打断了亚历山大的思考。

    “陈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亚历山大脸色一喜,急忙拿起全息手机。

    刚接通,全息手机后方就弹出陈默的半身全息像,只有巴掌大小,肉眼看过去非常真实,有种面对面的交流感。

    “陈,好久不见。”亚历山大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亚历山大。”

    全息手机内的智能助手,拥有即时翻译功能,所以两人虽然语言不同,但却能正常沟通。

    “刚刚看到消息说你和小渔女士要结婚,恭喜啊。本来想给你打电话,发现你那里现在是晚上,怕打扰你休息。你这次联系我,是来邀请我参加婚礼吗?”亚历山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结婚日子还没定下,不过很快,到时候肯定会通知你。今天打电话给你,是另一件事,需要你帮忙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我们是朋友,不必见外,只要我能做到的,肯定会帮你。”亚历山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买一套珠宝首饰,给小渔在婚礼上戴的。我能想到的人,就是你了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罗氏家族是世界顶级珠宝巨头戴比尔斯背后的股东之一,戴比尔斯在历史上,曾经长期垄断南非的钻石矿。虽然现在没有以前那么恐怖,但在珠宝界,戴比尔斯的地位依然举足轻重,这方面的人脉,也非常广,而且罗氏家族在珠宝领域,也有不少人脉。

    他想找一些好的珠宝,找罗氏家族的人帮忙,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,在这方面,我倒是认识一些人,你需要哪些首饰?”

    “项链,手镯,耳环,戒指。如果没有合适的,有品质好的裸钻也行,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陈,你算是找对人了。”亚历山大笑道:“我知道有两位收藏家手中,收藏着你想要的东西,甚至外界都不知道有它们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收藏的是什么?”陈默瞬间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两颗8.62克拉的红钻,据说出矿时,两颗石头连在一起,形状特殊,就被加工成橄榄型,两颗钻石形状、切工和重量都一样,而且是极为少见的血红色,非常珍贵,被他称为“天使之眼”,是制作耳环的完美钻石。我是他的朋友,也才有幸见过一次。

    还有一颗珍贵的大钻石在另一个家伙手中,一颗38.85克拉的蓝钻,偏平水滴形,因为是纯净的海蓝色,被称为‘人鱼之泪’。这三颗钻石,从得到后,他们从来没有对外界展示,所以外界并不知道他们手中有,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。戴比尔斯想要收购他们这三颗钻石,但是都被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办法让他们出手?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“换以前,可能性不大,因为他们不缺钱,不过最近倒是可以。他们最近的公司经营不太好,最近拍卖了一些收藏品,缓解公司资金紧张的状况。我去跟他们说,价格符合他们心意的话,他们应该会给我一个面子。不过三颗钻石的价格,恐怕不低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合适,钱不用担心,不过我暂时无法出国,如果需要,可以邀请他们来华夏详谈,或者我委派一名人员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陈,你信得过我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也算是朋友,为什么这么问?”陈默惊讶问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们是朋友,我自然要帮忙帮到底。如果你信得过,我可以帮你买下,然后按照他给的价格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陈默想了想点头,这件事上,亚历山大不至于会骗他,毕竟两人还有长远的合作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现在就联系他们。至于手镯和戒指,如果需要钻石,可以另外购买裸钻,找人设计独一无二的。这方面的宝石,我会让人帮你留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。”

    将自己需要的珠宝和亚历山大说清楚,陈默才挂断电话。回到房间,小渔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玩手机。

    “搞定了?”小渔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等消息,不过问题应该不大,你就等着惊喜吧。”陈默刮了刮小渔的琼鼻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搞定了,就睡觉吧,今天累了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给你准备惊喜了,是不是要给点实际奖励。”陈默凑到小渔面前,用坏坏的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坏蛋,没有奖励。”看到陈默火热的目光,小渔立刻明白他在想什么,羞嗔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又变坏蛋了?来,我坏一下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~~不行,你今天才刚出院,又累了一天,过两天呜呜……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