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城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城市,陈默有点感慨。

    自从离开家读书工作以后,每年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,陪家人的次数也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现在也是休假一段时间,正好准备婚礼,他才回来。家里没其他兄弟姐妹,父母又不肯去斌滨海市住下,陈默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走到家门口,陈默直接就开门进入。

    家里除了父母外,还有珍姨和张扬也在,此时正有说有笑。陈默走进来时,几人先是愣了一下,接着露出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说曹操曹操就到。”张扬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默回来了。”陈母看到陈默和小渔回家,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爸妈,这是给你们买的。”小渔将手中的补品交给陈母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家里不缺这些,吃不完,以后不要买这么多。”陈母满脸笑容地接过小渔手中的补品,毕竟的是孩子的心意,嘴上不乐意,心里还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珍姨,张叔叔,你们也都在呢。”小渔朝珍姨和张扬问了声好。

    “小渔,要注意称呼,你和小默已经领证,虽然还没举行婚礼,但也算是进门了,现在是陈家媳妇,你要随陈默,叫我姨夫才对,不能叫张叔叔了。”张扬调侃说道。

    小渔被张扬这么一调侃,有些羞赧,再次开口:“姨夫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快来坐,刚好谈到你们的事,你们就回来了。”张扬笑道:“也好,省得给你们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小默和小渔刚回来,肯定饿了,美美,你去煮些饭,炒三四个菜。”陈母朝保姆叮嘱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的,夫人。”阿美看了陈默一眼,又看了看小渔,接过陈母手中的东西,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“这是雇佣的保姆吧?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

    陈默看了一眼阿美的背影,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,不算丑,皮肤像麦色,穿着保姆的衣服,看模样,挺朴素的。

    “她是老家那边介绍过来的孩子,叫陈美美,刚读完大学。家里情况不太好,她父亲前段时间生病,需要一笔钱做手术。我刚好回家,跟村长说缺一个保姆,让他在村里介绍一个勤快的姑娘过来,毕竟村里的人知根知底,没有坏心思。

    村长就跟我说了她的情况,看人长得机灵单纯,在家里也孝顺,又有学历素质,就让她过来当保姆,提前支付了一笔工资给她,作为她父亲的手术费。来这里两个月了,做事很勤快。

    虽然家里有机器人打扫卫生,端茶递水。但是机器人这个东西,老妈用了不习惯,跟人比还是差一点人气,而且不会主动做事。美美过来,有时候也能陪我逛逛街,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陈默拉着小渔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结婚的日子,我们已经找先生看了,看了六个吉日,给你们选一个,上面的日期都是农历的。”

    陈山河拿出一张红纸递给两人,上面用漂亮的行楷写着六个日期。

    陈默接过红纸,稍微看了看日期,说道:“那就四月十六吧,这个日子挺特殊的。小渔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小渔用手机看了一下日历点头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还和你爸打赌,就猜你们会选这个日子,果不其然。”张扬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日子确定,等等我们通知小渔爸妈,结婚两方习俗的事,我们也谈妥了,这些事你们不用操心。接下来你们要想想需要宴请的同学朋友,准备喜帖就行。”陈山河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,喜帖和宴席的事,准备好家里亲戚朋友的名单,到时候让婚庆公司一起搞定。还有,香炉滩那边的房子进宅,也一起办了,结婚后,我和小渔搬进那里住。”

    “诶,这个好,刚好双喜临门。”陈母邵雪梅眉开眼笑,眼角的鱼尾纹都带着喜悦。

    “距离你们的婚期,还有两个多月,你们两个努力努力,争取多一个喜讯。”一旁的珍姨也看着陈默和小渔。

    小渔一时之间羞涩不堪,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滨海市机场,两个东方面孔出现在机场门口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男的穿着黑色夹克,带着针织帽和耳机,推着一个黑色的小旅行箱。女的戴着毛线帽和墨镜,穿着宽松的红色小毛衣,推着红色的旅行箱,咋一看,像是普通旅行的情侣。

    两人刚到门口,四处张望一下,开始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没一会,一辆车缓缓在两人面前停下,看到车内的青年司机,两人对视一眼,打开后备箱放好行李,直接上车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了吗?”女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在我那里。”叫白凤的青年司机说道:“他们比你们早来两天,一直都在等你们的消息,毕竟任务在你们手上。”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车子在滨海市的一栋独栋小平房的院子内停下。

    青年司机看了一眼周围的动静,领着两人朝房子里走进去,只见三个男子正在大厅内,自顾自地干着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个在安静擦枪,一个在喋喋不休地玩着全息手机游戏,还有一个正在举着哑铃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青年司机带着两人进来,三人回头看了一眼,没有理会,继续做着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都过来吧。”女人走到大厅中间的桌子上,打开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三人停下手中的动作,走到桌子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动作真慢。”擦枪的白人汉子阴阳怪气说道:“我的枪都快擦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华夏很不错啊,科技这么发达,全息手机和全息投影都有。昨晚我还看了一部岛国的全息动作片,真是精彩绝伦,简直就是现场直播。”玩着全息手机游戏的青年兴奋说道:“还有全息游戏,英雄的全息游戏都开发出来了,简直让人热血沸腾……”

    玩着哑铃的肌肉男看向女人:“任务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青年司机开口,拿出一个手指大小的仪器放在桌子上打开,下一刻,玩着手机的青年,就看到手中的游戏断线。

    “游戏还没玩完呢!这是坑队友啊。”玩着手机游戏的青年不满地唠叨着:“你看看这个游戏那么好玩,手机又不参加会议,它做自己的事,没有错吧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司机拿过他的手机,直接关掉。

    “来这里我必须提醒你,这里不同于其他地方,岛国上次派人企图盗取行军蚁公司的技术后,滨海市内,已经被华夏国安局重点盯防,暗中抓走了不少和我们一样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全息手机,是行军蚁公司的产品,内设人工智能。行军蚁公司的人工智能有多先进,你们应该知道。为了以防万一,会议期间,除了必要的电脑,所有手机必须关机,电脑也要断网,我不想被华夏国安局盯上。”

    几人虽然不服气,但还是乖乖闭嘴。

    准备完毕,女人点开电脑中的隐藏文件夹,将其中的资料投影出来:“这是我们这次任务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一张张照片出现在投影上,如果外人在此,肯定能认出来,照片上面的人,就是陈默。

    “上面要我们将目标抓住,带离华夏,要活的,行动代号:猎鹰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