邵光明看着前面豪华的别墅,还有外面值守的保镖,心里犹豫不前。

    “爸,要不回去吧。”旁边的女子说道。她就是邵光明的大女儿邵美琳:“我自己有能力,不用麻烦陈默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爸,这样挺不好的。”驾驶座上的邵震业说道:“上次已经问姑妈借了五十万,现在还去麻烦他,挺不好的,毕竟当初我们家那样对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是你妈的疑心,逼着你姑家还钱,才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。”邵光明叹息一声。毕竟十几年没来往,现在陈默发达了,他们再回来交好,怎么也给人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三人的车刚到门口,就被值守的保镖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麻烦告知一声,我是陈默的舅舅邵光明,过来探望我妹妹一家。”邵光明按下车窗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稍等。”保镖看了一眼车里的三人,对着耳麦说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小默,你舅舅和表哥表姐过来了。”陈母邵雪梅看着监控屏幕上邵光明的车子,迟疑地看向陈默,眼神中带着期待。

    看到母亲期盼的眼神,陈默点头:“那就请他们进来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他对这个舅舅印象没那么差,毕竟当初家里穷困时,也是他借钱度过那段最艰难的时光。只是对那个舅妈印象不太好,不过她也没过来。现在父母都不计前嫌,他也没有刻意去刁难谁。

    听到陈默开口,陈母笑了起来,毕竟血浓于水,都是亲人,她也不希望兄弟姐妹变成仇人。当初她嫂子逼着他们还钱时,那时候陈默已经记事,她最怕的就是陈默有意见。

    看到大门打开,邵光明脸色一松。邵美琳和邵震业两人也是一脸复杂,最后开着车慢慢进入。

    邵光明穿着军绿色的外套,皮肤黝黑,就是普通的中年男人。邵震业剪着平头,看起来有些老实。邵美琳穿着风衣,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有点文艺风,装扮就是时尚的年轻女性。

    看着邵光明带着邵美琳和邵震业两人走进别墅,陈默站起来,朝着三人点头:“舅舅,表哥表姐,都过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诶,好好好。”邵光明听到陈默打招呼,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,看向陈默旁边的小渔:“这位就是小渔吧?很漂亮,很不错,眼光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好。”小渔也朝邵光明微微行了一个晚辈的礼。

    他们一家的事,陈默和她说过,十几年前的事,现在不计前嫌,多一个亲戚,两家也高兴。

    “诶。”邵光明从口袋里拿出两个红包递给小渔:“舅舅的红包小,不要介意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舅舅。”小渔看了陈默一下,得到他眼神的默许,才接过邵光明的红包。

    “姑妈,姑父好。”邵震业和邵美琳朝陈默父母问了声好,随后朝陈默打了一个招呼:“陈默表弟。”

    气氛有点僵硬,他们之间十几年没见面,彼此之间都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“嗯,震业哥,美琳姐,都过来先坐下吧。”陈默微微致意,示意三人入座。

    “小默,舅舅今天过来,是有那么几件事。听说你和小渔结婚了,特意过来道喜。”邵光明坐下,直接开口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陈默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以前也许做的有些不对,这些年也是挺自责的,又不好开口,今天听说你回来了,就过来道个歉。舅舅以茶代酒,罚一杯。”说着,邵光明拿起茶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都是亲人,也没什么大仇恨,过去了就过去了。”一旁的陈山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默点头,拿起茶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对,都是亲人。”邵光明露出轻松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震业和美琳现在在做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邵雪梅看向坐在一旁的两人,毕竟都是老一辈,有些事,还是能够看得穿的,邵光明不好开口,只能她来引入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姑妈,我高中读完没考上大学,本事没多少,开始几年开了一个水果店积累了一些经验。上次您借了五十万过来,加上几年的积蓄,现在在做点水果收购的小生意。”邵震业有些紧张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今年刚研究生毕业,读了管理硕士,现在在一家公司当经理助理。”邵美琳也跟着回答。

    陈默的传奇故事,他们作为年轻人,都有听说,所以面对陈默的时候,虽然是表哥表姐,但还是有些拘谨。

    “这样吗?小默,你公司有什么职位适合你表哥表姐的,可以安排他们进去。给别人打工也是打工,自家人还能有个照应。”邵雪梅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,邵光明感激地看了邵雪梅一眼,对当初自家的做法越发愧疚。

    今天他厚着脸皮带着两人过来,除了贺喜和道歉外,还有就是为了这件事。毕竟儿子和女儿的前途,比他都面子重要。有了陈默照应,他的儿子和女儿,也不怕没出息。

    “如果考虑换个工作环境,可以考虑来我公司。不过来我公司,要从底层做起,等熟悉业务后,再去担任更高的职位。如果不想,我可以借你们两百万的创业资金,你们自己创业。赚了钱算你们自己的,正常经营亏损的话,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陈默的话一落,邵光明脸色一喜。

    他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,所以才放下面子过来。他不奢求陈默能像对张扬邵珍一家那样对他们,只要还认他们的关系,愿意出手帮忙,就已经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“震业,美琳,你们是什么意见?”邵光明看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让我去那么大公司,没学历,没太大本事,也上不了太高台阶,我自己创业好了。”邵震业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吧,从普通员工做起。”

    陈默想让他们进入公司,也是想多一个能信任的人。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地方,也方便一些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,陈默就直接拨通赵敏的电话。

    对于邵美琳进入公司的事,还是要和赵敏说一声,公司由赵敏管理,邵美琳适合哪个岗位,有赵敏安排会更好。

    “大老板,现在打电话给我,是想约我吗?”电话接通,就传来赵敏戏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在老家这边,想约也约不了。”陈默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你都快结婚了,真是羡慕小渔,让某人公开承认领证了,好多人想当小三都当不了,人老珠黄的,都没人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???”陈默脑门冒出几根黑线,一脸无语:“要不要我给你发个征婚小广告?”

    “滚蛋,姐又不是没人要。”赵敏被陈默给气笑了:“什么事让你这个大老板享受假期的时候,亲自打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表姐要进入公司,你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岗位,给她安排一下。具体的简历信息,我发到你邮箱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个小事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,公司你比我了解,有你在管理,你可以根据她的情况更好地安排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来?我发现这段时间没见你,挺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过几天就回去,休息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进去看了你给小渔的那套婚纱,如果不少没完成,我就试穿了,记得给我设计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结婚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沧海难为水啊,遇到你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,我怎么可能还看得上其他人?姐恨当初没有挖小渔的墙角,你就设计出来给我收藏吧,姐仔细考虑要不要嫁人,反正男人和黄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陈默庆幸现在没在吃东西,不然得被噎死:“讲道理,谁跟你曾经沧海啊?”

    “我的梦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赢了……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陈默就带着小渔,陪父母出去逛夜市。

    接下来,陈默和小渔一起回家住了几天,两家也见面,安排婚礼举办的相关事宜。安排好一切,也差不多休息了一个月,确定陈默已经好了,小渔才松口,结束休假,赶回滨海市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