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该死,再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充斥着各种烟酒味的小赌.场里,一名穿着白衬衫的男子摔掉手中的牌,红着眼,像一个疯狂的赌徒。

    “严文斌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没教过你,在别人玩牌的时候,不要拍别人肩……”

    红着眼的严文斌愤怒转过头,看到来人后,像是被抓住脖子的公鸭,所有的声音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“我妈教过我什么?”带着硕大金链的彪形大汉拍拍严文斌的肩膀,一脸冷笑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怎么没教过我?我妈说,要讲道理,讲法律,教我欠债要还钱。”彪形大汉搂着严文斌的肩膀离开小赌.场,走到旁边的小巷子里:“你借的钱到期了,加上利息十五万,什么时候还?”

    “金哥,能不能宽限几天,最近手气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管你手气好不好?我妈跟我说,大家都是文明人,要讲道理,要讲法律。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如果你想不文明,我不介意跟着不文明一下。”带头的彪形大汉摆摆手,后面几人瞬间将严文斌围住。

    “金哥,这是我现在所有的钱。”严文斌急忙掏口袋,将乱糟糟一团钞票递给旁边的彪形大汉。

    “当我傻子?怎么数,都不够三千块,你欠我十五万,十五万懂吗?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没钱,本来想今天赢钱还你的,结果今天手气不好。”严文斌看着周围的彪形大汉,神色中带着慌乱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今天还不了钱?既然你不讲道理,不讲法律,那我们讲拳头。”彪形大汉冷笑。

    “金哥,实在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没钱?哥教你一招。你怎么说都是行军蚁公司工厂的小主管,随便提一笔账,没有上百万,也有几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金哥,工厂的账没法动,有人工智能24小时监控的,每一笔都有记录,谁动谁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人工智能还是人工智障,不还钱就是不讲道理。既然不讲道理,那就讲拳头。”金哥掏出一根烟点燃,挥挥手:“给他讲讲拳头,不要打脸,也不要断手断脚,我还要留着他的手脚还钱,让他清醒清醒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金哥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严文斌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脚重重地提在肚子上。两分钟后,惨叫声与拳打脚踢的声音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再给你一个星期,到时候我们继续讲道理。如果再让我讲拳头,记住,下次没有这次那么幸运了。先断了你的手脚,或者你的一些器官,也还值几个钱可以抵债。你可以逃,别忘了你还有家人,要是被我抓住,嘿嘿……后果你知道。”彪形大汉拍拍严文斌的脸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蜷缩着的严文斌身体一抖,浑身发冷,忘记身上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这三千块,算今天老子讲道理的费用,走吧。”带头的彪形大汉起身,离开巷子。

    “金哥,如果他一个星期后换不了钱,我们真……”

    “吓吓他而已,说了多少遍了,干我们这一行,要讲道理,讲法律。我们不做触犯法律的事,拳头是为了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生活。”金哥丢掉手里的烟头,看了一眼旁边的巷子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走远,一男一女从巷子里走出来,看到严文斌从胡同里走出来,跟着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严文斌。”

    “金哥,我一个星期内一定还钱。”严文斌听到声音,脚下一软,差点没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严文斌,我不是来找你要债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债的干嘛吓老子?”严文斌看到带着口罩的一男一女,一脸愤怒,刚才一肚子没处发,现在似乎找到宣泄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给你送钱的。”

    带着口罩的青年将手里的书包拉链打开,往严文斌面前一丢。

    一叠叠红彤彤的票子从书包里掉出来,让严文斌的眼珠子瞪大,神色中闪过贪婪之色,紧接着,严文斌冷静下来,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:“你们想要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看来还挺聪明的,怪不得能当上工厂的一个业务小主管。”青年轻轻一笑,看了看周围说道:“这里是一百万,你只需要帮我们做一件事,我们再给你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四百万?”严文斌眼神中带着渴望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,以你现在的工资,四百万,要多少年才有,而你只需要帮我们做一件事。”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严文斌目光闪烁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青年目光中带着丝丝笑意:“放一把火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对付行军蚁公司?”严文斌恍然大悟,他好赌,但不是傻子,找他放火,肯定是朝行军蚁公司来的。

    “挺聪明的,我喜欢和聪明人合作。”青年说道:“除了这一票,以后肯定还有机会合作的,想不想干?”

    “可是工厂里有人工智能监控,我放火,肯定会被摄像头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在工厂?是在员工宿舍放火。”

    听着平淡的声音,严文斌身体一僵,不受控制地开始恐惧。在员工宿舍放火?这是想要人命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敢?没点胆子,怎么赚大钱?行军蚁公司赚了那么多钱,也不见给你多少?真是可怜。”青年嘲讽说道。随即蹲下身形,将地上的钱慢悠悠放回书包里。

    看着钱被收回书本,严文斌吞了吞口水,目光明灭不定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想合作,那我去找别人。”青年拿起书本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,放一把火,真有四百万?”

    严文斌咬牙,急忙叫住青年。

    “想合作了?”青年停了下来:“四百万,一分都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先拿钱,现金。”严文斌说道。

    “呦,挺聪明的,那我凭什么相信你,你拿了钱会不会做事?”青年嘲讽说道:“你见过老板先给员工工资,再让他做事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是不给我剩下的三百万,我也没办法找你们。”严文斌说道。

    “互不信任,没办法继续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严文斌看着青年离开的背影,咬着牙叫住他,反正如果一个星期还不了金哥的钱,自己也是死,不如赌一把:“我干了,希望你们会将剩下的钱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正确的选择,等我消息,现在开始,直到动手之前,我的人会在暗中关注你,最好不要闹出什么乱子,不然后果很严重,比你想象的更严重,我们可知道你女儿在滨海第三小学。做好这一票,以后有机会,还让你再做,很多钱的。”

    青年将手里的书包丢给严文斌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青年的背影,严文斌感觉自己入了一个大坑,心里有点发慌,但看到书包内红彤彤的票子,所有的恐惧消失,只剩下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他不讲信用?”车上,露丝看了一眼拿着书本逃离的严文斌,转头看向青年。

    “信用?干我们这一行应该知道,一个走投无路的赌徒,有更多的筹码给他,其他东西还重要吗?这种人见多了,他的贪婪会让他守信用。是我们不守信用,因为我们不会给他剩余的钱,更不会有下一次的合作,回去准备好动手的计划吧,机会只有一次。”

    青年丢掉手里的烟头,启动车子,消失在夜幕中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