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队长,后面有辆车突然跟上来,看这速度,是想超车。”

    王海刚想和黑鹰联系,耳麦中就传来后车保镖的声音。刚听完汇报,王海就看到带头车减速,也没多想,微微踩了踩刹车。

    “队长,有一辆货车突然出现在路中央行驶,不让我们超车。”耳麦中传来前车阿南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事情有些不对,让所有人提起精神来。”王海眉头一皱:“黑鹰,你那边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被追尾了。”耳麦中传来黑鹰的声音:“对方要报警,准备找我们理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追尾?”

    “对方说着急赶去凤凰北医院,然后想超车,刚好我们刹车,就撞上来,现在想报警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有些不对,我们这里也有两辆可疑的车辆,你控制那个司机,现在跟上我们。”

    王海立刻意识到其中的蹊跷。

    先是火灾,现在黑鹰的车又被拖住,前面和后面出现的车又行为古怪。经历过特殊训练的他,自然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后面的陈默看到王海正在对讲,顺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黑鹰的车被追尾了,现在前方有一辆货车拦路,后面有一辆车正在靠近我们。我怀疑,这起火灾,是针对老板的一场阴谋。”王海凝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针对我?”

    “只是猜测而已,用火灾吸引老板过来。这里是凤凰北路,这条路是普通的双向单车道,刚好只能允许两台车通过,现在我们前后路被堵,如果有埋伏,肯定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,小渔的身体不自觉地朝陈默身边靠了靠,似乎找到一丝安全感,才放松一点。

    陈默听完王海的话,脸色也出现一丝慎重,毕竟被袭击这种事,他也遇到过。

    另一边,黑鹰得到王海的命令,神色凝重,打量了一眼眼前的青年司机:“将他控制起来,跟上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不报警了行吗?我认栽,我赔钱给你们,我真有急事。我哥的单位发生火灾,他受伤在医院。我也不想的,你们的车突然刹车,”

    听到黑鹰要搜身控制他,青年司机看起来有些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发生火灾?”黑鹰眼神一眯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给你们赔钱,撞车是我的错,你们不要打我。”青年司机焦急说道。

    黑鹰深深看了一眼眼前的青年司机,并没有松口:“抓住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青年司机脸色微微一变,刚才的胆怯消失,变得有些愤怒:“你们凭什么抓我?还有王法吗?别以为你们人多我就怕你,发生追尾,你们也有一半责任。你们敢抓我,我要告到你们坐牢。”

    看到保镖走过来,青狼目光闪烁,脚步下意识后退。带头的保镖,警觉性比他想象的要高很多。

    在保镖接触他的瞬间,青狼眼神一凝,反手抓住保镖,身体微微后退,转到保镖的身后扣住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想也没想,青狼扭断保镖的脖子,欺身冲向黑鹰。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,保镖也没想到会青狼会突然反擒拿,而且是一招致命的杀人手法,直至感觉身体的生命在流失,依然带着不可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黑鹰看到青狼果决的手段,瞳孔一缩,脸色也黑了下来,身体一弓,抬手挡住青狼直击喉咙的拳头,还没停下身形,黑鹰顺势后退,闪开朝裆下而来的膝撞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

    青狼见两招致命攻击全部被轻松挡下,脸色微微变化。他不敢让黑鹰和他拉开距离,身体倾侧,一拳朝腰部砸过去,

    他刚才发现,黑鹰的怀里是有枪,如果不近身拖住黑鹰,他不可能离开这里。现在不少拍电影,这么近距离躲子弹,身手再好也做不到,况且对方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。

    他的任务是拖住黑鹰,为了拖延更多时间而避免被怀疑,他没有携带武器在身上。只是他没想到陈默的保镖,警觉性超乎他的想象,而且身手这么恐怖,轻松挡下他的两招致命攻击。

    黑鹰并不怯战,迎上青狼。他曾经是特种兵退役,执行过秘密任务,上过战场,在枪林弹雨中走过,正是因为这样,王海才找他过来,一同担任陈默的保镖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身体还进行过潜能开发,无论速度,力量,肌肉强度,耐力,都比巅峰时候还有强大很多,自然不可能害怕与青狼贴身搏斗。

    “通知队长,这是一场袭击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王海刚听完黑鹰那边传回的消息,后方就出现剧烈的碰撞声。看了一眼后视镜,王海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后方的车辆,已经开始碰撞,后车在阻拦着他们靠近陈默的车辆。这不是车祸,对方就是朝他们而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袭击,珍珠,你负责老板和小渔小姐的安全,阿南,前方开路。”

    前车副驾驶的阿南,听完王海的命令,顺手拔出怀侧的手枪,摇下车窗对准轮胎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砰砰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枪声伴随着惊雷般的爆炸,前方货车右后方的轮胎炸裂,货车不稳,直接冲入路边的绿化带中。

    “路通了,加速过去,先保障老板的安全。”王海面色冷静,瞥了一眼后方还在碰撞的两辆车,一脚油门开始加速。

    陈默回头看了一眼,脸色有点不好看,伸手将小渔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趴着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渔也意识到事情不对,心里不免有些慌乱。感受到陈默身上传来的温度和气息,紧紧搂着陈默的腰,才安心不少。

    “把防弹衣穿上。”陈默从后方的储物箱里,搜出防弹背心盖在小渔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穿。”

    “穿着,这里还有。”陈默直接将背心套在小渔身上。

    车辆是特殊定制的,除了防弹功能外,防弹衣,急救箱,防毒面具,氧气瓶以及武器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“墨女,联系赵敏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默哥哥。”墨女应了一声,弹出与赵敏的全息视频通话。

    赵敏现在正在医院看望受伤的员工,也在等着陈默的到来。员工宿舍楼起火,2死11伤,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她身为总裁,亲自出面是最好的安抚人心的手段。

    忽然,手机来电的提示声,让她顿了一下。看到是陈默的来电,赵敏稍稍回避才接通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我在路上受到不明人员的袭击,对方好像有预谋的,让凤凰北的警察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赵敏脸色大变,来不及多想,朝旁边的凤凰北公安局的局长李栋跑过去:“我们老板陈默在凤凰北路受到袭击,立刻派人过去救援,立刻马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的李栋,脸色微微一变,立刻拿起旁边办案警察的对讲机。

    “除了维持秩序的人员,其他所有人员,全部赶往凤凰北路,再说一遍,所有人员,立刻前往凤凰北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和赵敏一起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他们都意识到,恐怕这场火灾,就是针对陈默的,否则不可能这么巧,在陈默来的路上被袭击。

    如果陈默在这里出事,他的官途也到头了,十个他都比不上一个陈默重要。

    命令一落,在凤凰北附近的所有警察,全部鸣起警笛离开,让周围正在进行直播报道的记者微微一愣,看着警车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还在愣住,为什么警车突然全部离开医院。一些闻到新闻味道的记者,立刻驾车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站在小树林边的露丝,正在时刻听着汇报。现在陈默的车,就像一条被他们顺着小溪追赶的小鱼,只要将他赶到网里,要抓住他就容易很多。

    看到陈默的车出现在视野里,露丝脸色露出笑容:“收网了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