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南坐在副驾驶上,神色凝重,包括后座的保镖和旁边的司机,脸色都非常凝重。

    他们都已经确定,这是针对陈默的袭击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注意周围有没有埋伏,打起精神。”

    本来普通人的保镖,并不能携带枪支,只是陈默的身份特殊,加上他们退役前的特殊身份,所以李成之在给他们注射潜能药剂后,也给了他们特殊的权利。

    “副队,前面有一辆车过来。”旁边的司机开口,阿南自然也看到,一辆越野车,正朝他们这边冲过来。

    看清楚车上肌肉壮汉嗜血的笑容,阿南脸色一变,急忙伸头出车窗,对着驾驶座上的肌肉男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肌肉壮汉瞳孔一缩,急忙俯下身,踩着油门朝前车撞过去。

    “跳车,让他撞。”

    看到不顾一切的肌肉男,阿南脸色微微一变,按开安全带,顺手打开车门,朝路边跳下去,其他保镖见势不妙,也急忙打开车门跳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冲进绿化带躲开与对方的冲撞,但陈默的车就在他们后面不远,如果他们躲开,这辆车将直接冲向陈默的车,所以这一撞,不能躲开。

    肌肉壮汉看到他们跳车,露出狞笑,顺手打开车门,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车相撞的巨响,震彻安静的早晨。

    “该死,队长,前方还有一辆重卡。”摔下绿化带的阿南,看到两车相撞的后方,瞳孔一缩。在越野车的后面,还有一辆重型卡车朝他们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后方的王海看清楚前方的变故,脸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从头到位,不到十分钟,一系列的动作来看,对方是做足了准备。先是用火灾诱导陈默前往凤凰北,然后在这里埋伏着。

    看这架势,这辆重卡是想朝他们撞过来。

    黑鹰看着眼前青年司机的尸体,神色非常凝重。从对方果决的身手来看,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工。所有招式,都是攻击人体最脆弱的地方,哪怕中一拳,都会失去战斗力,还好现在已经解决。

    “老板那边出状况,快点现在过去支援。”黑鹰朝一旁的保镖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来不及去处理另一个保镖的尸体,两人急忙走向他们的车。

    咙咙……

    发动机的轰鸣声,让黑鹰脸色一变,看向后方时,瞳孔一缩。一辆重型卡车,正朝他们这边冲过来,这速度,并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都离开车这里。”

    黑鹰见势不妙,急忙闪到一旁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巨大的撞击声,让所有人脸色变了变,再看他们的车,已经被撞入路边的绿化带中,那辆重卡也已经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车上,唠叨青年带着耳机,看了一眼后视镜,邪魅一笑:“碰碰车玩得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王海看着冲过来的重卡,急大方向盘拉手刹,一个漂移顺势调转车头,往回加速。

    “队长,后面有一辆重型卡车撞过去了,我们的车被毁了,正在想办法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刚刚往回的王海,听到黑鹰的汇报,脸色一变,四周围看了看:“老板,前后路都断了,对方两辆重型卡车,车里不安全,我们需要下车到旁边的树林,等待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默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对方想要他的命的话,他也不可能冲上去和对方硬碰硬。现在不用想也知道,这场火灾,只是为了引他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“珍珠,护着老板下车退入树林内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白珍珠解开安全带,车子刚停稳,白珍珠就从车上跳下来,顺手拿出一个手提箱打开,防弹板落下,完成一块简易的盾牌,护着车门处。

    “先护小渔下车。”陈默拍拍小渔的背部,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我要和你一起下去。”小渔抱着陈默的手臂,脸色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看着小渔苍白的脸,陈默有些不忍。小渔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,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,现在肯定吓得不轻。无论是谁,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,肯定都无法镇定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安抚一下小渔,两人也在白珍珠的掩护下,进入绿化带的树林内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前方的重卡撞开两辆车朝这边冲过来,王海脸色一变,抬枪对准驾驶座。

    看到王海手中的枪,驾驶座上的白人汉子来不及想,急忙俯下身体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感觉到子弹从头顶擦过,白人汉子脸色感觉头皮发麻。事先他们并没有陈默身边保镖的完整资料,没想到陈默身边还有这么强悍的人,枪法这么准。

    刚才如果慢上一步,现在估计去见上帝了。

    来不及有太多感叹,白人汉子快速抬头望了一眼前方的路,控制着方向盘,朝王海所在的地方撞过去。

    轰隆!!

    感觉到一声巨震,重型卡车与陈默的乘坐的车撞在一起。他看到陈默已经进入小树林,所以不担心目标会被撞死。

    下一刻,白人汉子顺手解下安全带,拿起手边的枪,对准王海跳出去的方向扫射。

    哒哒哒……

    砰砰!!

    两声枪响后,白人汉子感觉到肩膀传来剧痛,脸色大变,急忙缩回身体,朝另一边车门跳出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,枪法这么准。”白人汉子看着肩膀处的伤口,倒吸口冷气,对耳麦说道:“苍蝇,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呦呵呵,快了快了,这游戏很刺激。刚才来的路上,我发现,那个讨厌的装逼犯去见上帝了,真是差劲。”另一辆重型卡车上,唠叨青年带着耳机,一脸兴奋,朝报废在路边的两辆车转过去:“碰碰车真过瘾,呦呵,好像黑猫也见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轻敌,陈默的保镖,比我们想象的要难对付,我吃了一颗花生,就像被***一样。”白人汉子咬咬牙看了一眼伤口。

    “呦呵呵,你也很差劲嘛,回去自己破破菊花,试试是不是这种感觉。”结束通话,唠叨青年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王海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,对方有步枪,这才是最麻烦的:“阿南,你那边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火力有点猛,那个该死的肌肉男,手里两把步枪,一名队员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让其他人进入树林中,保护老板,拖着他们,对方人好像不多。”王海下了一个命令,其他没有受伤的保镖,快速朝小树林冲进去。

    陈默此时跟在白珍珠身边,手上也带着一把枪,小渔夹在两人中间,紧紧抱着陈默的另一只手,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一丝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墨女,将家里的车都开过来救援。”陈默拿着手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默哥哥。”墨女说道。

    叮嘱完墨女,陈默才转头看向一旁小渔。

    小渔只是一个过着安静生活的普通女孩,要求也不多,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大的变故。若换成别的女孩,遇到这种袭击枪战,恐怕现在已经吓哭。小渔虽然脸色苍白,但还算镇定。

    陈默摸了摸小渔有些苍白的脸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现在凤凰北的警方正在赶过来,车程不超过十五分钟。只要坚持一会,很快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渔重重点头,有些惊慌的心安定不少。

    忽然,小渔眼神不经意的一瞥,脸上的慌乱之色慢慢放大。

    露丝此刻带着轻松的笑容,手上的枪,已经瞄准白珍珠的后背。刚想扣动扳机,露丝的笑容一僵。小渔发现了她,两人已经对上眼,她从小渔眼神中看到了慌乱。

    下一刻,露丝嘴角微微翘起,手中的枪口一转。

    “陈默,小心。”

    看到枪口转过来,小渔已经失去思考能力,也忘记即将到来的危险,本能地往陈默身上扑过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道枪声,响彻整个小树林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