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枪声和小渔的喊声,白珍珠脸色大变,回头一枪,直指枪声响起的背后,也不管有没有打中,急忙用防弹板护住陈默在大树背后。

    她想冲过去,但是理智告诉他,陈默的安全最重要,她不能离开陈默身边。她没想到,这个小树林里的埋伏,才是他们的后手。

    “小渔,醒醒,小渔……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陈默脸色剧变,看到倒在怀里的小渔,脑子一炸,身体颤抖起来。一向冷静的大脑,这一刻失去分寸,变得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渔,小渔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怀里的小渔似乎听到呼唤,咳嗽几声睁开眼睛。看到小渔醒过来,陈默差点眼泪掉下来,慌乱的脑子,终于有了一丝冷静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好痛。”

    “会没事的,很快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陈默抓着小渔的手,就像拿到失而复得的瓷娃娃,生怕稍微用力一定就碰坏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会不会死掉?”

    “别说傻话,你伤到肩膀,不是致命伤,只是痛一下,子弹取出来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你没骗我吧?”

    “没骗,我从来没骗过小渔。”

    陈默小心翼翼地说着,他心头无限怒火,但眼前的人才是最重要的,只能先忍着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渔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树林里传来的枪声,王海脸色微变。曾经经历过无数战斗,他都异常冷静,正是那种冷静,才让他在各种危险的任务中活着回来。这一刻他开始慌了,如果陈默出事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陈默的意义,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,他可能决定着华夏未来科技走向,若是出事,将是整个华夏的损失。

    身为陈默身边安保队伍的队长,没有保护好陈默,最大的责任就是他。他也没想到,对方会在小树林里埋伏,似乎算准了,他们会进入里面。

    “珍珠,里面发生什么事了?”王海刚想冲出掩体,就被扫射逼回来。

    “有埋伏,小渔小姐中枪,需要赶快治疗。”白珍珠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:“对方好像只有一个人,还有没有其他埋伏暂时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掩护老板和小渔小姐退出来。”王海对着耳麦喊道:“其他人快去支援。”

    小渔受伤,他能够理解陈默现在的心情,如果真出事,事情就麻烦了。现在必须快点解决外面的威胁,能让老板和小渔安全地退出来。

    哒哒哒……咔嚓!

    听到一声空响,王海一喜,毫不犹豫站起来,朝白人汉子所在的位置开火。

    “法克……”

    白人汉子急忙缩回到卡车背后。王海精准的枪法,他是已经领略过,不想再领略一次。

    “见鬼,没子弹了。苍蝇,你什么时候过来?露丝已经动手了,再不过来,你等着给老子收尸吧。”透过车镜,看到王海朝他这边冲出来,白人汉子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别急别急,快递已经送到,请注意查收。”

    重型卡车上的唠叨青年看到正冲向正冲向白人汉子的王海,嘿嘿一笑,一脚油门,朝两人所在的位置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海脸色也微微一变,朝驾驶室开了两枪,急忙跳开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王海的掩体,陈默乘坐的那辆车,被撞飞五米远,伴随着一阵刹车,场面陷入短暂的安静状态。

    “该死,苍蝇,你想撞死老子?”白人汉子从地上爬起来,怒视着唠叨青年。

    “你该感谢你爷爷救了你,这个家伙很危险。拖着他,露丝已经得手,正在出来。”唠叨青年丢给白人汉子一把步枪,死死防备着王海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他在王海身上,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险感,这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。刚才王海那随手两枪,如果不是提前躲避,恐怕现在他的小命都交代了。

    重新找好掩体,王海脸色极度难看,现在心里也焦急,刚才本来快要结束的战斗,被突如起来的重卡打断,现在又多了一个人,更加麻烦。

    老板那里有危险,黑鹰赶不过来,阿南那边没有回应,后面的保镖,都无法赶过来,现在局面有点危险。必须解决掉着两人,让老板能安全退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很热闹,小树林里也不平静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们先带小渔小姐离开这里。”白珍珠得到王海的命令,立刻开口。

    现在树林里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埋伏,对方在这里袭击他们,肯定有所准备,可以说,这里比外面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陈默抱起小渔,神色有点焦急,现在小渔需要赶快治疗。

    “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看到白珍珠和陈默准备离开,露丝面色一冷,从腰间拿出三个乒乓球大小的烟雾弹拉开,朝陈默所在的位置丢过来。

    浓浓的烟雾,瞬间充斥周围,视野也陷入一片白茫茫中。

    白珍珠脸色一变,死死护住陈默,不断后退:“离开这片烟雾。”对方这个时候放烟雾弹,可不是为了掩护他们的行踪,更多的可能是限制他们的视野。

    陈默没有犹豫,抱起小渔,朝烟雾之外冲出去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两人刚想离开烟雾范围,背后的枪声再次响起,白珍珠闷哼一声倒在地上,脸上带着痛苦,显然中枪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让人省心,看来这个小玩意还是有点用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冷冷的声音出现在陈默耳边,转过头,就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,拿枪的是个女人,戴着一个特制的眼镜,嘴角还带着轻轻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杀你,乖乖跟我走。”女人丢掉眼镜,用标准的汉语说道:“不然我只能用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目标是我,我先放下她可以吗?”

    陈默抱着小渔,声音中带着怒火,但这时候他知道,必须忍着。对方精心策划,毫无疑问,目标就是他。如果这时候发火,对方很可能会伤害到小渔。

    露丝看了陈默怀里的小渔一眼说道:“这是你的小情人吧?不得不说,挺勇敢的。可以,乖乖配合就行,如果耍花样,我不介意让你的小情人先去地狱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着救援。”陈默轻轻将怀里的小渔放下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怎么办?咳咳咳……”看到陈默被劫持,小渔变得慌乱,本来已经苍白的脸,更是毫无血色,仿佛随时会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会没事的。”陈默慢慢站起来,开口安慰了一声:“他们不是要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不要有事。”小渔眼泪簌簌往下流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露丝的手掌搭住陈默的肩膀,慢慢地朝烟雾之外离开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刚走到烟雾之外,两名刚好冲入小树林中的保镖,看到露丝和陈默从烟雾里走出来,脸色大变,目光中带着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试试是我的枪快,还是你们的枪快。”露丝贴在陈默身后,以陈默为人盾,对着两名保镖:“乖乖把路让开,不然我不保证,会不会不小心杀了你们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陈默脸色有点难看,看向两名保镖,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:“你们退开,小渔和珍珠中枪,快送她们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两名保镖犹豫一下,缓缓退到一边,但注意力还在露丝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露丝按着陈默的肩膀,小心翼翼地往小树林外离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