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敏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,手里揣着手机,死死盯着屏幕。

    她现在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但没办法发泄,陈默的安保团队,死伤惨重。小渔刚做完手术,还未醒来,而陈默本人更是被绑走,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,连个电话也没有。

    从各种情况分析,这次袭击陈默的不是普通组织,陈默落入对方手中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她可知道,陈默手中掌握的技术,能够改变世界的现状。若陈默出事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叩叩叩……

    一群混乱的脚步声出现在医院的走廊上,赵敏循声看了过去。看到领头的熟悉的身影,赵敏本来无神的双眼,瞬间神采爆发,踩着高跟鞋跑了过去,直接扑入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默现在极度担心小渔的情况,所以在安全之后,第一时间就赶过来医院。只是没想到,刚来这里,赵敏会失态扑入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难道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?

    “小渔…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陈默吞吞口水,不敢想下去,连声音都带着颤音。他的身体有点颤抖,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,因为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赵敏这么失态。

    “小渔没事,手术成功了,子弹已经取出来,她有点虚弱,现在在病房里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答案,陈默呼了口气,跳到嗓子眼的心,放下不少。回归现实,赵敏还紧紧抱着他,一时间让他手足无措。围着陈默的保镖,也识趣地看向他处,装作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看看小渔。”陈默伸手拍了拍赵敏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哦,好好。”赵敏反应过来,意识到自己刚才太激动了,现在还抱着陈默,急忙松开他。

    陈默也没有想太多,快步朝小渔所在的病房走过去。

    轻轻打开房门走进去,看到安静躺在病床上的小渔,陈默心里狠狠抽搐,眼眶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整理一下情绪,陈默才放慢脚步走到病床边,轻轻拢了拢小渔有点散乱的刘海。

    “小渔情况如何?什么时候能醒过来?”陈默看向负责小渔伤情的医师。

    刘雪琴局促地看了陈默一眼,她是凤凰北医院的主任医师,从医20年,她也是首次碰到这种大人物,这次小渔的手术,就是负责主刀的。

    “伤者是肩部中枪,没有伤到要害,不过失血过多,导致身体虚弱,加上手术麻醉的作用,睡一觉就能醒来,没有太大的问题。”刘雪琴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医生。”陈默道谢。

    小渔没有危险,他悬着的心彻底放下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不用客气,这是我的工作。”刘雪琴说道:“伤者无大碍,但现在在休息,病房不要太吵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陈默点头。

    送刘雪琴离开病房,见赵敏欲言又止,陈默就和赵敏离开病房。他知道,赵敏肯定有一肚子话想说,只是在病房里,有怕吵到小渔。

    “你脸色苍白,是不是受伤了。”走出病房,赵敏忍不住问道。一开始没有注意,刚才她发现,陈默的脸色比往常苍白很多。

    “吐的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吐?发生什么事了吗?你怎么回来的?”赵敏一颗心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三个人被我杀了,有点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陈默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那是他第一次杀人,非常不适应,特别是杀死露丝时,让他有种恶心感,吐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三个人被你杀了?”赵敏一惊。

    陈默的回答,出乎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她知道陈默身手好,可是在对方拥有武器的情况下,还能逃脱,这让她很意外。对方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特殊人员,而且经过精心的谋划,否则王海等人也不会损失那么大。

    而陈默现在从对方手中逃了出来,还杀了对方,让她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受伤?”赵敏在陈默身上仔细打量一番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赵敏只是在陈默的手臂上看到一些小擦伤,其他并没有什么事,才放下心:“其他事我来处理,你先陪着小渔。”

    赵敏没有继续说其他事,她知道,陈默现在也没有心情去处理其他事情,所以识趣地将空间留给陈默和小渔两人。

    陈默表现得很冷静,但她能感受到陈默心头憋着的怒火,任谁遇到这种事,心情都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她的事情不少,陈默没消息时,她无心处理,现在陈默安全回来,她悬着的心也放心,该处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陈默被袭击的事,根本没办法隐瞒。

    他们的警车那么大动静过去,刚好很多记者在直播,后面也有记者跟着警车过去。袭击的现场,毫无意外全部在记者的镜头下曝光。

    现在火灾事件已经不那么重要,几乎所有新闻频道,都在报道陈默被袭击的事件。

    工厂员工宿舍火灾,陈默在前往探望的路上遇到埋伏,稍微想想也清楚,火灾就是一场引陈默出现的阴谋。

    陈默号称为时代巨人,是华夏科学技术的代表人物,现在发生这么严重的劫持事件,这件事在网路上引起风暴,事件的进展,牵动着无数人的心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小时,制造一场轰动世界的风波,无异于某国总统被刺杀。无数人都在猜测,这场事件的主谋到底是谁,因为从种种线索来看,企图绑架陈默的人,绝度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现在凤凰北医院外面,被各种记者围得水泄不通,滨海市一半特警,都被派遣前来负责安保。

    见到赵敏在保镖和警察的保护中走出来,所有记者开始涌动起来。如果不是特警死死抵挡骚动的记者,恐怕他们的安保线会被瞬间冲破。

    “赵敏女士,听说陈默先生已经被歹徒绑架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赵总,歹徒有没有联系你们索要赎金?”

    “赵总,听说陈默的未婚妻在袭击中受伤?目前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“关于这次袭击事件,现在知不知道凶手是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镜头和闪光灯,都对准赵敏,现场一度混乱。不仅是记者紧张,连同看直播的人,都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这是爆出陈默被袭击之后,行军蚁公司高层首次亮相,而且是陈默最为信任,最为亲近的赵敏。

    赵敏深吸一口气,抬手压了压,所有骚动的记者都安静下来,眼巴巴地看着赵敏,他们手中的麦克风,也被安保人员收集,放到赵敏面前。

    “早上发生一起针对我们公司董事长的,有组织,有预谋的袭击事件。我们董事长现在安然无恙,正在休息,并不是外界所传言的被绑架。

    对这次事件,我们感到震惊以及极度愤怒。我们会积极配合警方,查出指使者。同时,我们公司悬赏两千万,奖励提供事件相关线索的人,希望知情人士能够向警方提供破案线索。”

    简单说完,赵敏转身离开,留下一群骚动的记者。

    “赵敏女士,有传言陈默先生已经被绑架,现在安全无恙回来,是否是向歹徒交付赎金?”

    “赵总,歹徒索要多少赎金或者技术,才答应放人的?”

    “赵总……”

    众多记者再次涌动起来,只是无论他们喊多大声,赵敏都没有一丝回头的想法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