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敏公布陈默安全的消息,迅速通过各种直播和平台头条,传遍整个世界。对陈默安然无恙,有人欢喜有人愁。

    对对手而言,如果陈默出事,意味着行军蚁公司失去支柱,行军蚁公司变成一盘散沙,他们就能分而食之。

    对好友和合作伙伴而言,若陈默出事,就是晴天霹雳。好在现在赵敏已经宣布,陈默安然无恙归来,让不少人心头的担心落下。

    只是在赵敏短暂的发言中,并未透露陈默的具体情况,而且陈默也没有亲自露面,所以外界对陈默的情况的猜测,也变得更加积极。

    短短几个小时,在网络上已经出现各种报道。

    有人猜测陈默身受重伤,现在正在医院中疗养,不便对外出面。

    也有人猜测,陈默可能已经被歹徒绑架,只是陈默答应对方的条件,最后被放回来,否则无法解释,为什么刚被绑架,就安然无恙归来。

    只是对这些文章,行军蚁公司没有任何回应的意思,行军蚁公司从上到下,没有人敢透露陈默的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作为事件主人公,此时陈默正坐在小渔的病床边,脸上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小渔还没醒,他满腔怒火,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坐着,已经几个小时。此时他也体会到,当初小渔在病床边等待他醒来的那种煎熬。

    现在是下午一点半,刚才他问了赵敏,保镖团队的情况。

    四死三伤。

    白珍珠重伤,现在还在特护病房中,没有度过危险期。阿南身中两枪,没有伤到要害,这是不幸中的万幸,还有一个在车辆碰撞时轻伤。王海和黑鹰他们,都在警局,录口供协助的警方调查。

    他不指望警方能查出什么,因为对方不是普通的人,而且现在全部死了,无从查起,所以只能靠他自己。

    他已经让墨女开始搜索那几个人的资料,只要找到对方的身份和背后的组织,绝对不会让对方好过。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

    忽然,一声熟悉的轻唤,将沉浸在怒火中的陈默唤醒,他的眼神慢慢恢复焦距。只见病床上的小渔,已经睁开眼睛看着他,苍白无血的脸蛋,惹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默整理一下情绪,露出温柔的笑容,他不想让那些烦恼给小渔看到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做梦吧?”小渔伸手在陈默脸上摩挲着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看我掐自己都感觉疼,肯定不是做梦。”陈默在自己手臂上掐了掐,然后轻轻地握住小渔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梦到你被坏人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假的,梦都是相反的,你老公这么厉害,没那么容易被抓。”陈默轻轻揉着小渔苍白的手,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,让他感觉眼眶一热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会没事。”

    陈默伸头,在小渔的额头上亲了一下:“我还有我家小渔要照顾,肯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渔露出一个微笑,让苍白无血的脸,多了一丝生气:“我口渴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倒水。”

    陈默二话不说,急忙从位置上起来。坐太久,大腿已经有点麻,陈默站起来时,差点没摔倒。

    “有点烫,你小心点。”陈默扶起小渔,小心地将水送到她的嘴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渔喝了两口,抬头呆呆看着陈默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伤口还痛?”

    小渔微微摇头:“不是,只是想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天天都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陈默拢了拢小渔散乱的头发,抚摸一下她有些苍白的脸颊。忽然想起什么,按下床头的按钮:“先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,刘雪琴就带着一名护士进入病房,赵敏、还有小渔的闺蜜李若曦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看到小渔已经醒来,两人都露出惊喜的笑容,只是都没有说话,等待刘雪琴给小渔检查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刘雪琴才取下听诊器。

    “伤者现在身体状况稳定,好好休息,等伤口愈合就行。接下来这段时间,左手的动作不要太大,以免伤口裂开,还有伤口不要碰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陈默认真听完医生的叮嘱,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叮嘱完需要注意的问题,刘雪琴就和护士离开病房,剩下陈默,赵敏和李若曦三人,还有病床上的小渔。

    “小渔,这次差点被你吓死。”

    赵敏和李若曦都在小渔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李若曦是她最好的闺蜜,两人无话不说,赵敏对小渔来说,又像姐姐又像好友,都是小渔最亲密的知己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担心的模样,小渔也非常感动:“让你们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穿着防弹衣吗?为什么会被伤到。”

    “运气不太好,刚好打中露出来的臂膀。”小渔虚弱说道:“不过也是不幸中的大幸,不是打中要害,我当时都以为我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童言无忌……”

    陈默没有参与她们的谈话,只是在一旁静静看着。正在几人聊天时,病房的门再次打开。

    陈默父母,珍姨一家,小渔父母和妹妹小蛮,全部都进来,陈默还看到紧随在他们身后的一道身影李成之。

    还好这个特护病房比较大,十几个人在场也不显得拥挤。赵敏和李若曦看见他们过来,也识趣地让开位置。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小渔。”

    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小渔,小渔妈王兰和小蛮急忙走了过去。看到女儿憔悴的模样,王兰眼泪簌簌地往下流。何振华看到病床上的小渔,也是眼眶发红,但终究还是忍住眼泪。

    “爸,妈,小蛮,你们都来了。”看到自己的父母,小渔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渔伤得严不严重?”陈母邵雪梅也快步走到病床边,一脸着急。

    “妈,别担心,很快就好了。”陈默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?翅膀长硬了是吗?发生这么大的事,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,发个信息,电话也打不通。要不是看新闻,我们还瞒在鼓里。你知道吗?我们和小渔爸妈,差点吓出病来。”

    陈默只能乖乖站着,让老妈训斥。他手机没了,加上太过担心小渔,一下子忘记给家里保平安,现在只能挨骂。

    “孩子他妈,好了,小渔还有伤在身,别吓到小渔。”陈山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默,今天你妈急了一路,哭了几次。以后发生什么事,记得给家里打个电话,不然家人着急。”张扬走到陈默身旁悄悄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陈默乖乖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邵雪梅没有再训斥陈默,而是拿着准备好的汤,给小渔盛了一碗。众多家人围着小渔,陈默也插不上手,只能无奈在一边等着。

    “出去聊聊?”一旁的李成之走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陈默安慰了一下小渔,和家人说了一声。家人似乎也知道李成之身份特殊,没有阻拦,两人才一起离开病房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