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默在李成之的带领下,走到医院的一间房间内。

    房间里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老男人,面容精瘦,脸部皮肤黝黑,目光深邃却直逼人心。在他旁边,还有一名二十七八左右的女助手,装束有些干练。

    见陈默和李成之进来,两人也站起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安全局的林正国组长,这位是林组长的助手王晓凤。关于这次袭击事件,由林组长接手调查,现在林组长有些情况想了解,所以找你聊聊。”李成之一进来,就开始给陈默介绍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李组长。”

    陈默伸出手和两人握了握,四人也坐入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关于你被袭击的事,现在是我们接手调查。我们也知道,陈默先生曾经被歹徒劫持离开袭击现场,最后才安全无恙回来,而劫持你的三名歹徒也死了,所以中间的一些事,我们需要了解。”

    林正国开口,一旁的女助手,也开始记录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陈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谁杀了那几个歹徒,救下陈先生的?”

    林正国开口,他们到达第二现场时,只有三个歹徒的尸体和他们的车,陈默已经离开回医院,所以他们对当时现场的情况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“我杀的,杀了两个,车里那个,应该是失血过多死的。”陈默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事,他没必要隐瞒。他不怕警方追究他的责任,他能聘请最好的律师,这件事完全可以被定性为正当防卫。只是机器人参与的事,还是顺其自然,对方查到就承认,没问到,他也不会主动去说。

    旁边负责记录的女助手惊讶地看着陈默,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陈默是研究人员,他杀死两名训练有素的歹徒,而且还是被劫持的情况下,这听起来有点不现实。

    对陈默的答案,也让林正国感到惊讶。那种情况下,哪怕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员,都未必能逃过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不是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,当时他们甩开我所有的保镖,还能有谁救我?只能自己自救。”

    “能说说具体的过程吗?我个人很好奇,你是怎么反杀三名训练有素的特工脱身的?”林正国问道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信,陈默是研究人员,虽然是厉害一点的研究人员,但在他看来,武力值肯定不会太好。对方是训练有素的特工,陈默能侥幸逃脱已经很不错,还反杀两人,而且现场明显有打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敢肯定,陈默隐瞒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林组长,有些事你可能没了解,陈先生身手敏捷,堪比受过训练的特殊人员。我敢说,哪怕是现在的你,赤手空拳对打,也未必是陈先生的对手。将陈先生当成没有反抗能力的研究人员,恐怕是你也会阴沟里翻船。”

    李成之开口替陈默回答。

    潜能药剂是陈默开发的,现在被军方用于超级士兵计划。那个药剂的功效,他亲眼见过,陈默肯定有用在自己身上,而且也经过锻炼,身手堪比专业人员并不稀奇,

    而据他了解,事实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听到李成之的答案,林正国神色中带着满满的震惊,一旁的女助手,更是一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但他们不敢怀疑,因为李成之是官方接触陈默做多的人,对陈默的了解,比他多很多,而李成之这么说,应该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陈默同志还是一名深藏不露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林正国没有继续追问刚才的问题,陈默杀掉两名人员的过程?怎么杀的?这些对查明对方身份确实没太大帮助,他们也不可能起诉陈默杀人的事,问多了这些事,反而会引来陈默的反感。

    有些事,他简单了解就行,会有人问,只是这个人并不是他。

    稍微整理思绪后,林正国继续问道:“在劫持的过程中,他们有没有说过什么话?或者有没有联系别人,要把你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说把我从水路送出去,至于送到哪里却没说。不过听口气,是想把我送出国。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,他们的船,在距离我逃脱的地方不远,大概有十分钟车程,当时车速是110左右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船?”

    林正国点头,转头看向旁边的女助手。

    “立刻让小杜查一查,以第二现场为中心,十分钟车程左右,有哪些码头或者港口,让他们调查早上六点半至七点半这段时间,出现在附近的可疑船只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女助手没有迟疑,在电脑上给其他队员发了调查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前一段时间,有没有受过什么人的威胁?或者生意上存在什么竞争问题?抑或是拒绝过其他什么人的要求?”林正国继续回归正题。

    对这些问题,陈默都简单地说了一下。不可能有人敢当面威胁他,拒绝对方要求和合作,这种事在行军蚁公司上比比皆是。生意上更不用说,他所涉及的领域,那些竞争对手都对他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林正国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,没有得到太大的线索,最终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林正国走后,李成之和陈默走到医院的大阳台上。这里已经被清场,周围只有李成之带过来的队员,并没有其他人员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他没说,这次参与袭击的人有七个,一人是顾青海的手下,那个拖住黑鹰车队的人就是顾青海,一个孤儿,两年前从瑞士回来滨海的‘海龟’。出国那段时间,曾经参与过一些军事夏令营,和什么人接触过也没办法调查。

    另外五名全部都是外来人员,三名没有入关记录,身份不明;两名有入关记录,国籍分别是奥地利和挪威,具体背景没有查清,这个身份,很可能是假的。

    他们全部死亡,身上没有标识身份的东西,恐怕你要的答案,很难给你。”

    陈默点点头,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这次过来,还有另外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邀请你参与一个特殊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现在没时间,也没心情谈这些。”陈默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只是提前和你说一声。”陈默的答案在他的意料之中:“下个月人工智能大会在首都举行,你应该会被邀请,到时候你去首都,我们再详细聊聊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件事呢?”

    李成之从公文包里拿出三张黑色的卡和三串钥匙交给陈默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在花城军区大院里相邻的三套房子,大院里都是退休干部和重要军官家属居住。我听说你的亲人都在花城那边定居,不习惯滨海这边的环境,这个可以给他们,你也能安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陈默没有矫情,伸手接过钥匙和黑卡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你对我们的帮助非常大,说实话,这点东西相比于你对我们的帮助,微不足道。其实不仅是你家人被吓到,我们也被吓了一身冷汗,你现在可是我们的‘国宝’。

    我已经向上面申请,争取几名超级士兵下来给你,和王海几人一起,担任你的保镖。这次你们主要是武器不足,又被有心算无心,才造成现在的局面,如果我的申请成功,下次应该不会有这种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下个月,我会去一趟首都,正好我也有个项目需要和你们合作,不过这段时间没有心情。”

    想起他差点失去小渔,还有他手下的巨大伤亡,陈默目光中带着寒芒。这件事背后的主使者,必须要付出代价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