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炉滩的别墅里,陈默和父母,小渔和家人以及珍姨一家三口刚好十人,围坐在圆形的饭桌里,正在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距离袭击事件已经过去四天,因为小渔的体质经过潜能开发,伤口愈合比较好,所以在昨天,小渔就从医院转移出来,请了私人医生和护士,回家休养。

    以前的别墅小区,他的地址被不少人知道,周围有不少记者在暗中守着,再回去也不方便,所以索性来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安保齐全,全部智能化加人工双管理,还有佣人和智能机器人,环境安静,非常适合修养。

    小渔的伤口恢复得很快,虽然没有完全愈合,但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。现在气色和正常人没有区别,只是臂膀处,还裹着纱布而已。

    看到小渔恢复,几家人提着的心也全部放下。

    “小默,看到小渔恢复得差不多,我们也放心。这几天玩也玩够了,闲着有点无聊,今天我和小渔爸,还有你姨夫准备先回花城,进一点水产,到时候给你们送一些过来,给小渔补补身体。”吃饭间,陈山河开口。

    “爸,超市交给其他人管理就行,家里也不缺钱,来这边住下,也有个照应。”陈默开口。这次袭击的目标是他,他不敢保证,下一次会不会有人打他家人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忙碌的半辈子,一下子闲着什么都不做,很容易闲出病来。你什么时候和小渔生个孩子给我抱,我就闲下来享福。”陈山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桌上的人都笑了起来。陈默和小渔也无奈苦笑,也知道现在没办法,索性没有强留,他们知道,说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这是花城军区大院的门卡和房子的钥匙,你们回花城搬进去住下,那边环境好,也安全。”陈默拿出李成之送给他的三串钥匙和黑卡递给父亲,小渔爸和姨夫。

    里面的房子,很多人都想要,但不是钱能买得到的。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眼,接下钥匙和门卡。发生这种事,他们对安全也上心很多,陈默的身份不同以往,指不定有心人会拿他们的安全来威胁陈默,所以陈默的心意,他们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和小渔妈多留几天,等小渔彻底恢复,我们才回去。”邵雪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默点头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,陈山河、何振华和张扬几人就离开,赶回花城,张欣欣也回去学校上课。陈母和小渔妈留下来照顾小渔,还有小渔的妹妹小蛮。

    “默哥哥,那几个歹徒的身份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正在大厅里闲聊时,墨女就来消息通知陈默。看到这条信息,陈默眼神闪过一丝寒芒,整个人都变得危险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默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身边的小渔察觉到陈默看信息后的异样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陈默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:“有点事,我要去一趟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不用整天在家里陪着我的。妈她们都在,还有小蛮,若曦、彤彤和晓兰她们晚一点也会一起过来看我,不用担心我在家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嗯,现在没彻底好,别出去外面的海滩上吹海风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小渔朝旁边看过去,见两位老人都在看着电视聊着天,没注意这边,才伸脖子在陈默的脸上亲了一下:“安心处理你的事,我会听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姐夫的脸甜不甜?”陈默刚走,小蛮就抱着一堆零食跑到小渔旁边的沙发上,伸头过来,贼兮兮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还偷看?”小渔笑骂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是光明正大看到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默刚到公司总部,上班的员工看到他,立刻露出惊喜的笑容,急忙问好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陈默没有在任何媒体面前露面,哪怕赵敏说了陈默没事,但外界对陈默情况的猜测,也从来没停止过。

    都说陈默可能受伤,在家休养,又或者是,正在配合警方接受调查等。但现在,距离袭击发生过去四天,陈默就再一次出现。

    原本公司不少人都在担心陈默,毕竟陈默是行军蚁公司的精神支柱,陈默出事,整个公司都人心惶惶。现在陈默完好无损出现在公司,所有的传言,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陈默回来的消息,通过公司内部的微信群和企鹅群,迅速传遍整个公司。包括行军蚁公司各个分部,分公司,看到这个消息,无不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公司所有员工,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,办公室的气氛变得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陈默自然不知道自己回公司,给众人那么大的鼓励。刚进入办公室,赵敏就找了过来,跟在赵敏身后的,是王海、黑鹰和一众保镖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

    王海率先开口,满脸自责。其他人都低着头,像做错事的孩子。这次没有保护好陈默,让陈默陷入危险中,是他们的失职。

    “珍珠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这四天,他去看过死者和家属,还有那些受伤的人员一次。阿南中了两枪没伤到要害,已经醒过来,正在恢复中;白珍珠的情况比较严重,一枪打在心脏附近,差一点就死掉,他去看望时,虽然度过危险期,但还在昏迷中。

    “珍珠今天早上刚醒来,医生说,她体质好,恢复得不错。”王海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四人经过潜能开发,体质比较好,也正是因此,让白珍珠挺过危险期,捡回一条命。

    “这次是我的失误,让你和小渔小姐陷入危险,责任在我。”王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应对袭击,你们做的足够好了,我也不知道那场火灾是一场阴谋,你们不用自责。”陈默摇头,看向赵敏:“阿威他们的后事都安排好了吗?”

    赵敏应了一声:“按照你的意思,每家给了八百万抚恤金,也给他们的家人安排了一份工作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保镖朝陈默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对他们而言,牺牲的几个保镖,就是他们的兄弟战友,陈默为他们安排好家人,他们对陈默也深深感激。如果自己以后出事,自己的家人也会被安排好,自己的后顾之忧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回去岗位吧,我和总裁有事谈。”

    王海等人再次朝陈默鞠了一躬,退出陈默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工厂那边,死者和伤者的医药费和赔偿金都处理好了。另外,警方传来消息,已经找到在宿舍纵火的嫌疑人,叫严文斌,是一条生产线的主管。因为烂赌,欠下债务被诱惑利用,警方会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他,我已经让法务部跟进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陈默脸色不太好,只是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这是赵敏第一次看到陈默这么难看的脸色,她也知道,陈默现在满心怒火,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“小渔现在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恢复得很好,很快就能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下班后,我去看看小渔,我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赵敏离开后,陈默才坐回办公位上。从遇袭开始,他就让墨女搜集关于那几个歹徒的资料。往常搜集都很快,这次却用了四天,才拿到确切的资料。

    他有点迫不及待想知道,到底是谁想要绑架他。陈默看着眼中闪过厉芒:“将他们的身份资料调出来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