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家,陈默就闻到饭菜的香味。陈母和小渔妈正端着热腾腾的菜上桌,小渔见陈默回来,也迎了上来,欣欣和小蛮在玩着游戏,看到陈默回来,也抬头打了一个招呼。

    陈默放好背包,换好拖鞋,一家人才上桌吃饭。两位老人都很高兴,自然是小渔的伤势已经痊愈。

    “小渔,你吃多一点。你看看这段时间受伤,人都瘦了。”陈母邵雪梅叮嘱说道。

    小渔最近在家里,被逼着喝鸡汤吃补品,都快被当成猪养,不过在母亲眼中,孩子永远都是瘦的,只能乖乖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伤势痊愈,以后要调理好身体,以后怀孕了,对孩子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陈母也应和着。

    小渔脸色瞬间粉红:“妈,都还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要准备。”

    两位家长一唱一和,让小渔有点羞赧。旁边的小蛮和欣欣也幸灾乐祸笑着,看到小渔都目光,急忙埋头吃饭。

    “小默,现在小渔的伤已经痊愈,我和小渔妈也放心了,我们准备明天早上就回去。你要照顾好小渔,明白吗?”陈母开口。

    “妈,您两位干脆在这里住下吧。”陈默停下手中的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花城忙碌了大半辈子,亲戚朋友都在那边。我们来这里,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家里的家务,也都是机器人和佣人在做,我们都不用动手。这两天要不是小渔妈一起逛逛街说说话,都快闲出病来。

    你和小渔都是年轻人,有自己的事,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我们。况且,你爸还在家里,没有个人陪着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陈母说完,小渔妈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陈默知道没有办法,只能答应。

    老人念旧,大半辈子都忙碌过来,让她们闲下来像那些名媛贵妇一样生活也不可能。生活发生那么大变化,但有些习惯无法改变,他也没办法强迫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去注意身体,平常和爸出去旅游游玩也行,放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两位老人也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蛮留下来陪你姐?”陈默看向小蛮。

    “放心,姐夫,我不会跟你客气的,住这种豪宅可是我的梦想。不过只能住一段时间,然后要赶回学校做好毕业设计,准备好毕业的事。”小蛮说道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,一家人也出去逛了圈夜市才回来。

    已经深夜,陈默坐在床上,手里正拿着戒指盒。这是在通灵公司定制的对戒,今天完工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戒指的彩纹是发丝般的彩金绘制,颜色和他给的设计图一样,在灯光下,能够隐隐看到上面鳞斑似的亮点,表面却是光滑的。

    线条完美,看起来非常自然,每一处做工都非常精细,可见珠宝匠在这对戒指上,确实非常用心。

    最近都将心思放在报复中情局身上,现在报复中情局的事告一段落,他也该将心思放回到小渔身上。

    小渔是因为他才受伤的,所以他也要好好补偿小渔,至少让她更开心一点。

    在陈默想着该怎么将戒指放到小渔面前时,浴室的大门也打开。

    看到走出来的小渔,陈默急忙收起戒指,只是目光落在小渔身上时,一时呆住。

    修长的美腿露在空气中,皮肤水汽未散,透着红润。长发散落在肩上,遮不住的半抹雪.峰如凝脂白玉。白丝绸的睡裙,在灯光下有点通透,裙下的娇躯若隐若现,看得陈默心头火热。

    “老公,好看吗?”

    对陈默的目光,小渔非常受用,心头带着丝丝甜蜜。每个女人都希望被自己爱的男人欣赏,她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非常好看。”陈默伸手揽住小渔的腰,抱在自己的怀里。只是看向小渔的肩膀时,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小渔的伤口愈合得很好,现在只剩下一个拇指大小的枪伤疤痕,还带着粉色印痕。

    “血痂刚刚脱落,不过这个疤可能去不了了。”小渔摸了摸伤疤,有些黯然说道。

    小渔的皮肤很白很细腻,一个拇指大小的伤疤在臂膀处,尤为显眼。以后穿吊带裙或者是露肩的礼服,这个伤疤都会影响美观。

    “没事,肯定能好的。”陈默自然听出小渔情绪上的一点小变化,安慰说道。

    在创业小项目里,见习阶段有很多种除疤药膏的配方,只是他精力放在高科技上,没有将心思放在化妆品和护肤品上,所以那些配方,他都没有用到。

    现在小渔需要,他可以给小渔配一些,伤疤自然能轻易祛除。

    “如果好不了怎么办?”小渔看着陈默。

    陈默刮了刮她的鼻子:“我说能好,它就肯定能好。好不了,就在这里纹一个小猪佩奇,当社会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当社会人呢。”小渔笑靥如花,心头的一丝黯然烟消云散:“如果好不了,我就纹一朵花上去,变一个性感的小妖精勾引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已经够吸引我了,伤疤肯定能好的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渔点点头,朝陈默怀里钻了钻,她很享受这样被陈默抱着,有种被宠爱的感觉。想到这,小渔抬头在陈默的嘴唇上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闭上眼睛,我给你一个惊喜。”陈默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小渔乖巧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陈默将对戒放到小渔眼前,开口说道:“好了,睁开眼睛吧。”

    哇!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对戒,小渔双眼闪着星星,满脸惊喜,闪电般从陈默手中抢过戒指盒。

    这是陈默设计的婚戒,她有很多次都只是看着全息投影,一直期待实物。没想到今天来了,而且和设计图上一样精致漂亮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小渔双手紧紧握着戒指盒,一脸傻笑。

    “傻妞,要不要这么没出息?”看到小渔没出息的模样,陈默也被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小渔躺在陈默怀里,目不转睛地看着戒指。对戒指,特别是爱人送的戒指,女人天生就没有抵抗力。

    “好,没出息的小渔,要不要先试试戴上,看看大小合不合适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戴上。”小渔将戒指盒交给陈默,伸出右手放到陈默面前,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陈默拿出女戒,套在小渔的无名指上。

    看到无名指上的戒指,小渔呆住,不舍得移开目光,

    陈默看到小渔的模样,心头感觉一阵温馨,这个女人,就是他要一辈子呵护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小渔轻轻唤了一声,柔情似水,美眸看着陈默,已经情动,下一刻,搂住陈默的脖子,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陈默刚醒来,就感觉脸上传来柔软的触感,转头就看到小渔正抚摸着他的脸,嘴角还带着甜蜜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醒的?”

    陈默翻身,将小渔搂在怀里,抚摸着她纤细的腰肢。

    “刚刚醒来。”小渔朝陈默怀里挪动一下,贪婪地呼吸着陈默身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陈默才拍拍小渔光洁无暇的后背说道:“好了,小懒鱼,该起床了。吃完早餐要送妈回家,然后陪我去公司,试一下我给你设计的婚纱,看看合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“试婚纱?真的吗?”小渔抬头看着陈默,声音中都带着惊喜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上次说了,等你伤好,就带你去看我给你设计的婚纱,从来都不会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爱死你了,老公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