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姐姐,你身材好完美,怎么弄的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,小蛮看着小渔的身材,一脸羡慕。没有多余的赘肉,线条柔美,比那些模特都要完美。

    “你姐夫的功劳。”赵敏一语双关。

    潜能药剂能增强力量和身体耐力韧性,还能塑造身材,小渔用过,自然就是陈默的功劳。

    只是这句话说出来,有种别样的味道,一时间让小蛮坏坏地笑着:“姐姐,赵敏姐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换婚纱。”小渔急忙转移话题,想到昨晚的场景,总感觉做羞羞的事被发现,耳根通红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在赵敏和小蛮的帮助下,小渔也终于如愿以偿地穿上婚纱。

    看着换上婚纱的姐姐,小蛮一时间呆住。

    穿上婚纱的小渔,完全变了一个人,少了以往的恬静和温柔的气质,如同白色的雪凤凰,高贵而优雅。

    从小渔的神色间,她就能感受到姐姐的幸福与甜蜜。有一个自己爱的人也爱着她,尽全力给她最好的一切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女孩,哪怕眼前的人是她姐姐,但还是有淡淡的嫉妒。

    如果有这么一个人,估计她也会沦陷,可惜只有自己的姐姐是这个世界的幸运儿。

    旁边赵敏,眼神中也是掩盖不住的羡慕。

    这套婚纱,只属于小渔,三围完全吻合,不松不紧,贴合小渔的身材。其他女人穿上,就没有肯定会有一些瑕疵,只有在小渔身上,才会完美。

    此时的小渔,像是高贵的仙女。

    美中不足,就是缺一套首饰,估计陈默已经在为她准备婚礼的首饰,真是一个幸运的女人。

    为了这套婚纱,陈默专门研制一种新材料来设计婚纱,估计全世界,也只有陈默玩得起这种浪漫,而小渔是唯一的幸运儿。

    果然,说理工男不懂浪漫,都是骗人的。理工男浪漫起来,就没其他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无数女人的梦想。”赵敏抚摸一下小渔身上的婚纱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间外,陈默在静静等待,从来没有感觉,时间过得这么慢。不过心里有一些期待,小渔穿上那套婚纱,会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房间的大门才打开,小蛮伸出一个脑袋,得意地看着陈默:“姐夫,我给你开门,有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奖励?”陈默敲了敲小蛮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下次和姐姐一起逛街,我买东西,姐夫你付钱。”小蛮转转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陈默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说好条件,小蛮才拉开大门,给陈默让开路:“来看看你完美的新娘。”

    陈默迫不及待得进入房间。

    小渔正在实验室房间的中央空地中,她身材本来就很好,再加上用过潜能药剂,身材线条浑然天成,穿上高跟鞋,看起来非常高挑,现在完全是女神的身高。

    若以前的小渔是小家碧玉,那此时的小渔,就是高贵优雅的女神。

    纯白的婚纱在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,让小渔凭空多出一份脱俗的仙气,陈默也不自觉陷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合适吗?”小渔有些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上天赐予我的幸运女神。”陈默毫不掩饰地欣赏着,仿佛在欣赏最完美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小渔甜蜜一笑。

    “噫~~姐夫,你平常都这么肉麻吗?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比现在还肉麻,腻歪得要死。”赵敏不客气地补刀。

    陈默无语地看着两人,这两个家伙,就是来煞风景,不理会两人的拆台,陈默看向小渔:“接下来,我给你变个魔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小渔没有多问,期待之色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还会变魔术?我想看看,你能变出一个什么花样出来,然后拆穿你这个肉麻的家伙。”赵敏有些酸溜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。”小蛮也插话。

    陈默毫不在意,开口道:“这套婚纱,叫梦幻婚纱!你们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三女一同看向陈默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就是揭晓答案的时候。”陈默得意一笑:“墨女,来一个永恒之夜。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陈默话一落,房间内所有灯光熄灭,陷入一片漆黑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全息投影就亮起,数个全息星云浮起,散发着各种颜色的光亮,围绕在小渔周围。

    “哇!好漂亮,婚纱变黑色了。”小蛮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赵敏愣了一下回过神,再看小渔,眼睛瞪大,嘴巴能放下鸡蛋,满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小渔身上纯白无暇的婚纱,此时已经变成黑色,点点光亮闪烁,仿佛深夜的星空,加上环绕的全息星云,此时的小渔,高贵中带着神秘的气质。

    听到小蛮的惊叫,小渔也下意识看向自己身上的婚纱,也是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婚纱会变色?”赵敏惊奇问道。

    她看过这套婚纱很多次,只知道它的设计很漂亮,是陈默亲自设计的,材料也是新材料,但她完全不知道,梦幻婚纱还会变色。

    “钻石的本质是碳,玉石的本质是硅酸铝钠。用科学来解释浪漫,就显得无趣,保持神秘才是最完美的,更加让人期待。”陈默没有打算讲解其中的奥妙:“现在只是让小渔有个心理准备,免得婚礼上变色太过突然,吓到小渔。”

    “小渔,让你老公给我设计一套,不然我缠着你老公。”

    赵敏恨不得小渔身上这套婚纱,就是她的,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渴望。

    她也是女人,对衣服和首饰,天上抵抗力低下,这套梦幻婚纱,几乎是完美的作品,他的免疫力几乎为零,若是能买到,她肯定毫不犹豫下手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不能重色轻妹啊,我也要,不然我就不要脸了,天天缠着姐夫。”小蛮双眼冒着星星,在小渔的婚纱上不断摸索着。

    对亲妹妹和好闺蜜的‘威胁’,小渔嫣然一笑,美眸看着陈默。她也是女人,如果这套婚纱不是她的,恐怕她也会有她们的心情。

    但她做不了主,只能由陈默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的出场费很贵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钱,可以以身相许吗?”

    赵敏嘴角弯起,‘楚楚可怜’地看着陈默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钱,我也能以身相许。”小蛮已经放弃思考,也不管自己说什么,心里只有这套婚纱。

    两人彪悍的话刚出口,陈默就浑身发毛,有种危险的感觉。他看到小渔不善的目光,要是敢说‘可以’,估计今晚回家进不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免费给你们设计一套,不要钱。”说完这句话,小渔满意地笑了笑,陈默才感觉浑身一松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呆了半个小时,小渔才脱下婚纱。已经试过,非常合身,又那么漂亮,接下来要等婚纱照和婚礼的时候才能穿。离开时,看着橱柜内的婚纱,小渔的眼神都写着恋恋不舍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