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上,萧正义正听着李成之讲述对陈默等人的了解,在所有随行人员中,李成之和行军蚁公司接触最多,无疑是最了解的人。

    他作为此次前来行蚁公司商谈的代表,可以说是非常难得。因为他知道这次和行军蚁商谈合作的内容是什么。

    受控核聚变技术研究的合作。

    这种划时代的技术,没想到行军蚁公司居然敢研究,而且还有和官方合作。当初听到合作内容时,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作为谈判老手,他被任命为代表团的负责人过来。

    和他一起过来的,除了李成之,还有等离子体研究所的专家。受控核聚变技术是这些专家的专业,所以带过来,必要的时候还能用的上。

    商场如战场,会议圆桌就是不带刀的战场,关系到利益分配。所以知己知彼,对手的信息非常重要。来之前,他已经仔细研究赵敏和陈默的资料。

    充分了解对手的性格爱好和心理,有助于在交锋中占据上风。虽然是合作,但也要将合作的利益拿到最大。

    车队进入行军蚁公司总部。

    萧正义刚下车,就看到赵敏走过来。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的总裁,很难想象,全球最先进的科技寡头,就是在个年轻的女人手中崛起的。

    虽说陈默的科研能力是支撑行军蚁公司的关键,但赵敏才是行军蚁公司壮大的最主要因素。

    资本固化的时代,任何初创企业崛起,无可避免被巨头盯上。

    在巨头的高压下,初创公司都会选择妥协,融资,一步步被蚕食,最后被收购吞噬。但行军蚁却打破这种禁锢,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比肩独角兽的巨头。

    除了恐怖的科研实力,公司疯狂的扩张也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初期主打线上销售,曝光噱头足够,避开资金困难的时期。中期恐怖的扩张,在众多巨头没反应过来之时,就成长为比肩他们的巨兽。

    而等那些巨头反应过来时,已经无法遏制行军蚁的成长。所以行军蚁公司到现在,还完整掌控在陈默手中。

    若行军蚁集团选择上市,陈默的财富,将会创造人类的新纪录。

    而一切背后,赵敏是主要的推手。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女人,创造了一个时代寡头。

    “赵总裁,你好。”萧正义和赵敏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萧代表,你好。”赵敏微笑回应。

    两人都在打量对方,想从对方的言行举止中得到一些自己想要的信息。一个眼神的碰撞,双方都知道,这是一个难缠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呢?”萧正义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的研究正在关键时刻,无法分身,商谈的所有事宜,他让我全权负责。”赵敏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到贵公司,可否先带我参观参观?”萧正义问道。

    对行军蚁公司的了解,他都仅限于字面和李成之的口,并没有真正见过。通过这个参观接触,能够近距离熟悉行军蚁公司的文化,进一步了解赵敏这个对手,非常有必要。

    “非常荣幸。”

    赵敏轻轻点头,带着前来的代表团,走上公司的观光车。

    萧正义对她可能有资料来了解,但她对萧正义却一无所知,从信息层面上,对她肯定有些不足。萧正义想了解她的同时,她也要抓住机会了解这个对手。

    都有着各自的心思,路上两人都会主动问一些问题,像老朋友一样相谈甚欢。气氛和和谐,只有两人才知道,无形的博弈已经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一行人才参观完毕,开始正式的谈判。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,以赵敏为首,李凌峰,李怀,朱莉和小渔等决策高层的核心人物在场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色都前所未有的严肃,特别是李凌峰几人,他们也是前两天才知道,老板正在进行核聚变技术的研究。

    得知这个消息时,几人都被吓住。核聚变技术,这种技术,老板居然敢研发,而且取得一些成果,准备和官方合作。被惊到的同时,对神人般的老板,更是佩服。

    这场谈判,关乎到接下来合作的利益问题,他们不得不特别重视。

    而官方一边,以萧正义为首,还有李成之,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的李剑和其他谈判专家和法律专家都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凝重,他们都知道,这是受控核聚变技术研究的合作,重要程度不言而喻,上面交代下来,所有人都要严阵以待,关乎到官方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萧代表,是你们先说,还是我们先说?”赵敏问道。

    “赵总你们先说。”萧正义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先说我的条件,技术研发时,我们出资300亿建立合资公司,占公司60%的股份,公司由我们经营管理。必要的技术岗位,由你们提供人员补充。”

    萧正义当即摇头。

    “赵总裁,虽说未来的技术研发,贵公司可能出力。但出力多少还未知,具体研发经费未知。贵公司前期出资400亿,并且在接下来的研究中,提供70%的研发资金,可以获取合资公司15%的股份,这是我们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赵敏不为所动,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基础的技术资料,都是我们提供的。未来的研发,肯定以我们老板为主。可以说,主要技术几乎都是我们提供的,你们只是辅助研究。60%股份和管理权,这是必须的。作为条件,我们可以提供60%的研发资金。”

    双方坚持自己的条件,互不让步,除了赵敏和萧正义,场上其他人都面无表情,仔细看着对方交过来的合作条款,希望从中找到对自己有利的条件,先就有利条件达成合作。但很明显,双方的条件,都超乎他们的心理底线,局面也陷入僵持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的商谈,双方都没有取得任何成果,第一次商谈也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赵敏刚进入实验室,正在看着全息投影的陈默转头看了一眼,继续低头优化装置的设计。

    “这不同于一般的商业合作,双方都在试探,急不来,不能爆出自己的底线。爆出底线就会陷入被动,现在看谁更有耐心。接下来几天,成果肯定不大。”赵敏说道。

    陈默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这是受控核聚变的合作,如果短短一天内达成合作,那才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收获吗?”

    赵敏摇了摇头:“没有,对方的条件,都超出我们的预料。我们的条件,应该也超过他们的预料。正面而言,我们肯定处于弱势。但技术在我们手中,这是我们的优势,只要有足够的耐心,就能获得理想的收获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