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双方在上午和下午进行了两场商谈,赵敏依然是强硬地不肯退步,坚持最开始的条件,萧正义也同样坚持原来的条件,合作毫无进展。

    第三天,合作的商谈继续,只是商谈的地点,不再是行军蚁公司总部,改成滨海市政府的办公会议室。双方再次再会议桌上进行交锋,坚持自己的条件不退步,商谈的场面一度陷入僵持当中。

    双方都在想方设法试探对方的底线。

    第四天,商谈还是僵持,双方都知道,谁先退步,就意味着谁再这场合作中失去先机的主动权。

    双方都有足够的耐心,场面虽然僵持,但在关键时刻,赵敏和萧正义都会缓解气氛,识趣地都没有在桌子上闹不愉快。他们都明白,合作必须进行,但又要获取己方最高的收益。

    下榻的酒店,官方的代表团聚集在一个会议室内,所有人都在研究着今天会议桌上的成果,希望能够找到行军蚁公司的底线。

    萧正义和代表团的成员,都是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双方没人主动打破僵局,他们都不知道行军蚁公司的底。

    最轻松的李成之,他是牵线人,虽然属于代表团成员,但谈合作的事不归他过问,只是帮助萧正义等人了解行军蚁公司,所以谈判的事,他不用太烦恼。

    而李剑则比较急,他是研究人员。自从得到那份资料后,他们的团队都在全力研究那些公式。

    没有理论支持,他们只是知道一个结果,中间的过程一片空白。那种感觉,就像隔靴搔痒,不上不下。

    “萧团长,这样下去,要谈到什么时候?”李剑皱着眉头开口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是开始,现在的条件,我们不可能答应的。合资的公司,必须由我们控制,这是最起码的底线。他们肯定知道这一点,所以才会咬住,获得更大的收益。受控聚变你比我清楚,这不是一般的技术,不是说成就成,需要耐心的。”萧正义说道。

    从第一天开始,他就知道赵敏难缠,没想到比他想象的更难缠。能够将行军蚁公司发展成如今的局面,能力上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“现在要开始下半场了。”萧正义说完,领着众人离开会议室。

    另一边,赵敏及团队成员,对目前的情况也愁眉不展。因为几天的谈判,双方都在消磨试探,实质的进展并没有多少。这样下去,一个月都无法谈完。

    “总裁,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。”朱莉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越是这个时候,越要有耐心,这本来就是一场博弈。原则上我们是处于弱势的一方,一旦我们松口,会更被动,我们有的是时间消耗。接下来还是按照原来的安排,下一场快开始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赵敏看了看时间,领着众人朝商谈的场地过去。

    她不清楚官方的底线是多少,但她绝对会按照她的底线来谈判,没有达到预期的收益前,她就装死。

    进入商谈的会场,赵敏和萧正义习惯性握握手,走到会议桌上坐好。

    “赵总裁,还是那句话,你们的条件太高了。”萧正义率先打破场上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技术主要是我们老板研发,研发资金我们也答应出资60%,拿60%的份额,似乎没有问题。我们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,出资那么高,自然想赚回来,由我们经营公司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赵敏平静开口。

    “陈默先生是不是研发主力还未知,但我们也会派团队一起研发。而且中层技术人才,材料,渠道资源,设备等,这些都是无形的投入,还有最重要的安全问题,也都是我们负责。15%给你们,已经是很高的。”萧正义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回到原点了。”赵敏面无表情说道。

    场面再次陷入僵持内。

    “赵总裁,这次大家的目的都是合作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不然我们也不会坐在这里。”赵敏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我也表示一下诚意,合资公司,必须是国有企业。这个技术的敏感度和重要性,不言而喻。你的条件,谈到明年也不可能达成的。”萧正义坚定说道。

    见萧正义有所松口,赵敏思索起来。她知道,这是一个底线,开始之前就已经预料到,所以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我都是明白人,僵持下去也没意义。既然萧代表挑明,我也不坚持,那我们占股49.99%。”

    萧正义无奈摇头:“最多20%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肯定不行,我们可以让一步,49.98%,这样僵持下去没意义,我们已经让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让步0.01%,这算让步?萧正义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初步打破僵局,新一轮的商(扯)谈(皮)再次开始,口角上的争锋互不让步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的商谈,进展也顺利不少,双方的交锋也进入白热化阶段。

    “我们公司拿49%的股份,前期出资300亿作为起始资金,后面承担60%的经费。研发的技术归双方共同所有,这是最后的底线,不答应,那合作就没法继续,我不会再让步,你也可以继续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赵敏抛出最后的底线,态度强硬。

    萧正义手指轻轻敲着左手手臂,与赵敏对视着。

    这两天的谈判,行军蚁公司咬着49%的份额不放松,看赵敏的态度,再谈下去也不会退步,明显是底线。

    而他得到的底线,也是份额过半。因为技术的敏感性,合资公司必须是绝对控股,51%明显达到预期的效果,而赵敏肯定也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萧正义点头。

    经过几天的商谈,艰难的第一个条件达成,双方终于也终于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是公司的管理问题,我们必须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。高层决策人员中,有四成由我们委任。董事长的位置,你们可以找人担任,总经理的位置,由我们雇人担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行。”萧正义说道:“公司特殊,必须由我们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又要我们出钱,又是我们老板研究技术,现在管理权还想抢?没有这种好事。”赵敏坚决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提供部分管理岗位,由你们的人担任。”萧正义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是决策层。”

    “赵总裁,你也知道,这是特殊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特殊,也做了让步。如果不是特殊,我们早就自己研究,而不是选择和官方合作。我们公司要投入几百亿,又提供技术。

    现在是我们双方合作,是PPP模式,不是注册国.有企业。公共部门,技术部门,你们说的算,已经让步。但在期限满之前,公司经营必须由我们决定,总经理的位置,我们雇人担任,这是底线,你还要怎样?”

    “赵总裁,这个公司由你们经营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利益必须受到保障,公司的钱不是大风吹来的,没有财政补贴。我们投钱,是为了赚钱。BOOT模式不满意?也行。我们换一种方式,采取BOO模式如何?我们公司可以承担所有技术研发费用,所有建造设施,归我们公司永久所有,你们只有监督权。”赵敏面无表情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合作也没法继续,我们的利益无法保障。我们是商人,目的是赚钱,不是做慈善。这样被你们各种条件限制,行军蚁公司都扛不住,这个技术也没必要合作研究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