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店的房间内,萧正义端着水杯站在窗前,俯瞰着下方车水马龙的繁华,眉宇间拧成疙瘩。

    现在谈判进行到最后一步,眼见就要完成,没想到卡在最后的关口。行军蚁公司的态度非常明确,看赵敏的模样,这件事上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这样谈下去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完成。

    思索许久,萧正义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。这件事,确实有些麻烦,他这边也无法擅自做主,必须向上面反映一下,确定上面是什么态度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是一个浑厚的中年男音:“怎么啦?萧主任。合作的事完成了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行军蚁公司的条件都确认得差不多,但还有最后一步。行军蚁公司要公司的经营管理权,态度很坚决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下来,似乎在思考。

    好一会,电话那头的声音才传来:“这件事需要研究研究,你先想办法,看看能不能让他们松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萧正义答应一声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萧正义都在想方设法让赵敏松口,以公司的管理权。但他用尽浑身解数,赵敏依然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这是最后的题,也是绕不开的难题。这样一家公司,管理权至关重要,双方都不愿意松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1号楼的实验室内,赵敏刚进来,就看到专注于实验的陈默。

    实验室大厅中间的全息投影【星环】装置正在运转,赵敏都能看到中间高速旋转的紫红色环形‘火焰’,看起来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“进展如何?”陈默转头看向赵敏。

    “还是最后一项,按照PPP的合作模式,经营权本来就应该是我们的,但他们也想要经营公司,这件事上,我绝对不会松口。”

    赵敏将双方已经达成的条件的资料递给陈默。

    “有些话我在谈判桌上不能明说,作为公司和官方,本来合作我们就是弱势。现在连这些基本的条件都要限制我们,就有点不知足。若让他们经营,连年亏损的话,我们投入的所有钱,都要打水漂,而最后的成果还都是他们的。

    并不是我不信任他们,而是两桶油都能报亏损,让他们经营实在让人不放心。况且这是PPP,不是国.有企业。我们负责公司经营管理,在情理之中,所以公司管理权必须要拿到手。”

    陈默点头,表示理解。虽说他和官方合作,只是为了研究核聚变技术,但不可能将钱白白浪费掉,赚钱也是必要的。

    几百亿投资,而且还提供核聚变技术,要这个权利,并不过分。

    “若他们不答应,你打算如何处理?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“拖着,无限期拖下去,他们不松口,我绝不会让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公司移交的期限是多少年?”

    “双方谈好60年,移交时,他们需要付一笔转让费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,我说说我的看法吧。”陈默思索一会说道:“公司的收益必须得到保障,你说的经营管理权是必须的。折中一下,我们要三十年的经营权,三十年后,所有的成本和收益,应该都能收回来。公司经营权交给他们,剩下的三十年我们作为股东,享受分红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年会不会太短?”

    “不短,我们创建行军蚁至今才三年。三十年后,足够发生很多事情。那时候,可能钱对我们来说,已经不是那么重要。况且我只参与合资公司聚变反应的研究,后续研究我不会参与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陈默开口,赵敏也没有多说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另一边萧正义也焦急,这个合作谈了半个月,还是卡在最后一步,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们拿经费吃吃喝喝,不想干活。

    但行军蚁公司那边不松口,上面也没有明确的回复,他夹在中间。国家之间的商业合作谈判,可能比现在还要长,但这场谈判累人。

    忽然,手机的铃声,打断了他的思绪,接通后,就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首长回复,最多给他们四十年的经营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萧正义暗中松了口气,有这个底线在,谈判的时候也有一些底气。

    新一轮的商谈再次开启,这次选择的地方,是行军蚁公司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每次进入行军蚁公司,代表团的人都赞叹一次。这里的科技技术,简直属于科幻电影中的科技公司,充满着未来的气息。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跟他们谈判那么久,是有底气的。

    双方人员坐下来后,无形中的气氛轻松很多。他们都已经拿到底线,那么接下来的局面,应该都不会僵持。

    “赵总裁,这样拖下去,也不是办法,都不愿意让步,不如我们选择一个折中的办法。”萧正义率先打破气氛。

    “萧代表请说。”赵敏面无表情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十五年的经营权,对彼此都合适。”萧正义比划一下手指。

    赵敏没想到,萧正义会主动提出来,也乐得轻松:“十五年太短,技术都未必能成功应用,我们要五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赵总裁,这个技术关乎国家战略。要知道,一般而言,这种公司属于国企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自己研究技术吧。”赵敏毫不客气反击。

    旁边的李剑听到赵敏的话很无语,对世界来说,他们所的研究进度,已经走在世界前列的位置。而看到陈默的数据资料后,他们发现,似乎陈默的进展比他们好。

    萧正义没想到赵敏这么直接,要是他们能研究出来,一早就出来了,肯定不会和行军蚁合作。不过他也是老手,急忙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公司交由我们管理,对各方协调更有利,发展能更快,十五年已经是很大的让步。”

    “各方协调,有你们任命的董事,雇佣他们又不是闲着吃饭的,这不是原因,我们就要五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,我们再退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给等离子体所研究院二十年研究技术,看看能不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僵持的局面再次打开,两人之间在会议室争论起来,像争夺领地的狮子,你来我往,争得脸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最少四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最多三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们等离子体所三十年,看看能不能研究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换句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讲道理,三十年已经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跟我讲道理?研发资金我们出得多,技术也会是我们老板攻关,你跟我说说哪些道理我们没讲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后,两人才停止争论,安静地喝着茶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博弈,越到尾声,就要越冷静,不能让对方看出这是自己的底线。

    两人停下来,双方之间的气氛也轻松很多。经过争论,现在对方给出的条件,已经达到他们彼此的基本要求,能继续争取对方让步一点,就是多赢一点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