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里红妆。

    孙丽丽坐在前台,呆呆看着公司的门口,等待着客人的出现。

    现在她没有客人,就看着电脑。电脑上的新闻,就是关于陈默的新闻。最近一段时间,网络上到处都是他的新闻,这个年轻帅气,又有才的男人,是无数女人择偶的最佳标准。

    可惜前段时间,这个传奇的男人,已经宣布他心有所属。这个消息,让无数女人羡慕嫉妒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另一半,是否能及他的千分之一有钱。

    做婚庆这一行已经四年,她都说不清楚见证多少对新人浪漫的婚礼,可惜那么多次,她还是一只单身汪。

    忽然,门口出现的几个人,打断孙丽丽的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没看清楚对方的面貌,孙丽丽就快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,女士,欢迎光临,这里是十里红妆婚庆公司。请问你们是需要了解……”孙丽丽习惯性开口,只是话说到一半,就停了下来,呆呆看着眼前人。

    天啊?我看到来谁?

    孙丽丽心中难以置信,怀疑是不是刚才看电脑的图片,看得脑子短路了。使劲揉揉双眼,还是那个熟悉的面孔,年轻,帅气,带着吸引无数女人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陈……陈默?您是陈默先生?”孙丽丽还是不敢接受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陈默看着眼前的女子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是陈默先生?”孙丽丽嘴巴张成难以置信的‘o’状,有点不知所措:“你们先里边请,里边请。”

    陈默也不客气,牵着小渔的手,跟随孙丽丽走进去。进入贵宾室的路上,孙丽丽不断示意旁边的同事,赶快通知经理。

    小渔穿着米色长裙,化了淡妆,身材高挑,脸色挂着甜蜜的笑容,看起来更是美丽动人。小蛮也穿着裙子,跟在小渔身边,好奇地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王海、黑鹰两人一左一右,跟在陈默身后。

    这个阵容进来,立刻吸引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天啊,那好像是陈默?”

    “陈默怎么可能出现在这……好像真是陈默。还有那是一对双胞胎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就是陈默的未婚妻,好漂亮,好般配。”

    一个女员工地羡慕地看着陈默身边的小渔,其他女员工都在心里嫉妒着,为什么站在陈默身边的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陈默不知道,他的到来,让婚庆公司变得不平静。还好场上并没有咨询婚礼的情侣,只有十里红妆的员工,并没有引来太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张丽丽领着几人进入贵宾室,给陈默和小渔姐妹倒了一杯茶,偷偷看了坐在陈默身边的小渔一眼,带着浓浓的羡慕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喝茶,陈先生过来,是了解婚礼方面的事宜吧?我们公司,有二十多年的婚庆经验,有国内最好的婚礼策划团队……”

    孙丽丽终于找回一丝淡定,脸色挂着职业的笑容,开始给陈默介绍。

    “经理,经理。”

    梁静端着咖啡,正在看着一份婚礼的策划,就听到门外传来焦急的喊声,急促的脚步声靠近,办公室大门一下子被推开。

    梁静眉头微蹙,看着风风火火跑进来的员工,神色有些不悦:“什么事鬼哭狼嚎的?”

    在她印象中,这个女孩工作也勤勤恳恳,没有这么失态过,毕竟他们工作特殊,形象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经理,那个,陈默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沉默?什么沉默?说了多少次,我们要注意言行举止,不要冒冒失失的,会给客人印象不好。”梁静不悦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陈默先生,行军蚁公司的陈默,他和他的未婚妻过来了。”女孩的声音都带着焦急,生怕回去晚一步,陈默会跑掉。

    “哪个陈默?他来了关我们什么事?”

    梁静喝了一口咖啡,品味着孙丽丽的两句话,似乎反应过来,忽然一急呛得咖啡喷了出来,也不理会咖啡浸湿的婚礼策划,从座位上一下子腾起来,脸色涨红,不知是激动还是被呛的。

    “咳…你是说行军蚁公司的咳咳……陈默来我们公司了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女孩忙不迭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骗我咳咳?”

    “经理,我哪敢骗你啊,就在贵宾室,孙丽丽正在招待,她让我过来通知你。”女孩焦急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,马上带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梁静顾不得其他,加快脚步小跑向贵宾接待室,完全不顾自己穿的是高跟鞋。

    到贵宾接待室外,梁静顿住脚步,理了理头发和着装,清清嗓子,调整一下脸上的笑容,才敲门走进去。

    孙丽丽见梁静进来,压在心头的大石落下。

    接待陈默这么重要的客人,要是业务谈好,那是升职加薪,但若是丢了,恐怕她的工作不保。

    现在经理过来,将陈默这位客人交给经理,谈成了她有奖励,谈丢了,也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您好,我是十里红妆分公司的经理。有失远迎,抱歉。”梁静见到陈默,心头大喜,急忙迎上去:“陈先生是要咨询您和小渔女士的婚礼的事宜吧?您只需要打个电话,我们就会第一时间过去的找您,不用麻烦您亲自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我不太喜欢预定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陈默和梁静握握手。

    见陈默没有那些大人物的架子,梁静放松不少。走到陈默对面的沙发上坐下,脸上还是保持标准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我们公司有着最成熟的婚礼策划团队,承办过很多富贵人家和明星的婚礼,宴会。针对您不同的需求,我们有多种不同的策划方案,保证能令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陈默指了指孙丽丽:“这些,刚才这位小姐也说过,不用介绍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,不知道陈先生对您和您未婚妻的婚礼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梁静也不废话,开门见山,进入主题。根据她多年来察言观色的本领,看得出陈默不喜欢讲太多客套话。

    “我的要求挺特别的,一时说不清楚。”陈默从口袋中拿出一个U盘递给梁静:“具体的内容,都在U盘里。如果你们能按照里面的要求,策划出一个可行的方案,我们的婚礼就交给你们公司筹办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,我们会请总公司的策划团队策划。”梁静兴奋地接过陈默手中的U盘:“不知陈先生的婚礼日期是什么时候?时间上急不急?”

    “还有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最迟后天给您策划方案。陈先生,您还有其他需要吗?比如婚纱照和婚纱定制?我们这里有最丰富的婚纱摄影团队,也和国际上知名的婚纱设计公司有合作,这些都是我们公司以往最高端的婚纱作品。”

    梁静接过张丽丽手中的相册递给陈默。上面都是一些婚纱礼服,还有婚纱照的作品。

    “婚纱和礼服,我们都有了,婚纱照我们另外确定。”陈默接过相册翻看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行。那陈先生还有其他什么需要了解的?”

    陈默想了想,摇头:“也没有其他事,等你们的策划出来再详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们会用最快的速度给出策划方案。”

    梁静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这事非同小可,若成功接下陈默的婚礼筹备的单子,绝对会让他们公司成为国内最顶级的婚庆公司,真正的名利双收。

    送走陈默和小渔,梁静浑身激动,二话不说,第一时间拨通总公司的电话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