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欢迎光临,帅哥美女是想拍艺术照吗?”陈默和小渔小蛮刚进入摄影点,一名长相清秀的女孩就迎了出来,微笑看着三人。

    感觉戴眼镜的陈默有点熟悉,当没敢仔细盯着他看,毕竟不礼貌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看看。”陈默礼貌地朝清秀女孩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清秀女孩微微一笑,没有多问。场上的客人不多,只有两个年轻女孩,不过注意力都在摄影小店上贴满照片的墙上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快看。这些照片好有趣,每一张照片,上面都有一首小诗。”小蛮取下墙上的其中两张照片,发现照片背后的小诗,如同发现新大陆。

    小诗是手写上去的,字体是有艺术感的行楷。小诗的诗意,刚好切合照片的画面,虽说这些小诗不是传世佳作,却有偶品清茶的味道。

    强上的照片很多,有上百张,都是一些街拍,看上去就是有灵感的顺手拍摄,非常自然有意境。

    有老人的欢笑,小孩的哭泣,逛街的情侣,还有雨幕下的小鸟,或者是一株小草等,各种各样,每一张都非常精致,后面也带着一首小诗。

    “我们老板是摄影爱好者和诗歌爱好者,平常喜欢抓拍一些让他有灵感的景物,然后写一首小诗在相片后面,放到小店的墙上,让客人欣赏。

    如果喜欢,投两块钱到那个捐款箱就可以带走相片,去除洗照片的成本后,我们老板会将剩余的钱全部捐给慈善组织,每人只能买一张。”

    清秀女孩见陈默几人喜欢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挺有创意的。”陈默拿起一张照片翻看,确实看见上面的一首小诗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看那张相片,是你和姐姐的电脑桌面和手机壁纸。”小蛮指着摄影店上方最显眼的位置上,被相框装裱起来,挂在墙上的一副相片。

    相片是两个夜光下拥吻的恋人,夜色朦胧,看不清情侣的相貌。两人青涩的动作,在夜色的承托下,显得非常自然,还有恋人之间的羞涩与甜蜜感洋溢出来,很有感染力。

    这张相片,陈默和小渔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这是当初陈默夺走小渔初吻时,被一个摄影爱好者抓拍的。那位摄影爱好者还征求他们的意见说要拿去参加摄影大赛,当时见照片认不出他们的模样,他也没介意。

    “这照片也是你们老板的?”陈默指着相框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们老板最得意的一副作品,名字叫《夜光》,这是他上次参加全国摄影大赛的作品。出去找灵感时,抓拍到这一幕。这张照片,拿到全国摄影大赛的金奖。

    当时摄影大赛以“爱”为主题,有亲情,友情,爱情等分类,这是爱情类金奖作品,非常有意境。”

    清秀女孩见陈默对照片感兴趣,反正暂时没客人,就自豪给陈默介绍。毕竟全国摄影大赛金奖,全国也才那么几幅,也说明了他们老板的拍照功底还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陈默和小渔也有些惊讶,当初那个摄影师告诉他,已经入围摄影大赛,没想到最后居然拿了大赛金奖。

    “版权卖吗?我想买下这种照片的版权。”

    “有挺多人找老板授权照片,用作宣传,但其他照片的版权都卖,这张照片的版权,他一直不愿意卖。”听到陈默要买版权,清秀女孩有点惊讶:“我帮你打电话给老板吧,他现在估计在街拍找灵感,你亲自和他说。”

    清秀女孩拿出手机,拨通一个号码,响了几下,对面拒绝接通后,清秀女孩也知道老板收到他的来电,几人开始等待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和姐姐喜欢这张照片,我知道,可为什么要买版权?”小蛮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她见过很多次,陈默和小渔的手机还有电脑上,桌面都是这张照片,所以她刚才见到这张照片才会好奇,现在见到陈默要买版权,就不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等下再告诉你。”小渔也开口。

    这是陈默夺走她初吻的照片,非常有纪念意义,现在回想当初自己的初吻被夺走时的心情,小渔心头有点羞涩又有点甜蜜。

    “有故事,有奸情。”小蛮见到小渔的模样,立刻知道里面有故事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一个青年就走进摄影店,穿着格子衬衫,后面的头发扎起小辫,留着络腮胡子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脖子上还挂着一副相机,看起来有点艺术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乔琪,是这三位需要拍照吗?”

    梁志航打量一眼陈默,还有旁边的小渔。见到两人时,他有一种熟悉感,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位先生想买那副《夜光》的版权,我就通知你回来了。”清秀女孩解释说道。

    “买《夜光》的版权?”梁志航直接摇头,拒绝说道:“抱歉,帅哥。这副《夜光》的版权不会卖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为什么不卖?”

    “当时拍摄的情况有些特殊,我未经那对情侣同意抓拍的,虽然事后征求他们同意让我拿照片去参加摄影大赛,但我也不能私自以营利为目的,这是对他们的不尊重。况且这是我感觉最完美的一副作品,不会卖掉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。”

    陈默给出一个价格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价格,清秀女孩都被吓到。一张照片十万,这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价格。

    梁志航也被陈默的价格给惊到,最后还是摇头:“先生,不是钱的问题,是原则问题。”

    见梁志航不为所动,陈默有些惊奇,倒是挺欣赏对方,毕竟坚持原则的人不多。不过想想卖照片募捐这事,说明眼前的人,还是有点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那这张照片的主人公想买下版权,你愿意卖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梁志航一愣,多看了陈默一眼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理解的意思。”陈默牵过小渔的手,摘下眼镜,微笑看着梁志航。

    “陈默?”

    梁志航见陈默摘下眼镜,立刻认出来。这张经常出现在新闻上的脸,在滨海市,绝对比市长还出名。

    刚才他只是感觉熟悉,又出现在这样普通的步行街上,压根没往陈默身上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本来想到处逛逛,没想到看到这张照片。你忘记拍这张照片时的情况了?”陈默指了指墙上的相框。

    梁志航看看相片,再仔细看两人,猛然回想起当年抓拍到照片那天晚上的情况。时间太久,他当初没刻意记两人的模样,现在回想,好像当初抓拍的情侣,慢慢与眼前的两人重合。

    天啊?我做了什么?陈默当初恋爱接吻时,被我给抓拍到了。

    梁志航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他最喜欢的照片的主人公,已经是大名鼎鼎的陈默,他却不知道,怪不得刚才会有感觉熟悉。

    “版权可以卖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,版权免费给你。我都没想到,当年抓拍到的会是以后的大人物。”梁志航不再坚持。

    “这家摄影店是你的?”在梁志航去提照片版权信息时,陈默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摄影和写诗是我仅有的两个爱好,没其他本事,就开了一家摄影店。爱好的同时,也是工作,乐在其中。”梁志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,不如请他帮我们拍摄婚纱照,也算是难得的缘分。”小渔走到陈默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陈默正有此意,没想到小渔也提出来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梁志航才将照片的授权协议和照片的原图给陈默,照片的永久版权,归陈默所有。

    “以后这张照片,就改名叫做《沉默的鱼》。”陈默将授权协议递给小渔收好:“你的银行账号多少?我给你版权费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说了免费就是免费。毕竟当初我也怪不好意思的。没想到我当初随手抓拍的人,居然成为传奇人物,而且我的相片还拿到金奖,这件事说出去,我都感觉神奇。”

    梁志航半开玩笑说道。

    陈默也没有再强求,这个梁志航性格确实奇怪,有着自己的原则。

    “我和小渔准备举办婚礼,现在准备拍摄婚纱照,我们也算有缘,想邀请你帮我们拍摄婚纱照,可以吗?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你不邀请更加厉害的摄影师帮你拍摄吗?”梁志航惊讶问道。陈默现在的身份,想请什么著名摄影师都请得来,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摄影师而已。

    “著名摄影师拍摄的明星婚纱照,和一般人的差不了多少,况且缘分请不来。”陈默笑道。

    “行,这个生意我接了。”梁志航也没有再矫情,爽快答应,给陈默拍摄婚纱照,也是一种荣幸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有空,我让司机过来接你?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吧,我今天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明天让司机来接你。”陈默点头:“这个照片,我就带走了哦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梁志航也没有不舍。

    陈默离开后,梁志航还是感觉神奇。当初随手抓拍,没想到出现这种惊奇的巧合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认识陈默?”清秀女孩惊奇看着自己的老板,感觉第一次认识这个文艺的‘大叔’老板。

    刚才可是滨海市的传奇男子陈默,居然和老板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张照片的主人公,就是他和他的未婚妻,当初被我抓拍到的就是他们,刚才仔细想才想起。”

    梁志航走进摄影小店,留下呆呆发愣的清秀女孩。

    “姐夫,为什么你一定要买这张照片?”小蛮拿着相框看了又看,没发现相片有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“问你姐。”陈默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姐姐,快说快说。”小蛮迫不及待看向小渔。刚才陈默和梁志航的对话她没听到,所以还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上面的主人公是我们,那是我的初吻,当时被他抓拍了。”小渔有些羞涩说道。

    “0o0”小蛮目瞪口呆:“你们在海堤上当众接吻啊?初吻是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