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纽约时报消息:岛国沦陷,岛国发现新型计算机病毒,传播速度之快,超越史上任何一次计算机病毒。目前,岛国政.府机构,银行,交易所,公司,医院,机场,个人电脑,所有联网计算机,全部感染这种计算机病毒。岛国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中。目前尚未有组织和个人宣布对此事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彭博社消息:岛国银行计算机系统被未知病毒入侵,计算机无法工作,所有ATM机自动喷吐钞票,银行损失现金,不可估量。”

    “路透最新消息:岛国所有机场被未知病毒入侵,机场指挥中心服务器感染,所有计算机失去控制,机场已暂停所有航班,目前网络安全人员正在全力清理病毒。”

    “泰晤士报道:岛国东京医院,由于病毒入侵电控系统导致断电,多台手术受到影响,超过八位病人因无法及时手术而死亡。据了解,岛国其他城市医院也受此次病毒入侵影响,具体损失,还在统计。”

    “环球消息:岛国数千家企业,被未知病毒入侵,大部分公司运作受影响,损失不可估量。岛国交通指挥系统被未知病毒入侵,交通灯混乱,在东京已导致至少二十场车祸,具体数字,还在进一步统计。”

    “华尔街日报:岛国交易所因未知病毒入侵,停止交易。岛国市场陷入混乱,损失或超千亿美元。岛国经济可能因此次未知病毒事件,倒退0.5%。”

    “BBC新闻消息:安装行军蚁公司白蚁系统的计算机用户,未受病毒影响。此次病毒事件,或与行军蚁公司有关。可能是华夏行军蚁公司为争夺计算机系统市场份额,用卑鄙手段散播此次病毒。”

    “朝日新闻:突如其来的计算机病毒,在不到两个小时内,感染国内所有联网计算机。国内银行,政.府机构,机场,医院,企业,个人电脑无一幸免。计算机防火墙在它面前形同虚设。这是一场网络恐怖袭击,疑似华夏黑客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的消息,通过各个国家的权威媒体,消息被疯狂转载评论,第一时间被传遍世界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看到各种各样的消息,举世震撼。

    一个国家的网络,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,被未知病毒占据。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,整个国家陷入瘫痪,这种事情,在互联网发展史上,从未出现,哪怕上次‘小丑病毒’危机,也只是绑架一座城市的网络。

    此次病毒,让一个国家陷入半瘫痪状态。

    而且传播速度之快,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。才两个小时,就传遍整个国家的网络,看到新闻的人,第一时间将自家电脑的网线拔掉,备份电脑中的重要资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海岛龙湾,这里被誉为天下第一湾,与夏威夷,普吉岛等地方齐名,属于国家级旅游景区。

    细软的海滩绵延数公里,长度约是夏威夷沙滩的3倍,海水能见度有7-9米,海底珊瑚礁保存十分完好,热带鱼种繁多,是国家级珊瑚礁重点保护区。海湾面积66平方公里,这里不仅是滨海浴场还是难得的潜水胜地。

    热带雨林景观,天下第一海景和海底世界。

    对喜欢大海的小渔而言,这里成为她蜜月之旅的首站。潜水完毕,回到海景别墅,陈默刚打开手机,墨女的投影就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默哥哥!”

    听到墨女的声音,陈默眉毛一挑。一般而言,墨女主动找他,都是有事发生,需要他做决定的事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公司有急事?”小渔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,你先进去换衣服,我问问就行。”陈默安慰一声,拿着手机走向阳台。

    “墨女,怎么啦?”陈默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岛国东京,发现病毒式人工智能。”

    墨女的全息投影跳了出来,浮在半空中。刚说完,就跳出各种新闻页面,都是关于岛国被位置病毒入侵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病毒式人工智能?”

    陈默眼皮一跳,快速浏览跳出来的新闻页面,这是墨女第一次跟他说发现人工智能,而且还是病毒式人工智能。换而言之,病毒式人工智能,具备一定的智能性,还具备有病毒的一些特性,无法控制。新闻已经报道,如今整个岛国的网络,都已经被这种病毒式人工智能控制,造成巨大的混乱。

    这才过去几个小时而已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出现的?”陈默脸色有点慎重。

    “两个小时前,它叫‘天照’,首次在东京大学的人工智能研究所联网机器学习,是东京大学研究所开发的人工智能。通过机器学习,它慢慢壮大,控制东京大学的计算机,从东京开始,迅速向岛国扩散。”墨女说道:“它扩散的子程序,不具备破坏性,但传播性和控制性还行,现在占领岛国的网络,向国际网络扩散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强大的传播性?”

    “它的核心,有上次‘小丑病毒’的半智能程序代码,就是林舒无意间写出来的那个,这部分智能代码,经过小丑组织拓展后,现在又被东京大学的智能团队优化,和传统人工智能程序结合运行,变成一只畸形的小虫子,具备初步智能性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办法毁掉它?”

    陈默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岛国人居然将汉字编程的智能程序和传统的人工智能程序结合,制造出一个畸形的人工智能。

    虽说畸形,但也算成功了,不得不说,想出这个方法的人是一个鬼才。

    “散布在网络上的子程序,可以查杀。但它的核心源代码已经断网,刚才没有默哥哥的命令,墨女没有销毁它。现在墨女毁掉它在网络上的触手,但下次它联网,若核心架构的智能程序不变,还会发生同样的事。”墨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么?”陈默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这场由东京大学人工智能研究所引起的危机,如果由他悄无声息帮对方解决,似乎没有任何好处。无法毁掉这个畸形人工智能的根源,他如此行动,似乎是做无用功,还帮岛国走出危机。

    “它能威胁到你吗?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,对墨女来说,它只是一只杂交的畸形小虫子,可以随便查杀。”

    “它无法攻破白蚁系统的智能防火墙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墨女说道:“不过它有比小丑病毒更强的智能传播能力,能检索其他计算机系统防火墙的漏洞,所以才能这么快占领岛国网络。公司现有的杀毒软件,无法查杀,必须升级。白蚁系统的智能防火墙,只能阻止它入侵,不具备查杀功能。它的智能程度,应该和你对话的‘夏娲’相差无几。”

    陈默抬头看着外面的大海,在思索对策。

    危机已经发生,若可以连同那个智能核心一起毁掉,哪怕是帮岛国人一把,他也不介意。

    但如今无法毁掉智能核心的程序,他出手,帮助岛国人解决危机,而智能核心的源代码,还在岛国人手中,根本不能阻止岛国人继续研究那个人工智能,说不定下次出现,更加糟糕。

    没理由让他来帮岛国人擦屁股,这场危机,只是威胁网络安全,并不是威胁人类的存亡。

    “默哥哥,要不要清理掉它们?”墨女问问道。

    陈默看了其中的几条报道,眼神微眯,轻轻摇头:“暂时不用,先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