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军蚁公司要召开记者会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,所有记者都快速赶往行军蚁公司,早早进入记者会的会场等候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去不到两个小时,会场上已经人头攒动,每个记者都长枪短炮,等待着行军蚁公司人员的出现。

    现场内,驻扎在公司旁边的特警支队,都已经调派人员过来维持秩序,生怕出现问题。这个时候,行军蚁公司正处于风口浪尖,谁也不敢肯定,等一下记者会不会发生什么冲突。

    场上的直播镜头,将这一幕传遍全球各地。

    这是‘撒旦’计算机病毒爆发后,行军蚁首次召开记者会。每一个关注‘撒旦’风暴的人,都在直播的镜头前,期待得等着记者会的开始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现场出现骚动,赵敏在众人的目光中,从后台走出来,手中拿着一份文件,面无表情地走上招待会的舞台。公司其他高层,也在赵敏两边坐下。

    咔嚓!咔嚓!……

    整个会场,都是相机的闪光灯和快门声。

    “各位媒体界的朋友,大家好,我召开这个记者会,是有两件事要宣布。”

    赵敏开口,场上窃窃私语的声音消失,只剩下快门声。

    “第一件事,我代表行军蚁集团在这里对美国无理的制裁做一个回应。我们公司决定,全面退出美国市场。在美国制裁没有撤销之前,我们集团不会考虑,也不会寻求任何努力进入美国市场。

    同时,我代表公司宣布一个决定,终止美国及澳大利亚向我们公司下的所有地震仪订单,以后不再向美国及澳大利亚提供地震仪。”

    这个镜头,通过直播传遍全球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在暗自咋舌,哪怕现在行军蚁集团处于舆论的下风,被全球怀疑针对,还是那么强势,居然敢对美国制裁做出反击。

    被美国制裁的公司,都是忍气吞声,而行军蚁却敢做出反击。偏偏地震仪被行军蚁公司垄断,而且是极度重要的产品。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不卖给他们,未来一段时间内,美国与澳大利亚两国一旦发生大地震,两国政.府背负的骂名和压力就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搞不好两国政.府会被游行示威的灾民口水喷死,到时候还要重新来求着行军蚁集团卖给他们地震仪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件事已经足够证明,行军蚁公司已经有足够强大的资本,并不是任人揉捏的公司。

    “第二件事,是关于东京大学暗示是我公司散播‘撒旦’病毒一事。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各位,‘撒旦’病毒一事,与我公司无任何关系。东京大学这样暗示的目的,我们很不解。这是很明显的栽赃陷害,我们现在不得不猜测,他们这样做的目的,是拿我们当替死鬼,转移注意。”赵敏不慌不忙说道。

    场上的记者已经出现一丝骚动,纷纷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“你们胡说,不要脸的公司,害了我们国家陷入混乱,你们必须赔偿我们国家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一名岛国记者脸色气愤,站起来指着赵敏,用日语开骂,刚想冲出来,就被负责安保的特警和保安拦住,赵敏的身前,也被两名保镖挡住。

    场面出现骚动,所有记者都兴奋地将镜头对准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将这位记者请出去。”赵敏看着这一幕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场上的保安听到指令,立刻架着挣扎的岛国记者,不顾他的喊叫,抓住他离开发布会现场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一个插曲,我不希望再闹出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将那名记者带离后,赵敏继续开口,强势的语气,将骚动的场面再次压下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说到,东京大学最大的可能,是转移注意力,拿我们公司当替死鬼,因为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散播‘撒旦’病毒。

    可能很多人以为,‘撒旦’病毒能让我们公司获利,所以认为我们是散播‘撒旦’病毒元凶。我们公司有数十种产品获得收益,专利更是不少。白蚁系统的营收,连前五都没排进。

    运用到我们董事长婚礼的大型全息投影仪技术和新材料技术,也早已成熟,这些先进的技术,我们甚至都还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发布上市。

    我们有大量的技术可以通过正当,合法的手段,光明正大地获得源源不断的收益。为什么要处心积虑赌上偌大的公司,来做这种违法的事?为什么冒着陪葬整个公司的风险,去赚那点钱?谁能给我说出一个原因来?难道我们公司高层都缺心眼?这种想法很可笑,也很愚蠢。”

    赵敏的一连串反问,让所有记者和直播画面前的人都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行军蚁公司确实没有理由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营收。全息手机的营收,已经让行军蚁公司躺在钱堆里滚三滚,其他技术,都是赚钱非常凶狠的技术。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又不是走投无路,没有任何理由去冒这种险。

    说出这个问题后,赵敏目光对着场上的镜头上一扫而过,轻轻一笑,仿佛是对着东京大学的人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赵敏女士,美国认为行军蚁公司威胁到他们国家安全,是不是可以认为,他们认定你们就是幕后黑手,而白蚁系统并不安全?而你们取消,地震仪的订单,是不是对美国的反制裁?”一名记者站了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美国哪次制裁华夏的公司,没说威胁他们国家安全的?这种说法,大家心里明白怎么回事就行。我重申一遍,我们与‘撒旦’病毒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。

    我们公司的白蚁计算机智能操作系统,拥有目前最先进的智能防火墙,能够防住‘撒旦’病毒的入侵,是互联网安全最后的防线。而他们却感觉不安全?那其他沦陷在‘撒旦’上的计算机系统算什么?

    至于取消地震仪的订单,美国商.务.部都下令,不允许我们公司所有产品进入美国市场,地震仪也是我们公司的产品,我们主动取消订单,总比他们来取消会比较好一点,也不用麻烦他们继续找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赵敏女士,东京大学只是说黑手在滨海市,并没有指明是行军蚁集团,你们现在算是对号入座吗?为什么认为东京大学是栽赃陷害你们?”

    “首先是对号入座的问题,不是我们想对号入座。而是他们的暗示太明显,外界的媒体报道的时候,都拿我们公司来胡乱猜测,是众多媒体帮我们公司对号入座。

    我们是企业,他们是学校,双方并没有利益冲突,也不存在竞争。我们没有理由去做这些事,肯定是清白的。而他们却无缘无故暗示是我们所为,站在我的角度来说,他们是做贼心虚,贼喊捉贼,所以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认为,他们可能就是幕后黑手。”

    ‘撒旦’是人工智能这个消息,肯定不能向公众公布,否则后果很严重,所以赵敏说话很有分寸,并没有往‘撒旦’病毒的身上说太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京机场,一个衣着普通的青年,正坐在机场的候机室看着新闻直播,额头上冒着冷汗。

    他就是东京大学人工智能团队的流川名,也是出主意找替死鬼的人。

    他天生胆小,出主意嫁祸行军蚁集团,也是为了暂时稳住团队的人。他知道,这么大的事肯定瞒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因为‘天照’的破坏太大,他们团队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编写出清楚程序。他比谁都清楚,那是一个人工智能,普通杀毒软件,根本无法查杀‘天照’。

    留在岛国被查出来,他们可能面临着牢狱之灾。昨天晚上,他已经暗中订了机票,只要离开岛国,至少他的安全有保障。

    铃铃铃……

    手机铃声将他惊醒,看到来电,流川名犹豫着接通。

    “村上老师,有什么事吗?”流川名尽量让声音表现得自然一些。

    “过来一趟实验室开会,有些事需要大家商量。”村上止水的声音非常凝重,还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流川名说道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听到机场登机的通知,流川名关掉手机,拖着行李箱,快步朝登机口离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