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京大学人工智能研究所,村上止水及整个研发团队的人,脸色都不好。

    流川名跑了,电话也打不通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天,都在研究清除‘天照’的方法,因为闯下的这个祸太大,岛国的损失已经是天文数字,但一直找不到有效的清除方法。

    现在流川名逃跑,让他们深感不安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行军蚁公司已经将一部分目光转到我们身上,万一事情暴露?让人知道,‘撒旦’病毒就是我们实验室研究的‘天照’,我们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彻底删除‘天照’的程序,毁灭证据。就算查到我们身上,我们统一口径,没有证据,也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村上止水脸色阴黑。

    “‘天照’最接近高级人工智能,我们好不容易成功,它是我们团队的心血,不可能毁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其中一名头发花白的带头人终于忍不住开口,声音中带着愤怒:“祸端已经闯下,流川名跑掉,万一事情暴露,我们所有人都要完蛋。当初‘人工智能混血儿’计划,是你提出来的。闯出这样的大祸,你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,其他人的办法,你又不用,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东京大学的一辆面包车上,密密麻麻各种仪器。

    冈田白羽戴着耳机,脸色惊骇,不仅是他,他的几名手下,脸色同样震惊,似乎听到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是被派遣前来调查‘撒旦’病毒的专案组,为了尽快找到幕后黑手,他们明面上有一组人员,暗地里也有一组人员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知道,东京大学是‘撒旦’病毒传播的源头,只是没办法锁定具体人员。

    根据他们破案专家的推测,东京大学计算机安全团队出来暗示行军蚁公司那一刻,他们就开始关注东京大学安全团队。

    源头在这里,哪怕他们说是别人攻击,但不能排除他们本身的嫌疑。

    这几天,针对东京大学的计算机安全团队的调查一直都在暗中进行,直到他们将目光转移到工智能研究所的团队上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在研究团队的人身上安装了微型窃听器,没想到听到一个这么恐怖的消息。

    ‘撒旦’病毒是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产物,而且还是一个高级人工智能。

    这已经超越网络安全的范畴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边上的组员惊骇地看向冈田白羽。

    那是人工智能,电影上的人工智能危机有不少,但没想到,在现实中已经发生。虽然影响没有电影那么恐怖,但也足够震撼。

    “将他们团队所有人控制起来,不要走漏消息,我现在联系科长。”冈田白羽果断下命令。

    现在很多人都还以为是行军蚁公司,祸端已经种下,他们必须隐瞒消息,让人继续以为是行军蚁公司所为,这个骂名也不用落在他们岛国身上。

    ‘撒旦’是一个人工智能,这个人工智能在他们国家,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必须封锁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在暗中进行着,无人知晓,而外面的新闻中,此时也异常热闹。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反制裁美国?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认为东京大学贼喊捉贼?

    记者会刚结束,两条热搜就登上各大热搜榜的榜首。特别是行军蚁公司取消美国地震仪订单的事,让吃瓜群众大呼解气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美国制裁其他企业,其他人也只能忍气吞声,现在行军蚁公司取消地震仪订单,明显是回击。

    在已安装地震仪的几个地震频发国家,几次五级及以上的地震,都被准确预报,挽救了不少生命和财产损失。这也是陈默之所以被称为‘时代巨人’的原因,他的国际名望,就是通过地震仪准确预报一场场地震积累的。

    现在行军蚁公司取消美国的地震仪订单,这是变相对美国制裁的反击。

    一旦美国在未来发生地震,因为没有及时安装地震仪预报,那么美国政.府,将会成为灾民和舆论攻击的对象,到时候将危及的执.政.党。

    偏偏地震仪技术被垄断,多个国家想复制地震仪也没有成功,只有行军蚁公司一家拥有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在背后看好戏,连岛国这个‘撒旦’病毒最大的受害者,在没有明确的证据下,都没有公开针对行军蚁公司。

    美国政.府在制裁行军蚁公司时,以为行军蚁公司是软柿子,没想到反而被行军蚁公司强势反击,偏偏原因就是美国拒绝行军蚁公司产品进入美国市场,行军蚁取消订单,一切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取消美国地震仪订单的消息传出,美国洛杉矶、夏威夷等多个地震频发的地区,就传出游行示威的抗议声音,澳大利亚政府也遭受同样的压力。

    这个机会,被两国在野党派当成攻击执.政.党的黑料。

    而作为主体事件,西方主流媒体,对行军蚁澄清他们并非‘撒旦’病毒幕后黑手的事,都默契地选择轻描淡写,不为行军蚁公司做任何辩解。

    国内网络,也在‘有心人’和网络喷子的带节奏下,行军蚁公司的解释,显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每个人关注的焦点不同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‘撒旦’病毒到现在还在网络上肆虐,除非安装行军蚁公司的白蚁系统,否则只能断网或者开局域网使用。

    各大网络安全公司,都在尽最大的努力,试图清除病毒。他们知道,一旦破解,公司将会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流川名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,神色中满是慌乱。

    他记得,刚下加拿大的飞机,坐上一辆出租车就睡了过去,没想到醒过来,就是眼前陌生的环境。

    而且双手已经被手铐铐住,身体也被绑住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为什么绑架我?”看到眼前两个陌生的西方面孔,流川名心头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我们只需要一些答案,只要你乖乖配合,我们不会对你做什么,但如果不配合,我们不介意用特殊手段让你开口的。”黄发男子戏谑地看着流川名,用流利的日语开口:“将你知道的‘撒旦’病毒的事情告诉我们。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流川名神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我们说什么?”另一个络腮胡子的黑人冷笑,拿出一把军刀,慢慢靠近流川名,在他脸色比划比划。

    刀身传来的金属的冰凉感,让流传名心里恐惧滋生,防线也在崩溃。他本来就胆小怕事,才会选择逃跑,没想到倒出来,被秘密绑架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流川名声音中带着恐惧。

    “将你知道是‘撒旦’病毒的事告诉我们。如果你不回答,我们不介意,给你来一刀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。”流川名声音带着恐惧:“我说,我说,我什么都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聪明,你是一个人才,只要将知道的事告诉我们,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,还能给你想要的东西,金钱和美女都有。”黄发男子似乎对流川名的态度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是真的吗?”流川名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杀了你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,只要你将你知道的‘撒旦’病毒的事告诉我们,你想要的都有,金钱,美女,现在可以说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,‘撒旦’的名字叫‘天照’,是我们实验室研发的人工智能。在实验室研究机器学习时,它联网失控,就造成现在的灾难,我们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审问的两人瞳孔大缩。

    ‘撒旦’病毒居然是人工智能,这个消息,在他们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源代码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‘天照’的源代码,源代码在村上老师手上。只有他有权限,获取所有源代码程序。”流川名放弃任何抵抗,他本来就胆小怕事,对未知的恐惧,让他毫不犹豫妥协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那就是说,你没有什么用了?”黄发男子声音有些不友善。

    “我是它的研究人员,我可以给你们工作,不要杀我,我真没有源代码,我只是负责机器学习的部分代码编写而已。”流川名为了保住小命,已经顾不得其他。

    黄发男子给了旁边的同伴一个眼神,丢下流川名离开。

    “联系老鹰,‘撒旦’是一个人工智能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