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中情局。

    琳娜看着赵敏的记者会视频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行军蚁公司的反应挺快的,只要仔细想想,都能确定东京大学内部有问题。

    转移普通人的视野和关注,东京大学的做得非常好。

    给行军蚁公司找麻烦,也是很多人乐意见到的,所以除了华夏官方,没人跳出来质疑东京大学。

    但东京大学那群读书人,只是心急转移目光,却不知道,转移的是普通人的目光,对他们这些特殊人而言,这是明显的破绽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怀疑,‘撒旦’病毒和东京大学有关,也派特工从暗中调查。进展不错,已经锁定人工智能研究所。

    正在琳娜津津有味看着视频时,电话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局长,东京大学人工智能团队逃跑的流川名,已经被我们控制,他交代了关于‘撒旦’病毒的事,‘撒旦’病毒就是从他们实验室传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们,他手中有没有源代码?”

    ‘撒旦’病毒的源代码很重要,从岛国刚开始造成的破坏来看,‘撒旦’病毒,无异于互联网的核武器。

    如果能得到这种智能病毒的源代码,以后对敌国发动网络攻击,‘撒旦’就是最好的武器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原因,才让他们花费巨大的心思去参与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没有,源代码在他们团队领头人村上止水手中,不过他交代了另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他说‘撒旦’的名字叫做‘天照’,不是计算机病毒,是一个失控的人工智能程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琳娜豁然从位置上站起来,声音都带着震撼:“他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将审问他的视频传回给你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琳娜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她联系东京大学的特工,得到的消息却是整个研发团队已经被岛国特殊部门控制,显然岛国人也知道这个消息了。

    拿下装有视频的硬盘,琳娜起身离开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‘撒旦’是岛国的人工智能?”川普惊讶看着琳娜,似乎对这个消息,也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“是的,总统。”琳娜点头。

    拿到消息的第一时间,琳娜就安排人员,想办法从村上止水手中拿到‘撒旦’的源代码,但得到的回复,却是村上止水极其团队,已经被岛国特殊部门秘密带走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想要拿到那个人工智能,通过正常手段,肯定不可能,必须通过特殊手段,比如通过政府施压,或许岛国人会妥协。

    人工智能的重要性可想而知,未来,有一个庞大的市场。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就是靠着人工智能发家,谁掌控人工智能,谁就在未来发展中占据先机。

    他们多次想办法,就是无法获取行军蚁公司的人工智能程序,如今岛国出现一个高级人工智能,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拿到那个人工智能,但研发人工智能的团队,已经被岛国控制起来,所以我们要向他们施压,将研发团队和程序代码,从他们手中要过来。”琳娜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消息是真的吧?”川普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定,我们调查发现‘撒旦’的源头在东京大学。也将目光锁定在人工智能研究所。我们的特工抓住了负责机器学习的研发人员,从他嘴里得知的。”琳娜将流川名的资料放到川普手中。

    看到资料,川普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联系驻岛国大使,让他们将散播‘撒旦’病毒的团队和病毒的代码交出来,你派人过去协助,一定要拿到人工智能,尽量不要暴露凶手是岛国人,实在不行,再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川普显然明白人工智能的重要性,没有到必要的时刻,不能随便向公众宣布,‘撒旦’是一个人工智能。当然,这里面也有他自己的考量。

    他才刚以‘撒旦’病毒的事件为借口,认为行军蚁公司威胁美国安全,制裁了行军蚁。如果真相曝光,他的制裁,就是自己打脸。

    虽然他脸皮够厚,但制裁也没过两天。

    岛国。

    首相府祗会议室内,场上的人脸色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‘撒旦’病毒是东京大学的人工智能研究所研究出来的,这是一个坏消息,这意味着始作俑者,是他们自己的人,一切都是自食恶果。

    安北更加神情复杂,他知道场上一些人不知道的消息。

    ‘撒旦’是一个准高级人工智能,这是一个不算太好,也不算坏的消息,因为这个人工智能还不完全成熟。

    现在美国人也查到‘撒旦’病毒的幕后黑手是村上止水团队。美国政府让大使向他施压,要求他们交出村上止水的团队,带回美国受审。

    因为村上止水团队散播的‘撒旦’病毒,攻击了美国网络,损害了美国的利益。

    他不敢肯定,美国人有没有知道‘撒旦’病毒是一个准高级人工智能,如果知道‘撒旦’是一个人工智能,他们将人交出去,就是肉包子打狗。

    但若不交出去,他们岛国恐怕会面临的是美国人的制裁,甚至说不准消息还会被暴露出去。

    美国人对岛国的控制,远比想象的要深。谁也说不准,他们内阁的官员中,有几个是亲美的人员,反正历届与美国作对的首相,全部未满任期下台。

    他也是变现足够的亲美,这个位置才保留至今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好的想法?”安北开口。

    场上没人说话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混到这个位置,他们都不笨,这个时候开口,他们也不知道该向着哪边。一边是美国,一边是他们自己的国家,稍有不慎,他们的政治生涯就会到此结束。

    “不如让他们的人来这里审问,我们协助他们,不让村上他们离开我们的视线便可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默哥哥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南海三亚,陈默和小渔刚起床吃早饭,墨女的声音就从手机里传出来,背后的全息投影,也跳出墨女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,有什么消息?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“东京大学人工智能团队已经被岛国人控制,一名团队逃跑的成员,也被美国特工暗中抓捕。现在美国人在向岛国施压,要求他们交出人工智能团队和‘天照’的源代码。”

    “‘天照’是什么?”吃着早餐的小渔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‘撒旦’病毒,它是东京大学人工智能研究所开发出来的人工智能。联网机器学习失控,最后造成计算机被控制的病毒灾难。这件事,普通人还不知道,以为只是普通的计算机病毒。”陈默解释说道:

    “原来这场互联网灾难是这么来的。”小渔恍然大悟,怪不得东京大学要陷害他们,原来是找替罪羊。

    这两天,因为行军蚁公司被抹黑,她都没有心思度蜜月,和陈默在这边休息,让陈默有时间关注公司的事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准备怎么处理?”小渔问道。

    “将消息告诉赵敏,她知道怎么把握分寸去处理,只是没想到,美国人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美国人抓住一名研究人员,肯定知道‘撒旦’是一个人工智能。现在向岛国政府施压,不用想也知道,想得到那个人工智能,偏偏他没办法毁掉那个人工智能的代码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