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瑞典皇家科学院2日宣布,今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华夏科学家陈默,以表彰他在地磁与空间微物理场探测领域的非凡贡献。”

    他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消息,让整个世界为之沸腾。

    诺贝尔奖中,物理学奖是份量最重的奖项,也是历年物理学奖中,众人最关注的奖项。

    自地震仪出来后,陈默获诺贝尔奖的呼声很高,但一直没有任何消息,今天终于有消息,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历史上,有不少华人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,但获奖者都不是纯粹的华夏科学家,甚至都不是华夏国籍。

    陈默是首位华夏土生土长的科学家。

    地震仪的地磁异常波动检测和空间物理场监控结合的物理机制,制造了地震仪,能预警地震,这是造福人类的技术。

    陈默获得诺奖,也是众望所归。

    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名头,让无数华夏人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这个奖项,是很多华夏人心中的一道坎,如今陈默终于打破了这道坎,推开了这道大门。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就是陈默建立起来的,虽然陈默并未获得任何国际奖项,但在计算机、材料和光学等学术领域,陈默就是权威。

    如今有着诺奖光环的加持,在普通人心中,他已经算是活生生的传奇人物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,获得诺贝尔奖。”陈默正在实验室里,赵敏的全息投影视频落在他面前,柳眉间带着喜色,显然此刻的心情非常好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陈默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是这不冷不热的模样?”

    赵敏对陈默的反应有些受伤,陈默从来都是一副淡定自信的模样,很少见他情绪有太大的波动,明明年龄比她小,却比他还沉稳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研究领域最高的奖项,不应该很激动,很兴奋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!什么时候,等‘陈默奖’成为全球技术领域的最高奖项,那才是应该高兴的。”陈默悠悠说道。

    还行??

    听到这答案,赵敏抚着额头,这家伙在他面前装了。

    陈默是第一个敢说诺贝尔物理学奖‘还行’的获奖者,还想取代诺贝尔奖,成立‘陈默奖’,不得不说,很有想法。

    “知识限制了我说话的口气,你这话放出去,是要被打的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,别紧张。人生那么多乐趣,不要那么认真啊。获奖这种事,平常心就好,这个奖对我而言,并无太大影响。我并不需要什么奖项来充实我的荣誉。”陈默无所谓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平常心。”赵敏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多少科学家,一生最高的目标就是那个领奖台,结果陈默却说平常心,多少人能平常心?

    “好像都没听说你获得过什么国际性奖项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没有发表过研究论文,没去参加过国际学术论坛和会议,研究的东西,都在公司用来赚钱。

    研究地震仪的时候,心血来潮,发表了那个地震探测可行性论文,结果被全世界的人换着花样嘲讽,当时把小渔给气坏了。没想到因为那篇心血来潮的文章,获得诺贝尔奖,想想挺讽刺的。”

    陈默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他研究的东西,除了墨女辅助下设计开发的技术,那些技术理论,都是从创业小项目里面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创业小项目里面的技术太过前卫,很多技术都算是顶尖技术,所以陈默也不再向外界发表任何论文,避免技术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也因为他并不需要那些论文来帮自己增加荣誉和研发经费,所以很少对外发表论文。

    “要是想拿奖,我现在搭建的【星环】,里面的技术能包下未来五年内的诺奖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敢说。”赵敏苦笑无语,但陈默说的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敢说出这种话,赵敏肯定以为他是吃错药,但出自陈默的嘴,她也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赵敏知道的【星环】里面的技术,就要常温超导材料和偏滤器的液态金属,这些都是诺贝尔奖级别的技术。还有很多突破性的技术她也不知道,陈默说包揽未来五年的诺贝尔奖,还真有那个可能。

    似乎诺贝尔奖对陈默而言,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滨海大学发来邀请,希望邀请你回学校讲座,给你的师弟师妹做一个榜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吗?”沉默思索过后,点头答应:“可以,回去一趟吧。这个星期六下午,我找半天时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忙吧。”

    陈默结束和赵敏的全息视频通话,前往星环实验室。现在他做梦都想【星环】搭建成功,可以让他早日进行做受控轻核聚变的研究。

    刚到星环实验室,团队内的人,以及万远曦都纷纷道贺,众人神色中都是敬佩与羡慕。

    陈默获得一个象征最高技术的诺贝尔奖,还是分量最重的物理领域。陈默比他们的年龄都小,却已经摘下他们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触及的成就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都是博士后,在其他同龄人面前,他们都是天才人物,现在他们发现,对陈默而言,他们都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这是和传奇同一个时代的幸运,也是和传奇同一个时代的悲哀。

    “谢谢各位,得奖的事先放一放。这段时间大家努力一下,争取早日将【星环】搭建成功,这才是重中之重。”陈默看着眼前的半成品【星环】装置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默的话,所有人多打起精神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【星环】才是重中之重,诺奖只是公布得奖的人名而已,距离陈默站上那个领奖台,还有两个月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,足够做很多事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是偏滤器的安装,按照全息演示的步骤安装,这个很关键,大家安装的时候,要特别注意。”

    研究人员再次沉浸在搭建【星环】的工作中。

    “陈院士,那个‘星柱’里面的导体材料,真的不能给看看吗?”万远曦厚着老脸凑到陈默身边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能。”陈默摇头。

    “说说也行,它有什么特殊性质和功能?”万远曦搓着手,一副渴望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是搭建工程的负责人之一,陈默连他都保持神秘,让他不好奇得不行。为了看看那些材料的特殊,他将老脸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反正今日华夏很多强大的科技技术,都是先辈老师厚着脸皮开创出来的,他自然也学到厚脸皮的技巧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没到公布答案的时候,别着急,很快会知道的。”陈默毫不在意万远曦的好奇:“理论消化得怎样?”

    “还行,高温等离子体研究也有几十年的经验,这理论和原来的有异曲同工之妙,收获不小,要找机会总结实践。”万远曦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核聚变专业的人才他暂时没有,因为技术很重要,外人接触越少越好,所以以后维护,还有靠万远曦等人协助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