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典,一家高级酒店房间内,五个人,三男两女。气氛很沉闷,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对面而坐,一个白色高领毛衣,拿着杂志,安静得如雪中白莲,给人高冷之感;另一个女人穿着深V黑裙,大片雪白暴露在空气中,红唇抿着红酒,性感如火,带着黑夜的魅惑。无形中,两人有一种针锋相对之感。

    其他三人,都在做着自己的事。一个络腮胡汉子,手中拿着一本《废墟上的家》,专心致志看着,面无表情。另外两人站在窗口看风景,一壮一瘦,对比鲜明。

    没人说话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什么时候,我们的家乡,才会有这么安宁?”站在窗口看风景的精瘦男子开口,打破沉闷的气氛。

    声音一落,安静的房间出现一丝动静,四人转头看了一眼精瘦男,继续若无其事地做着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络腮胡汉子放下书本,歪歪脑袋想了想,有点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神降临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答案让房间内的气氛再次陷入沉闷。

    “说那些没意义的事,不如讨论,这次我们的目标是谁。”窗口的壮汉子抽了一口雪茄开口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那个华夏人”精瘦汉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直觉告诉我,不是那个华夏人。”高领白毛衣的女人放下杂志,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她一开口,其他人都停下来,因为白迪的直觉一向都很准。但这次行动,不是那个华夏人,还能有谁,让组织冒着被发现的危险,派他们过来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打赌,是那个华夏人。”黑裙性感女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白迪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输了,谁先上。”性感女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输多少次了?粉嫩都变紫黑了。”白迪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好狠。

    场上三个汉子脸色肌肉抽搐,眼皮直跳,不敢有表情,装作没听见,该抽烟的抽烟,该看书的看书。

    两人无形的对峙气氛再次出现,没多久,房门传来声响。一瞬间,五人都看向房门,身体绷直,房间内的气氛瞬间冰冷得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房门打开,一个穿着蓝色条纹西服的男人进入,房间内让人窒息的气氛才消弭于无形。

    利瑞克好像没事人一样环视一周,确认人都到齐,利瑞克从公文包中拿出五份资料丢到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此次行动的目标。”利瑞克沙哑的声音,如同泡沫摩擦粗糙墙壁,让人听到会有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五人早已习惯利瑞克沙哑低沉的声音,拿起资料,眼神闪过一丝惊讶。不是惊讶目标的身份,而是惊讶目标与他们所想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老头?为什么不是那个华夏人?”艾莎舔舔红唇坐直身体,深V领的黑裙,随着她的身体扭动,雪白的春光若隐若现,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三个汉子脸皮抽了抽,认真地看资料。旁边的白迪,冰冷的脸也难得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顺便将那个华夏人也抓回去?他挺厉害的,组织肯定喜欢的。”精瘦男子放下手中的资料开口。

    “嗬嗬嗬……”利瑞克笑声怪异,若不看他的表情,根本不知道是在笑。

    利瑞克的笑声,让五人心头一凛,不敢再多话。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们,每当头发出这个笑声,都会很恐怖。若触怒他的眉头,下场会很惨。

    “那个华夏人,不是我们想抓就能抓得到。不要自作聪明,节外生枝,耽误组织的计划,嗬嗬嗬……后果你们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五人立刻闭嘴,不再谈论这件事。

    见几人识趣,利瑞克没有再多说,进入主题:“现在开始安排任务,这次你们谁先上?”利瑞克在艾莎和白迪两人之间来回询看。

    白迪嘴角露出一丝笑容:“还是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默端着一杯水站在酒店的窗口,俯瞰着斯德哥尔摩这座城市。

    早在昨天,他们就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欧洲的城市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,保持着复古的模样。这是陈默第一次出国,没有太好的感觉,也没有太差的印象。

    但和国内城市相比,这里少了现代都市化的观感,生活节奏慢很多,不见有行色匆匆的人。

    在他旁边,是张欣欣,也是唯一一个跟陈默过来领奖的人。父母一辈不懂英语,不凑热闹,就没有过来,小渔怀有身孕,不便颠簸,所以张欣欣是最适合陪同陈默出席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欣欣,穿着一套蓝色的长裙礼服,看起来非常活泼,带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气息。

    没多久,蓝溪拿着一套礼服进入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朱荷和洛雨看了她一眼,轻轻点头致意,继续在一旁站着。

    这两人对蓝溪而言是陌生面孔,之前并未见过。但陈默她说,朱荷和洛雨是他的临时秘书和生活助理,协助她,负责陈默身边的一些工作。

    聪明如她,立刻明白两人的身份,就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在蓝溪记忆里,这是陈默第一次出国。平常陈默度假休假,也都在国内,没听说过他出去哪个国家旅游度假,哪怕最重要的婚礼,都是在国内举办。

    “老板,您的礼服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陈默回头应了一声,放下水杯,接过蓝溪手中的礼服进入卧室。

    早在昨天,他们就已经到来,也进行了一次简单的彩排。

    每个诺奖得主,都能邀请一些亲朋好友过来观礼。父母一辈不懂英语,没有跟过来,小渔有孕在身,所以陈默就不让她奔波,安心在家里养胎,自己一个人过来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陈默才从卧室里出来,已经换上蓝溪拿进来的礼服。

    颁奖典礼上,保持北欧古老的传统,礼服是黑色的燕尾服,白色领结,如同古老的贵族绅士。

    “像不像企鹅?”陈默看了看自己的礼服,调侃问道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张欣欣脑补了一下,忍不住笑起来,花枝招展:“你绷着手走两步,就像企鹅了。”

    连严肃的蓝溪王海等人,瞥了一眼陈默,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陈默经常会健身锻炼,还有身体经过潜能开发,身材很匀称,线条也非常自然,穿上燕尾服,确实有绅士的气质。

    但现在被陈默一说,几人脑中浮现企鹅的模样,再对比一下,确实形似。如果是身材微胖的人穿上这种礼服,那画面……

    几人都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典礼在下午4点30分开始,此次典礼,有贵族、社会名流及各界政要共1320人参与。典礼约一个半小时,晚宴约四个半小时。晚宴期间,您要致辞,所以老板您的讲稿记得带好。”

    看陈默准备好,蓝溪再给陈默讲了一次行程安排,以免有任何遗漏,毕竟这是大场合。陈默在典礼的形象,是华夏的形象,也是行军蚁公司的形象。

    几人在房间里开玩笑时,负责接送陈默的人员前来通知:“陈默先生,典礼快开始,我们现在要前往典礼现场了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