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宴结束后,陈默在诺贝尔晚宴上的致词,通过各种新闻,传遍全球,激起全球网民激烈的讨论。

    当初陈默发表关于地震预警可行性的论文时,国内外不少专家,都对陈默进行了嘲讽。而今天,专家嘲讽的视频再次被翻出来,出现在各个论坛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无数人开始争论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知道,陈默发表那篇论文,关于地震可预测性理论的论文,是陈默第一次对外发表论文,也是唯一一篇论文,还是被嘲讽得最惨的一篇论文。

    地震仪出来之后,众人嘲讽才停止。

    而现在,那篇被无数人嘲讽的理论,却让陈默登上诺贝尔的舞台,不得不说,发生的事太过戏剧性,也太具有嘲讽性。

    当初嘲讽过陈默的人都被打脸,而且是最狠的打脸。

    曾经有视频,跳出来嘲讽陈默的专家,无论国内,还是国外的,此时集体禁声,不敢再发任何说法。而那些躲在黑暗角落里的喷子,都会自动忘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,然后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那些一如既往地支持陈默的人,一片欢腾,现在是扬眉吐气的时候。陈默登上领奖台时,那一刻就属于华夏的荣耀。

    有不少研究人员感到可惜,因为自从那篇论文后,陈默研究成果不少,但不再对外发表任何学术论文。人们不得不怀疑,这种情况是因为嘲讽事件的影响。

    无法再看到陈默的研究论文,对研究人员而言,是一种遗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点钱想买我的研究成果?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在抢劫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?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多利维兹将手中的手机砸在沙发上,脸色通红,显然是被气的。

    想了许久,稍微检测一些房间,多利维兹才脱下随身携带的项链,从吊坠的暗格中拿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内存卡,插入读卡器中。

    看到笔记本屏幕中完整的资料,多利维兹才呼一口气,黑着脸将内存卡收好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辈子的心血,研究接近成功,那些资本流氓却想用最低的代价换取他的成果,这是不可容忍的。

    收好电脑和项链,多利维兹平复心头的火气,走到镜子前稍微整理自己的装束,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记得按照计划行动,没有命令之前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车里,利瑞克诡异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几人点头。

    “得手之后,用最快的速度,将人送到指定都地方,然后离开,尽量不要暴露身份,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。最后说一次,除了目标,不要招惹其他麻烦,否则任务失败,后果你们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明白利瑞克的意思,毫不犹豫答应下来,他们脸色都非常严肃,因为知道任务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“为了圣战,为了胜利。”

    六人做了一个虔诚的手势,目光中带着狂热,声音庄严而坚定。

    安排好一切,利瑞克才下车,朝瑞典学院走进去。十分钟后,衣着性感的艾莎从另一辆车上下来,进入瑞典学院。

    今天在这里,有一个小论坛,邀请了诺贝尔奖得主前来演讲,所以到场的专家学者不少,还有许多社会的名***英,人流不少,还有很多媒体记者。

    某些意义而言,类似的论坛,都是一个很好的交际平台。

    经过安检后,艾莎进入论坛会议现场,接过礼仪学生递过来的论坛资料,四处张望一下,走到一个比较前排的位置坐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瑞典学院。

    陈默在里可的引领下进入一个接待大厅,里可是瑞典学院组织部的主任。

    今天陈默是受邀前来学院进行演讲的,他也没有拒绝,欣然前来。

    接待室里,瑞典学院的校长斯·李扬赫然在其中,正和在场其他嘉宾交流,见陈默进来,急忙满脸喜色迎上去:“陈默教授,非常荣幸您能抽空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默听懂斯·李扬的意思,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他的到来,立刻成为厅内最瞩目的身影。虽说陈默不是最年轻的物理学奖获得者,但也是第二年轻的获得者,华夏首位本土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科学家,创立最先进的科技公司,各种发明一大堆,都是划时代的先进技术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下一位巨人的名号,已非陈默莫属。

    “各位,陈默教授就不用我给你们介绍了。我们科学界的后起之秀,下一代巨人最有实力的人,也是我们今天论坛的主讲嘉宾之一。”斯·李扬领着陈默,给众人介绍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他介绍,接待大厅的人都认识陈默,只是陈默不认识他们而已。

    见陈默进来,场上的人都前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思考的多利维兹,见陈默进来,也起身看向他。

    多利维兹,加拿大藉奥地利人,六十多岁,此时穿着笔挺的西服,精神抖擞,面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,但头发已经半白。

    多利维兹是这次医学奖得主,获奖的成果是发现部分流感病毒和传染病毒的免疫机理,这套理论,可运用于目前无法治疗的传染病病毒疫苗的研究。

    多利维兹也在场,陈默倒没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好,多利维兹教授,昨天太过匆忙,祝贺你得奖。”陈默用不太流利的英语口语说道,不过口语比昨天要好不少。

    凭借强大的记忆力,他的英语词汇量,不比任何一个人差,专业文献能轻松阅读,但因为很少用英语交流,所以口语不好。昨天和希维丽公主交流挺久,凭他的学习能力,现在口语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谢谢,也祝贺你。”多利维兹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“多利维兹教授,有没有兴趣来我公司做研究?我们公司可以提供给你最先进的医学实验室和设备,还有充足的研发资金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,有太多的专家教授,可以说人才济济,属于高端人才最密集的区域。这么好招揽人才的机会,他是不会放过的。

    赵敏参加那些国际论坛时,就是通过这种场合结交人才,招揽进入公司,陈默也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多利维兹是一个免疫和传染病方面的权威,他进入海星公司,对药物的开发绝对很有利。

    “抱歉,恐怕暂时不行呢。”多利维兹有些惋惜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遗憾,这是我的名片,如果教授以后愿意前往华夏发展,我们公司随时欢迎您的到来。”陈默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名片,递给多利维兹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多利维兹欣然接过陈默手中的名片,这让不少人羡慕不已,并不是每个人,都能拿到陈默的名片。

    客套过后,陈默看向场上的其他人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