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明喆下车,意气风发地进入行军蚁集团总部。

    自从核聚变技术成功后,他整个人仿佛年轻十几岁,庆幸当初赵敏邀请后,他就是行军蚁集团副总裁,也是华夏核能集团的总经理,全权负责核能集团的管理。

    当初还只是起步阶段的公司,技术在研发,没有管理人员,完全是空架子,靠着他去挖人,招人,才组建现在公司的雏形。

    当核聚变技术成功后,一切都变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若消息传出去,这个刚成立不久的核能集团,将一跃成为国内有一个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赵敏给了他很大的自主权,根据公司与官方的合资协议,他不受官方委派的董事长制约,拥有核能集团完全管理权,只要陈默和赵敏不发话,没人能影响他在核能集团的决策。

    以前那些老朋友,谈合作时见到他都羡慕得要死。

    进入行军蚁集团总部,在机器人的带领下,杨明喆进入陈默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别客气,随便坐。”陈默笑道。

    杨明喆点头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:“这段时间,官方找我谈了关于受控核聚变发电站的建设问题。受控核聚变发电站的建设,已经在文件中,上面也准备得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陈默和赵敏都没说话,听着杨明喆的汇报。

    “我们给出了两个合作方案。第一个就是开始和官方协议中谈妥的BOOT模式,我们核能集团出资建设受控聚变核电站,并负责经营,管理。经营所得,全部为我们核能集团所有。37年经营期满后,核电站送与官方,由他们管理经营。

    第二个方案,是我们负责核电站的建设,完成后整体打包卖给官方。我们不参与核电站的投资和经营管理。后期电站设备维护,零件设备供应,技术支持,全部按照双方协议继续收取费用。”

    “上面选择哪种方案?”赵敏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种。”杨明喆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官方对【星环】的稳定性还有顾虑,不过正好,这种方式,我们的利润更多。”

    第一种是长期回报,他们经营电站,盈利亏损与官方无关,几年后收回建设成本,后面都是利润,营收会非常恐怖。第二种是短期回报,将电站卖给官方,短时间内收取所有款项,官方负责电站的使用和经营,后期维修费用全部由官方负责,盈利还是亏损,与他们无关。

    若成熟产品,官方肯定选择第二种,但现在核聚变发电刚出来,官方不确定设备的稳定性,到底能运营几年,所以让他们来建设。

    “官方已经确定,两个核电站的建设计划。”杨明喆从公文包中拿出两份文件递给两人:“一个是在我们滨海市这里,另一个在冀省,计划是如果电站稳定,将建设更多电站,逐步取代北方地区的火力发电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份合同签订了吗?”

    “随时都可以签,官方给了很大便利,顺利得超乎想象,我都怕有什么套路在里面。”杨明喆说道。

    他以前在国企工作时,项目都没有这么大的便利,现在他们公司的项目,毫无阻碍。

    上面似乎成立了专项小组,来审核他们的项目计划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只有陈默和赵敏才知道,这是最上面的首长给下来的便利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派人考察建设场地,因为核聚变电站,并没有辐射,安全无污染,所以对场地的条件要求没有核裂变那么高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完合同后会给你回复,你现在让人开始准备建设核电站的事宜。”赵敏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技术已经完成,官方选择BOOT模式,意味着他们在建设电站方面有自主权。接下来怎么建,建设效率有多快,完全看他们的效率。

    “那核聚变电站项目,什么时候公开?”

    杨明喆问道,继续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能要越快越好,普通民众并不知道核聚变已经成功,会以为我们是建设核裂变电站,担心核辐射和安全问题,反对我们的建设。早点公开,让当地的民众早点普及核聚变相关的知识,防止被有心人利用闹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有人什么比科学岛公开更有权威。”赵敏看向陈默。

    “五天后,我会让科学岛公布,核聚变实验成功的消息。然后你签订合同后,就可以公布核电站建设计划了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距离诺贝尔奖得主多利维兹被绑架的事件,已经有一段时间。多利维兹的失踪,成为一个谜团,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,国际刑警也在追查,但没有线索,只能一直拖着,然后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而陈默这边,答应官方的两个月时间,也快到期。官方和他们谈电站建设合同,就已经说明他们准备得差不多,他也可以公开核聚变项目成功的消息。

    汇报了核能集团一些事务,杨明喆就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的花花草草种得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行,进展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选择研究花草呢?不会是想继承袁老先生的衣钵吧?”赵敏调侃说道。

    陈默翻白眼,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这妞说话,有时候很不靠谱,经常调戏老板,偏偏他也不能说是创业小项目里取出来的技术,必须要去完成。

    上次回公司后,接受了两次官媒的采访,就开始他的研究。

    壤氧草是植物,需要细胞杂交和基因编辑技术,需要各种植物的细胞和DNA片段,现在生物实验室内是各种植物组织的培养皿。

    上个技术,是物理领域最顶尖的核聚变技术,现在突然研究花草,起初赵敏还以为他一时心血来潮,又在研究丰胸药、美容药之类的,就开始调侃,结果被赵敏调侃顺口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燕怡,你什么时候找到的男朋友,怎么都没听你说起过?”一家三星米其林餐厅里,张欣欣等人看向旁边的舍友,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缘分这个东西很难说的”

    那名叫燕怡的女生忍不住拿出镜子补补妆,生怕哪里花掉。

    “我和他是在逛街的时候认识的,他帮我抓住抢我手机的小偷。我请他喝了一杯咖啡,然后他就要了我的微信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刘燕怡还一脸甜蜜的笑容。腻歪的模样,完全是恋爱的酸臭味,让陪在旁边的张欣欣三人忍不住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前天他向我表白,然后姐姐就请你们吃大餐了。”刘燕怡放下小镜子,有些炫耀说道:“我男朋友说,今晚你们随便,他买单,够不够意思?”

    另一名脸上长着几颗小痘痘的女生开口:“你男朋友哪个学院的?什么专业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我们学校的,早就研究生毕业了,比我大五岁。”刘燕怡得意说道:“他是伦敦大学金融硕士,海归创业,现在公司成立不到半年,月收入就有30万,也算小有成就。”

    刘燕怡自豪地炫耀,让张欣欣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那你捡到宝了。”张欣欣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缘分这个东西,真的很难说。”刘燕怡看着三人的目光,非常满足:“我男朋友快到了,我去接他,你们先坐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海归硕士,人帅多金又有才,这么好的条件找到燕怡?我怎么感觉有点不靠谱?”痘痘女生低声说道:“万一燕怡糊里糊涂被骗了,那不是毁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感觉天上掉馅饼。”另一个眼镜女也开口,还顺手将冰淇淋茶匙送进嘴里。

    张欣欣也点头:“我也有点担心,这次帮她把把关,免得被骗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低声议论着,见刘燕怡抱着一个男的胳膊走进来,也就停了下来,开始打量起刘燕怡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我跟你们说的董泉。”刘燕怡自豪地介绍,紧抱着他的胳膊,身旁别人不知道两人恩爱:“这是柯梅,李丽华和张欣欣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董泉面带微笑和三人打招呼,言行举止非常得体,给人印象分增加不少:“今天晚上我请客,不够就继续点。不用和我客气,你们都是燕怡的闺蜜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对你客气的。”那名叫柯梅的痘痘女生开口,眼睛始终在董泉身上:“对了,董泉,你老家在哪?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我老家在东海市。”

    “东海那边不是很好吗?国际大都市诶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竞争太大,不适合创业,我也想出来看看其他城市的风景。滨海市这些年发展得非常不错,潜力大。”董泉不急不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燕怡说,你在伦敦那边读书,那边风景怎么样?好不好玩?”眼镜女生也开口。

    “还行,没有这里这么浓厚的现代化都市气息,年代感的建筑较多,气候毕竟温和,住起来比较舒服。”董泉不急不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在英国发展?”眼镜女生直接用英语问道,口语很流利。

    董泉有些惊讶,也笑着用标准的英语回答。

    “其实那些西方人,骨子里是瞧不起我们华夏人的。文化不同,即便我在那里学到一些东西,但融入还有很大困难。我们国家这几年崛起,机会更多,所以我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和董泉聊起来,时不时套套他的话,可惜并没有太大的收获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加我微信,如果平常联系不到燕怡,也可以找你们帮忙。以后毕业找工作的话,我也可以帮你们介绍。”董泉微笑看着张欣欣等人。

    张欣欣三人面面相觑,也没有拒绝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