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夏核能集团要建造受控核聚变发电站,动作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快。这已经说明,核聚变技术不仅仅是实验成功那么简单,技术确实能商用。

    这无疑又是另一个重磅炸弹,让没有回过神的人,更加震惊。短短两天,从未有如此明显地感觉,看到整个世界都在变化。

    煤炭市场和石油市场,因为这个消息,出现剧烈波动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煤炭市场。

    华夏核能集团核电站项目确定后,已经触动一些人的利益。在‘有心人’的诱导下,失业在家的煤矿工人愤愤不平,认为被抢走工作,开始集会抗议。

    各种抗议,通过各种社交媒体平台曝光,希望以此来制造舆论风暴,给核能集团压力,也给官方压力,达到推迟淘汰煤炭的目的,甚至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最后在‘有心人’的引导下,越来越多失业的工人,开始将矛头对准行军蚁公司,认为行军蚁公司是造成他们失业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无良行军蚁,还我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要核电站,不要高科技,只要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有老,下有小,全家指望我养家糊口,让我下岗不是将我们逼上绝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工作,我们会饿死的。我女儿还在读书,失业的话,家里的经济来源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失业者聚集到行军蚁公司的门店外,拉着横幅大声抗议,被众多媒体平台曝光。闹剧一出,立刻引来社会的极大反响与争论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刁民,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。大自然本来就是优胜劣汰,如果社会不进步,还不如回到原始社会,茹毛饮血。”

    “行军蚁让科技更新太快,社会发展跟不上他们的速度。他推出科技时,不考虑民生与社会背景问题吗?科技发展和人工智能普及导致失业率上升,不是在造就社会矛盾吗?”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听说怪科技公司发展太快的抗议。难道就应该停滞不前,安于现状?就业率是官方要考虑的问题,并不是行军蚁公司考虑的问题。行军蚁是纳税人,不是收税人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企业发展就能不顾社会矛盾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将整个行军蚁公司都毁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争论在持续,各方的言论也越来越激烈。

    最后事件也在各方的口水战中升级,一些因为人工智能和机械化发展,导致的失业人群,也在某些人的引导下,开始聚集到行军蚁公司总部下面,集体抗议。

    在警方的阻拦下,双方也没有产生冲突,只是无声的横幅抗议,依然存在,在众多镜头下,警方也只能维持秩序,等待政策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敏站在办公室的窗边,俯瞰总部门外抗议的人群,面色含霜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是被人诱导的无脑刁民,偏偏她又不能跟这些人发火。操纵这种无知刁民的幕后黑手,她又不知道是那些人,只能由警方去查。

    做这种事的代价太小,对他们造成的影响又太大,对手用这种方式屡试不爽,让她很愤怒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是哪些人所为,她会毫不犹豫搞死对方。

    网络上的谣言,可以选择忽视,但现在已经到家门口来给她添堵,上次病毒危机是一次,现在又一次,三翻四次,已经触及她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敏姐,李怀来电话。”

    听到手机助手的提示,赵敏立刻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从事件发生开始,她就知道有人在背后搞鬼。因为官方已经妥善安排,若没有人刻意引导,根本不可能闹出这种荒唐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事情闹起来开始,她就让法务部的人跟进,通过各种方法,希望能找到幕后黑手。

    “总裁,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幕后操纵的人,有一些是国外的触手,警方抓了两个煽动闹事的外国间谍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国外的黑手吗?”赵敏眉头紧皱,外国势力参与其中,在她的预料之内,但若仅仅是国外势力所为,她也鞭长莫及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家国内矿业公司的影子,不能肯定,但八九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“哪家?”赵敏眼神一眯,带着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黑土矿业。警方抓到几个发起人,都说是曹江民雇佣他们煽动工人的。曹江民是黑土矿业老板唐柏名最信任的手下。前段时间,唐柏名给了他一笔钱,然后解雇他,让他离开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曹江民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曹江民否认是他所为,他说自己也是因为失业下岗愤怒。参与抗议,但没有组织抗议,更不是幕后黑手。目前也没有证据证明是曹江民所为,我们起诉他,也无法定罪,更奈何不了他背后的唐柏名。”

    “黑土矿业?有些事,不用法律也能解决。是时候让其他人知道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,都能来我们这里闹一闹。公司平常和和气气,还真以为我们没脾气了?”

    赵敏眼神冒着火光,彻底愤怒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一个开头,很多人都在观望,如果不杀掉这只鸡,后面还有猴子会跳出来给他们找不自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土矿业公司总部,唐柏名坐在办公里,目不转睛看着电脑屏幕,上面都是关于行军蚁公司总部抗议的新闻报道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忧色并未散去。

    煤矿减产,行业竞争加大,他的生意越来越难做。本来还是一个家里有矿的土豪,如今入不敷出,银行贷款也还有很多。如果煤矿持续减产,他迟早破产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煤炭淘汰是大势所趋,只是时间长短而已。本来以为,未来五到十年内,政策就算加紧,也不会太过恐怖。按现在的速度,煤炭产业至少在十五年内,还有很大市场。

    但前两个月,政策突然加大力度,让他有些措手不及,但也还能从容应付。现在核聚变发电站项目一出来,他立刻明白一切的根源所在。

    他资金周转麻烦,必须要增加煤炭生产,获得足够的现金,才能解套安然离场,否则他就要面临破产的危机。

    不得已,他只能出下策,让人雇佣失业工人带头抗议,希望能给官方,给行军蚁公司一些压力,从而减缓淘汰煤炭的速度,给他更多缓冲的时间。

    帮他做这件事的人,是他最信任的手下曹江民,为了掩人耳目,他解雇曹江民,并给他一笔钱让他在背后操控。

    哪怕曹江民被警方抓住,行军蚁公司也对他无可奈何,他也可以说与他无关,从而脱身。

    但现在效果好像比想象的要小很多,这种程度的影响,对行军蚁和官方根本没有实质的伤害。

    轰动的效果已经有了,他让人买热搜将消息面扩大,但网络上和社会上的舆论,似乎并不站在他们这边。所以现在的行军蚁公司,根本没有什么损失,只是有一些小麻烦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不成功,他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嗡嗡嗡……

    手机急促震动,打断他的思绪,此刻他忽然有种非常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老超,啥事?又去喝酒吗?哈哈……”唐柏名接通,打了一个哈哈。

    “老唐,上次我和你说合作的事,我想再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手机传来声音,仿佛一个晴天霹雳,唐柏名瞬间急了,若再取消一个大合作,就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“老超,难道还有其他不满意的条件?不是说好的明天签约吗?为什么突然取消?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难处,老唐,你有点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行军蚁公司的事,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唐柏名一时语塞,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老唐,大家都是明白人。你既然用这种手段去给行军蚁公司制造麻烦,就应该知道他们会报复,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说清楚点,什么意思?我没碰行军蚁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种局面,明白人都明白,有人在背后搞鬼。赵敏私底下放出话,她会整垮幕后的人,现在矛头都指向你,她也暗示是你所为,已经提前私下通知与你有合作的人。

    本来割一点肉,你还能全身而退。生意上的事,光明正大的手段,双方在市场上你死我活都无怨言。但你的手段不光明,他们也不会按常理来。商场如战场,和绝对的实力的人玩心眼,只会让你死得更快。你要当儆猴的鸡了,自求多福吧,我帮不了你。闹成这样,估计上面的人也不会理你的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电话的盲音,让唐柏名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嗡嗡嗡……

    刚挂断,电话的再次震动。

    “老唐,我们双方的合作取消吧。长河矿业刚才找我,他们的价格似乎更优惠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……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板,这是我的辞职信。刚才东行公司的人找我说,分公司市场部缺管理,我想更上一步。”一个男子进入办公室,丢下一封辞职信离开。

    “唐总,上次你贷款的事,遇到了点问题,恐怕银行近期不能贷款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唐总,王董召开紧急股东大会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柏名脑子嗡的一声,瘫坐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完蛋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