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厂房内,董泉脸色非常不好看。他没想到,一个小小的变故,导致局面失控,变成现在的模样。

    如今已成困局。

    若计划成功,在滨海警方和陈默的人到来之前,他已经安全离开。将张欣欣藏好后,他能有很大的操纵空间,可以拿到想要的技术,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但一切事与愿违,不得不来到这个废弃老工厂。

    狡兔三窟,是他性格的习惯。

    这种习惯,让他一次次在各种危险中脱身。来到滨海市第一天,他就开始选定这些地方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这里面,遍布土弹,是他购买烟花爆竹自制的土炸弹。威力比TNT小很多,但数量足够多,配合一些钢珠,极具威胁。

    对方顾忌人质安全的情况下,肯定不敢贸然行动,这是他唯一的牌。

    所幸,陈默还是很在意他这个妹妹。

    嗡嗡嗡!!

    手机急促的震动,打断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董泉笑容阴冷,狭长的眼睛,有如闻到肉腥的狐狸,舔舔嘴唇,猩红如血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,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有魄力,看来你很爱你妹妹。”董泉阴阳怪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夸奖,不让我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进来,双手高举,不能有第二人,有第二个人,我先让你妹妹吃一颗子弹,有第三个人就两颗,拿武器的,我直接引爆炸弹,现在遥控在我手上,你们应该知道,别以为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房门开启,陈默慢慢推开门,动作不敢太大。

    高举双手走进房间,就看到正躲在欣欣身后的董泉。不得不说,这个人比老狐狸还谨慎。

    陈默不敢有大动作,生怕刺激到对方。现在对方已然成困兽,不敢保证对方会不会突然疯狂,做出过激的事。

    “关门。”

    陈默没有说什么,慢慢伸手关门,动作有如水獭,他的余光在观察屋内的环境状况,同时也在防备对方突然对他动手。

    自制的土炸弹有十四个,引爆的话,屋里的人,不死也重伤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“在我身上,想怎么交给你?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“把防弹衣脱了。”董泉目光在陈默身上打量,若判定对方有威胁,他会第一时间动手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不要听他……”

    庄岩的声音没落,陈默已经将耳机摘下,慢慢伸手解防弹衣。被绑住手脚,封住口的张欣欣,已泪流满面,不断摇头。

    “口袋所有东西都拿出来,放到桌子上。”董泉盯着陈默的裤袋说道。

    “钱包。”

    陈默掏出钱包丢在桌子上,紧接着拿出一个鸡蛋大小,圆滚滚的东西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董泉瞬间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智能机器蛋,我带在身边减压的玩具。”陈默的手指慢慢靠近机器蛋,在上面轻轻点了一下。

    咔咔……

    机器蛋在桌子上,沿着桌子边缘,如同鸡蛋般来回滚动,却没有掉下来,没有任何威胁,董泉暗暗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装载资料的硬盘。”陈默掏出一块两指宽的硬盘,放到桌子上:“里面装着你要的资料,加密了。”

    看见硬盘那一刻,董泉目光暴涨,脸色依然迟疑:“在桌子上有一台电脑,资料解密,发到上面的地址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外面已经网络封锁,你认为资料能发出去吗?”陈默冷漠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你别管,按我说的做,旁边还有一个空白硬盘,解密拷贝进去。”董泉瞥了陈默的硬盘一眼。

    “先放了我妹妹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救你妹妹,就按照我说的做。”董泉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你拿到资料,会不会撕票?我在房间里当你人质,我妹妹已经无关紧要。放了我妹妹,我当你人质,给你资料。”陈默语气强硬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耍花样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研究人员,手中没武器,身上没防弹衣。你手里有枪,还有炸弹,我能玩什么花样?放了我妹妹,我当你的人质,给你技术资料。我的诚意已经带来,至少我要确保我妹妹的安全。我的命掌控在你手中,你怕什么?”陈默淡定自若,直视着董泉,一副若不放人,不给资料的姿态。

    此时的董泉,心头惊疑不定,不断在陈默身上来回扫视。

    陈默的身体并不强壮,看起来没有威胁性。如果陈默在他手上,外面的人更不敢轻举妄动,张欣欣似乎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但性格多疑的他,还是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陈默没有去打扰对方,也不开口,话已经说清楚,再催促对方,可能对方就会感觉有诈。

    房间内陷入安静,只有张欣欣呜呜的哭声,还要桌子上智能机器蛋滚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情况如何?”庄岩无比严肃,俯身看着视频,那是伸入房间的针孔摄像机拍摄的情况。房间内在僵持,他心头的沉重就多一分。

    “狙击手,能不能找击毙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1号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2号没机会,歹徒在死角。”

    耳机传来的答案,让庄岩脸色一黑。现在只能祈祷房间内的陈默没事,不然这场事故的责任,谁也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“可以,我可以先放了你妹妹,但如果你耍花样,我拿不到东西,也会立刻引爆炸弹,先杀了你。”董泉的枪指着陈默,枪头甩了甩:“站到墙角,双手抱头蹲下。”

    陈默走到墙角,看向泪流满面的张欣欣:“他解开你后,不要做其他事,先离开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,解开你以后,不要多事。否则我先杀了你,再杀你哥。”董泉寒声警告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欣欣流着泪点头。

    董泉拔出一把刀子,切断张欣欣脚下的绳子。他的枪口,始终抵在张欣欣的身上。做好一切,董泉将遥控器拿回手中,似乎只有这个遥控器,才能给他一丝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董泉冷冷看着陈默,手中遥控器始终准备着。

    张欣欣双手还被绑着,含着泪看着陈默,走得很慢。

    “出去,我会没事的,他不是要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默不容置疑的声音,张欣欣才加快脚步,笨拙地拉开门跑出去。

    董泉的枪口对着陈默,眼神带着浓浓警备,谨慎到极点:“现在你妹妹离开了,按照我说的做,我拿到东西,你安全离开,对谁都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陈默慢慢站起来,走向桌子的电脑前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