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区第三医院。

    陈默来回徘徊着,一改往日的从容,满脸焦急,手心已经出汗。

    距离欣欣被绑架事件,已经快过去两个月。那件事的消息被封锁,并没有太多人知道,帝豪坊的新闻对外透露,是仇家寻仇斗殴。

    之后行军蚁集团刻意高调放出受控核聚变电站开工的消息,搅动世界局势,各种热点新闻相继爆发,那个新闻很快就被淹没在消息浪潮内,现在已经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外界没他消息,他也没有在公众前露面,全身心扑在实验室的里面,接到小渔临产时,他就丢下所有研究,用最快的速度赶来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他这么久以来,最忐忑的一天。

    场上陈母,小渔妈王兰还有珍姨等人都在焦急等待。几人脸色或凝重、或紧张、或焦虑,短短几分钟,让人感觉像是过了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空气都被感染,变得紧张,众人看向走廊旁边的门。一道门,宛如隔着两个时间流速不同的宇宙。

    大门突然打开,所有人都急忙迎上去。

    见到护士抱着一个襁褓出来,凝重焦急的氛围瞬间消散,所有人露出开心的笑容。从凝重到喜悦的变化,让空气也欢快起来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,陈先生,是个小公主。”护士笑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,小渔呢?”

    “小渔女士身体情况稳定,不过还要做一下检查才能出来。”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护士,非常感谢。”

    陈默如释重负,紧张的脸终于露出喜悦,这是他近两个月来,第一次露出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来,爸爸先抱抱。”护士将襁褓抱到陈默面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陈默摩挲一下手掌,小心翼翼接过护士怀里的襁褓,比捧着最珍贵的琉璃杯还要小心,平常动作矫捷的一个大男人也变得笨手笨脚。此时陈默的心情,比他研究成功一个划时代的技术还要激动。

    宝宝安睡在襁褓里,双眼紧闭,皮肤没长开,还是皱巴巴的模样。血脉相连的亲切感,让陈默喜不自胜,开心得像个大孩子,也瞬间感觉到责任的重量。

    看到旁边满脸期待的长辈,陈默将怀里的宝宝递过去。

    接过襁褓那一刻,陈母喜形于色,容光焕发,笑得合不拢嘴,仿佛瞬间年轻十几岁。旁边的小渔妈还有珍姨,都急忙围上来,仔细打量着宝宝,眼中充满溺爱。

    没一会,小渔也从产房里被推了出来,面容憔悴苍白,不过脸上幸福的喜悦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小渔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嗯。身体感觉怎么样?”陈默拢了拢小渔散乱的刘海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,就是有点累。”

    “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。”回到特护间,小渔妈拿出一个保温盒,盛了一碗甜小米粥递给陈默:“小默,你给小渔吃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有跑到珍姨身边,将宝宝接到自己怀里,满脸喜悦。看着几个喜形于色的长辈,陈默和小渔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渔,宝宝叫什么名字?取名字了吗?”珍姨问道。

    “叫无双,双子的双,她爸爸取的名字。”小渔说道:“小名叫小墨鱼。”

    在孩子没出生时,两人就说好。男孩由妈妈取名字,女孩由爸爸取名字,无双就是陈默给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陈无双,小墨鱼,名字都不错,不错。”陈母眼神都带着喜悦,目光从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宝宝:“小墨鱼鼻子挺,跟她爸爸小时候的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脸蛋像小渔小时候,长大一定是个小美人。”

    小渔妈也搭话,几个长辈围着宝宝你一言我一语,完最好的夸,又不敢大声,生怕吵到宝宝,陈默和小渔两人也被晾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痛不痛?”陈默勺了点粥,送到小渔嘴边。

    “无痛分娩,又不是电视里演的那样死去活来的,没有太痛的感觉。就是感觉现在有点累。”小渔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吃完粥就休息,这段时间好好养身体。”

    次日,小渔身体稳定,陈默就带着她离开医院,回家里修养。本来安静的别墅,也因为喜事,气氛都带着喜悦,一家子都围着一个人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书房里,陈看着墨女从实验室传回来的各种实验数据,脸色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他是被赶过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老妈和珍姨,还有欣欣都在家,家里还有保姆,根本没他什么事,又帮不上忙。结果赵敏也过来探望,又抢宝宝抱,所以他被联手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起女儿安睡的模样,陈默脸上的笑容还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墨女发送过来的实验资料上,陈默也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早在两天前,陈默利用组织培养技术,制造了一百组人工种子,种植在十平方的实验室内,只要有一颗种子成功发芽,表现出相应的性征,就证明他的实验成功。

    不过陈默心里也忐忑,毕竟实验条件太过苛刻。

    被酸性物质污染的沙土,模拟沙漠般的环境温度,冷热温差大,空气中刚有大量二氧化硫和一氧化碳等气体。这几乎是地球植物存活最极端的环境,很难想象有植物能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下来。

    但壤氧草就是必须在这种环境中生存,而且还要表现出相应的性征,不过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赵敏进入书房,见陈默在看着屏幕,走到他面前坐下:“恭喜你啊,升级当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陈默笑道。现在身份升级,整个人的气质沉练不少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从今天开始,我是小墨鱼的干妈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陈默微微一愣,随即释然而笑:“好像你连恋爱都没谈过,就当干妈了?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赵敏没好气白了陈默一眼:“说正事,我刚从经济论坛上回来,现在外面可是很热闹。变革的时代,危险与机遇并存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全球经济因为受控核聚变消息的影响,波动很剧烈。新兴科技技术非常火爆,而传统能源等行业,愁云惨淡,两者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因为高调宣布受控核聚变电站的消息,可以说,是行军蚁集团按下了按钮,开启全球能源变革的序幕。

    现在全球的气氛,一改往日的安静与暮气,空前活跃。科技发展,成为众多第一梯队国家的要务,各种科技研发项目的投入,都是前所未有的。

    世界上举行各种国际会议,就是讨论未来经济局势可能的发展方向。

    “估计要重新洗牌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一个时代的变革,就是旧时代的落幕。新旧交替,意味着有些人崛起,有些人要退出舞台,跟不上变革的脚步,自然会被淘汰出局,历史总是惊人相似。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赵敏问道。

    房间内陷入安静,赵敏在等待答案,美眸直勾勾看着陈默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的变故后,陈默似乎在思考一些事情,性格更加气敛沉练。以前的陈默,给人是自信的锋芒,如今更像藏锋的宝剑,所有的锋利都敛藏起来。

    书房安静下来,只有外面偶尔传进来的声音,许久后,陈默才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扩张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