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医生,我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巴黎,圣玛利亚医院,维德敲敲太阳穴,晃晃发晕的脑袋,希冀地看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这两天没什么食欲,而且总有一种头晕脑胀的感觉,还有一些恶心。

    这不是好症状,以前从未出现过。他自认为体质都比较好,一年都没有感冒两次的那种,结果现在出现这种反常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你这段时间,有没有去过哪里?”医生看着检查报告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前,我去美国参加过一个经济论坛,我是记者,采访回来后,一直在休假,并没去过太多地方。”维德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吃过什么食物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的日常饮食习惯都是确定的。”维德摇头:“是不是我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初步诊断,我并没有在你身上发现什么病,不排除是你最近作息紊乱,或者是倒时差的后遗症,可能休息两天就好。”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吗?”维德心头大松:“那我最近注意一点。”

    接过医生的检查单,维德刚站起来,下一刻,感觉天旋地转,一头栽倒。

    看大这一幕,负责的医生脸色一变,急忙扶住他,朝助手护士喊道:“该死,快点来帮忙,我再给他检查一遍。”

    医生的声音有些不淡定,他确定自己没有误诊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岛国东京。

    饭岛信拉着行李,从机场通道走出来,路面在他眼前都是一晃一晃的,现在他的脑子痛得厉害,胸口非常闷。

    应该是飞机坐太久了,像他们这些经常全世界到处飞,参加各种会议的人员,经常倒时差,类似的情况出现很多,休息两天就没事。

    饭岛信没有多想,只想快点赶回家休息,只是感觉路面越来越扭曲。

    呕……

    眩晕的感觉越来越严重,一股恶心感袭来,让饭岛信干呕几下,敲敲发闷的胸口。

    下一刻,感觉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,一头栽倒在地上。这一幕,瞬间引来周围的目光,机场的人员立刻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没发现,在他露出来的皮肤上,已经浮起点点红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早上好,霍尔。”

    “早上好。”霍尔进入公司,朝和他打招呼的女同事笑了笑,揉着胀痛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霍尔,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,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,精神不太好,头晕恶心的。”霍尔坐回自己的工作位置,刚好公文包。

    “你那么拼命工作,有机会休休假就行。”女同事趣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霍尔轻轻一笑,用水杯接了杯水,突然感觉天旋地转,倒在桌子上,水杯破裂的声音,在办公室回荡。

    “快叫救护车!”

    刚刚和霍尔说话的女同事脸色大变,急忙跑过去,整个办公室都手忙脚乱围过来。

    “霍尔手臂上的红点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一个奇怪的声音响起,所有人都顺着声音看向霍尔的手臂。目光所及下,众人看到霍尔的手臂上,出现一点点不正常的红斑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传染病?”

    这个提醒,让所有人脸色剧变,仿佛碰到瘟疫般,捂着口鼻退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德国柏林。

    女护士跑进医生的诊室,脸上带着惊恐,手脚都在颤抖,不知所措:“霍华德医生,你快来,快跟我来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霍华德疑惑看着女护士,很少见她这样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有个病人,身体好像出问题了。”女护士声音满是惊慌。

    霍华德脸色一变,快速站起来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一个病人,身上突然长出点点红斑。”护士领着霍华德朝病房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红斑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像天花,又像水痘的症状。”护士指着角落里的病床,声音有些慌乱,这是她工作以来,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:“你看他的身上,会不会是一种传染病?”

    霍华德脸色慎重,小心地检查病人的手臂,一点点红豆大小的斑点映入眼帘,有几颗已经浮起脓疱,看起来异常恐怖。

    慎重的脸,歘地骤变。

    “将病房隔离,立刻通知传染科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霍华德声音都变了,下意识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“医生,是不是什么严重的传染病?”看到霍华德的模样,病人声音中带着惊慌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能确定,需要仔细检查,你不用担心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事。”霍华德立刻意识到自己失态,轻声安抚病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伦敦,维多利亚医院。

    罗歇拿着检查报告离开实验室,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怎么样?结果出来了吗?”他刚刚出来,几名医生看向他,眉头间尽是焦急,等待着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,他们已经接到四例类似症状的病人,这绝对不是偶然。所以接到医院通知的第一时间,他们就过来,对病人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“检查结果出来了,不是天花,也不是水痘。在他们的血液、唾液、汗水等体液中,都发现同一种病毒,一种从未出现过的新型病毒。

    四个发病者有全身性斑疹和疱疹,伴随着发热,所有人的症状类似。至于病人其他特征,还需要我们进一步观察。四个病人之间,并无明显的交集,这种病毒有非接触传播的可能,恐怕需要通知卫生部门发出传染病预警通知。”

    罗歇将手中的报告递给场上的几名传染科的医生,看到检查结果,场上所有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纽约的一位朋友,在他的医院里,也出现类似的病例。”一名医生拿出手机,点开一张照片放到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医生,医生,刚才住院部又发现一个病人,和今天送过来的四人,症状相似。”

    一名年轻的医生跑过来通知,所有人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马上通知医院,发现类似的病例,立刻隔离,不让他与其他人接触。接触到的人,也立刻隔离观察。”罗歇率先反应过来,开口说道:“联系卫生部门,向社会发布传染病预警通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巴黎、纽约、伦敦、东京、柏林……

    类似的一幕,出现在世界各地的各大城市。

    接收到多例类似病人的医院,前所未有的紧张,传染病科的医生,都严阵以待。一种新型传染性病毒的出现,震动医学界,很快,一道道紧急通知,从各大医院的发出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