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床上,罗迪看着手中仅有的相片,相片上三个人,他的爱人,还有他的女儿,笑容很幸福。

    相片在钱包里三年了,他第一次看得这么入迷,这么不舍,不知不觉泪水模糊双眼。

    感染VFV已经20多天,被隔离后,他一次次寄托于医院能将病治愈,但只能看着它一天天恶化,脓疮一天天变大,遍布全身。

    所有的治疗方案都没用,他能感受到医护人员脸上越来越沉重的心情。

    隔离区禁止探望,他连家人的最后一面也见不到。而且满脸毒疮,已经非常恐怖,他也不想让家人看到他现在的模样。

    现在是深夜,他却前所未有的清醒,慢慢地,一股虚弱感传来,让他感觉很累。天花板的灯光很亮,而他眼前的一切,变得越来越暗淡,最后意识彻底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滴滴滴……

    隔离室仪器的提示声,惊醒这栋处于深夜中的医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维多利亚医院,罗歇看着一天天增加的病例报告,眉间拧成一团,心头无比沉重。如今维多利亚医院,已经被官方划定为VFV定点隔离治疗区域,医院封院,成为隔离治疗区。

    他作为主治医师之一,这段时间,整个人憔悴很多,担忧也一天比一天沉重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到现在,才三个多小时,已经新增确诊病例15例。

    他们医院的患者,已经增加到500多人,这还只是他们一家医院而已,在另一个更大的隔离区,还有不少病例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们这里,是最严重的地区之一。

    最让他担心的是,目前为止,还有任何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案,他们尝试的所有治疗方案,全部失败,也没有找到任何一种有效的药物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疫情怕是会越来越严重。虽然暂时还没有出现死亡病例,但却让他非常不安。

    这次VFV病毒,在RS的刻意传播下,加上它的特殊习性,已经超越人们的想象,扩散速度也非常恐怖。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在罗歇看着病例,想着治疗方案时,一个戴着口罩的医护人员开门进来,露出的眼神中带着焦急与悲伤。

    “罗歇医生,隔离区来通知,C区25号病人死亡。”

    罗歇瞳孔一缩,霍然站起来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纽约时报消息:纽约出现全球首例VFV感染者死亡……”

    “英媒消息:维多利亚医院出现欧洲首例VFV感染病例死亡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VFV感染者死亡的消息被曝出,让外界心头蒙上一层巨大的阴影。社会恐慌的情绪,还在迅速蔓延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社会恐慌情绪的进一步扩散,各国官方很快对各大隔离点发布通知,暂时不对外公布死亡人数。但不断出现确诊VFV病例的新闻,依然让人心头恐怖。

    感染VFV的国家和人数,还在增长,短短一个月,扩散到25个国家和地区,据不完全统计,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一万人,没有停止的迹象,各个隔离点,每天都有不少确诊新的病例。

    欧洲各国,还有北美地区各国,先后宣布延长放假时间,开始对学校,医院等公共场所消毒。

    全球疫情扩散,让各国如临大敌,不敢有任何怠慢。

    病毒爆发后,只有不断增多的感染人数,却没有出现治愈的新闻,让世界民众心头仿佛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    医学界没有好的治疗方案,医护人员被感染的病例却经常出现,世卫组织组成的72人团队,也没有拿出太好的方法。高压的氛围,在一线医生与感染者间凝聚,甚至出现感染者自杀的情况。

    而RS组织自从发布视频后,就人间蒸发,没人能找到痕迹。

    在众多坏消息充斥的时候,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一个调查消息,让媒体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“下面播放一则关于VFV疫情的紧急消息,首都时间上午7点37分,世界卫生组织紧急公布一项调查结果,调查确定,RS组织散播VFV病毒的其中两处场所。

    一处是上月9-10日,在纽约举办的国际经济论坛现场。统计数据显示,参与经济论坛的人员,确诊感染人数达到47例,也是多例跨国传播的源头。一处是上月11号,法国著名歌星萨罗蒂在巴黎的演唱会现场,确诊人数达113例,造成间接传染327例。

    世卫组织已要求经济论坛举办方,将参与论坛会议的人员名单发给各国卫生部门,呼吁曾经到达经济论坛现场的所有人员,也呼吁现场观看萨罗蒂演唱会的民众,尽快前往附近设立的定点医院,检测身体情况。”

    陈默吃着早餐,时不时抬头看着新闻,心头阴霾弥漫。

    滨海市已经出现一例VFV病例,现在整个滨海市如临大敌,不少人出门都戴着口罩,不敢前往人多的地方,一些大型活动和演唱会,全部取消。他们公司也放假一次,将公司全面消毒一次。

    恐怖的传播性和潜伏性,让很多人对VFV病毒畏之如虎。网络上甚至传出谣言,蒜头,姜,醋可以减少被传染的风险,现在外面这两种产品,价格都在疯涨,被不少人抢购。

    “小渔,最近这段时间不要带无双出去,尽量少与人接触。”陈默叮嘱说道。

    小渔呆呆看着新闻,似乎在想些什么,蛾眉紧蹙,听到陈默的声音,才下意识回应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有心事?”陈默察觉到小渔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好像赵姐出席了9-10日的国际经济论坛,我当时还跟赵姐视频通话过,你打电话给赵姐问问她。”小渔抚着正在怀里吃奶的小无双,有些不确定说道。

    陈默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经小渔这么一提醒,他确实记得,交代进入军工领域的事后,赵敏跟他说过,要去美国出差一段时间。只是在VFV病毒出现前两天,赵敏已经回国,这段时间身体无恙,他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“先别担心,我先联系她。这都快一个月过去,理论上应该过了潜伏期,她还没有异样,应该没事。”陈默拿起手机,拨通赵敏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看到新闻了?”全息视频里,出现赵敏的投影。

    “刚刚看到,你的身体没异样吧?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也要去检查一遍,我正准备发通知,公司总部的园区,放假三天。”赵敏声音中带着隐隐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检查,你的身体最重要,别理公司的事。有什么情况,第一时间告诉我。算了,我也过去一趟。”陈默忽然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,看向小渔,还有她怀里的小无双,心头沉甸甸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