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宏图,伍冰,陈默等人领导的医疗专家小组,开发新药临床试验,成功治愈5例VFV感染者,治愈率100%,患者身体状态良好。专家团队已找到治疗VFV病毒的方案,目前正在寻找量产特效药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新闻从最权威的央视被爆出来,还放出了康复患者的采访视频。

    消息瞬间被各大平台置顶,下方的评论,迅速被网民的欢呼声淹没。虽然VFV病毒爆发的主要地区,是欧洲和北美,但作为对外开放的国家,国内无可避免被波及。

    哪怕及时采取措施隔离,但各个开放城市,或多或少还是出现确诊病例,全国加起来,都有一百多例。

    没有国外那么恐怖,但北美和欧洲地区的惨状,让国内不少人都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最近好消息接连出现,无疑是民众的一剂强心剂。特别是官方公布的医疗团队中,还有陈默的名字,这说明,陈默真的进入对抗疫情的一线。

    “医疗小组V587,为所有前线的医疗人员打call!!”

    “怎么哪里都有陈默这货?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

    “陈默说:不想当医生的计算机专家不是好物理学家。”

    “材料专家,计算机专家,人工智能专家,机器人专家,物理学家,现在还能学医,陈默是真·跨界大神。我最佩服的人,没有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在座的各位,我想问问,还有什么是陈默不会的?”

    “回复:不会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回复:不会娶老娘;老娘是陈默永远得不到的女人。(特么的,陈默的老婆,上辈子拯救宇宙了吗?为什么不是我?陈默那么优秀的男人,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啊,给我们喝点汤,当小三我也愿意。)”

    “回复:不能吊死在两棵树上,我当小四。”

    “回复:当小五。”

    “回复:破坏队形,老子是陈默永远得不到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网络一片欢呼,让国内笼罩的VFV病毒灰霾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一改往日冷清,街头消失的人群再次出现;广场跳舞的大妈,也再次集结,脱下口罩;各个城市,开始组织集体荧光夜跑运动,各方祝贺纷至沓来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,行军蚁集团宣布,捐助2000万医疗物资给世卫组织,作为抗击VFV病毒的物资。

    世卫组织也派遣专家团队前来首都,学习治疗VFV病毒的经验和方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渔将最后一份文件放好,揉揉略有疲惫的眉心,轻吐口气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她暂时接替行军蚁总裁的位置,处理公司的事务。坐在这个位置上,她才体会到赵敏每天面对的问题有多繁琐复杂。

    平常赵敏决定大事,只是说一句话,签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简单,但真正总结出这句话、做出决定的过程,要考虑的事情,涉及的方面太多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,一句话就把握着公司的前进方向,一旦方向错误,意味着公司的发展错误,浪费公司的资金、人力、资源等。若出现不可挽回的错误决策,公司也会陷入麻烦。

    像行军蚁集团这种大集团,掌舵人要考虑的就更多。

    赵敏患病,陈默去研究药品和治疗方案,两人都不能掌管公司最后的决策。她作为陈默的妻子,又是公司挂名的董事成员,是最适合的临时决策人选,所以她自告奋勇暂时接替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以前跟在赵敏身边,她学到不少经验,这次赶鸭子上架,有朱莉等人和墨女的帮助,她勉强能应付公司的事务,但做不到赵敏那么轻松自如。

    轻松下来,小渔开始翻看最新的新闻,眉黛间不自觉舒展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生怕打扰到陈默的药品研究,她不敢联系陈默。到现在为止,她得到关于陈默的消息不多,所有消息只能通过互联网的新闻报道了解。

    网络上偶尔曝光的VFV病例死亡人数,总会让她不自觉担忧。还好首都传出患者治愈的消息,医疗专家组还有陈默的参与,她提着的心才放下来。

    难得处理完工作有一点空闲,小渔点开关于医疗小组的新闻。下面的评论,除了夸医疗小组,其余的都在夸陈默,让她嘴角不自觉露出自豪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自己的男人,确实很优秀,优秀到有时候让她都感觉烦恼。

    “小渔姐,默哥来视频通话。”墨女的投影落在小渔身边,现在墨女的新形象,是一个穿着白色紧身服的女人,拥有让女人都嫉妒的相貌和身材。当初小渔看到墨女新形象时,都被惊艳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接通,快接通。”小渔的疲惫一扫而空,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“小渔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

    小渔看到陈默的投影出现在办公室,欢喜地走到身边,恢复以往柔弱的模样。接替公司代理总裁的位置,她对外必须表现出强势的一面,才有决策者的威严,每天这样绷紧,感觉很累。现在面对陈默,她所有的伪装都去掉,还是陈默身边柔弱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不见,都成霸道总裁了。”陈默看到小渔干练的办公装束,笑了起来。这种装束,气质还真有意思不同。

    “不许取笑我。”小渔一下子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想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想,每天都想。”小渔毫不犹豫点头:“赵敏姐呢?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关心赵敏,不关心你老公啊?”陈默吃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连赵敏姐的醋都吃,真没出息。”看到陈默的表情,小渔乐起来:“我都看到你好好的,当然知道你没事了。快说,赵敏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,她差不多痊愈,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陈默和小渔讲了这段时间给赵敏治疗的过程,听到赵敏的病情差不多痊愈,小渔最后的担忧彻底消失,精神都好转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过去首都,接赵敏姐出院。”

    “她这两天愁眉苦脸的,脸都不给我看。你把我给你配的那个药膏带过来给她用用,不然她得愁死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双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爸妈照顾得很好,他们让我别担心,安心处理工作。”小渔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

    那么久没联系,两人在电话里腻歪了许久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小渔才挂断电话,脸色恢复往日柔和的笑容。电话通知朱莉等人帮忙处理公司的事,又告知众人赵敏康复的消息。

    听到赵敏即将康复的消息,行军蚁集团高层,集体松了口气,整个行军蚁集团那种压抑的气氛,瞬间消失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