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都,汤山医院,这里是首都集中隔离治疗的地方。

    赵敏带着口罩,披肩的黑发遮住脖子,只有额头和眼睛露在空气中。额头上的点点印痕已经结痂,在细腻的皮肤上,看起来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从病房出来,赵敏就看到在外面等候的医生和护士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,为参与这场VFV病毒的抗战感到自豪,蓝溪也戴着口罩站在旁边等候。

    “谢谢各位医生。”赵敏朝着众多医生深深鞠了一躬,随后拿出一个信封交给石宏图:“这是我个人捐给医院的500万,作为治疗VFV病毒的资金,希望能帮助感染VFV病毒的患者,多出来的,用来捐助医院里那些贫困的病人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职责。”石宏图郑重接过信封,开口道:“赵女士善者仁心,我替那些患者和患者家属,谢谢你,这笔钱,一定会用在需要的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他呢?”赵敏看了一圈,没发现陈默的踪影:“陈默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的使命完成了,剩下的事由我们收尾,他在外面等你。”伍冰声音复杂说道。那个奇男子,总带着神秘的光环,让人忍不住好奇,深陷其中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赵敏朝伍冰微微点头,深深看了她一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看,网上都说你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,她们想喝汤,自愿当小三,怎么办?那些女色.狼都盯着我老公,我现在有一种很不安全的感觉。”汤山医院外,小渔似笑非笑看着陈默,眼中带着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弱水三千,我只取一瓢,我是她们永远得不到的男人。”陈默求生欲前所未有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不想取第二瓢,第三瓢?也许味道不同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一瓢,一晚上能尝出几种不同的味道,三千种味道,迟早尝尽,今晚也可啊呜……”陈默坏坏地笑着,结果感觉腰间传来剧痛,痛得倒吸口凉气,马上闭嘴了。

    “大坏蛋,不许乱说。”小渔红着脸拧着陈默的腰间肉,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,说这种话,还好旁边没人,不然她得羞死。

    小渔抱着陈默的手臂闲聊着,目光始终在医院的门口。和两人一起在等候的,还有不远处的蓝溪的家人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就看到赵敏和蓝溪的身影从医院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赵敏姐,想死你了。”小渔迎上去抱住赵敏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不是想你男人?”赵敏调侃,不过声音却带着喜悦,紧紧抱着陈默。

    “都想。”小渔没有否认,紧接着故作神秘说道:“赵敏姐,我给你带了一些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个。”小渔从包包里拿出两个白色的瓶子,瓶子是陶瓷材质,非常精致:“当初我中弹留下伤疤,他专门给我配制的药膏,能祛除伤疤和印痕的。”

    小渔翻了翻自己当初中弹的肩膀,上面的子弹伤疤早已经消失,只有一片白嫩的肌肤,不见任何伤痕。

    “这个药膏,不仅可以祛除伤疤,还能美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赵敏声音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她现在戴着口罩,就是因为脸上有脓疱治愈后留下来的印疤,斑红点点,像长满痘印,非常难看。小渔给的这个药膏,无疑是她现在最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女人都爱美,她再强也是女人。况且她的性格,绝对不容许那些瑕疵影响自己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回酒店我帮你涂,最多三天,疤痕就消失了。”小渔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,什么好东西都只给你,不给我,这就是命啊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陈默,看到两个女人有说有笑,也乐得轻松。他最怕赵敏出院后,会因为曾经患病受到影响,现在看来是多余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一个喜悦的声音打断陈默的思绪,转头就看到蓝溪也带着父母,已经来到他身边:“这是我爸妈。”

    蓝溪的母亲曹玉玲,保养得不错,近五十岁的女人,看起来只有四十出头。旁边戴着金丝眼镜,气质文绉绉的男人,就是蓝溪的父亲蓝青阳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好。”陈默礼貌点头。

    “陈医生,这次谢谢你治好我家溪儿。”开口的是蓝溪的母亲,一边说话,一边打量着陈默,不过看到不远处的小渔,再看看自己的女儿,眼神中闪过可惜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阿姨。蓝溪是为公司出差,才会感染病毒的,她现在没事,我也放心。”陈默说道:“对了,这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陈默让王海拿出两瓶药膏,递给蓝溪。

    “这个药膏能祛除你身上的疤痕,等身体彻底恢复,再去公司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。”蓝溪接过陈默手中的瓶子,眼神中带着感激。女人的容貌,是她们最珍惜的东西之一,听到陈默说能彻底恢复,她说不出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陈总,那我们先不打扰了,有机会再感谢你。”蓝青阳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渔和赵敏,识趣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陈默微笑回礼。

    蓝溪一家离开,小渔和赵敏也走了过来。只是赵敏看自己的目光,好像有点复杂,陈默能清晰感觉到。

    想到赵敏出来,要给她一个拥抱,陈默就头皮发麻。小渔在这里,要是这时候提出来,晚上回去他要睡地板了。

    “欢迎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多亏了你,不然我就死定了。”赵敏看出陈默的为难,识趣地没有提拥抱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和赵敏姐准备在首都旅游几天,等她的疤痕好了再回去,你回去还是留下陪我们一起?”小渔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留下,在里面闻了那么久消毒水的味道,我也要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“你留下来,受苦的还是我。我病刚刚好,还要天天被你们虐狗,当那么大的灯泡。”赵敏对两人无语,口罩下不知道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“大不了你这几天所有的消费,我都包了。”陈默嘀咕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说的,这几天准备好你的钱包就行,还要给我们当苦力,我要先虐你。”赵敏拉着小渔朝车里走去,留给陈默一个得意的眼神,似乎在说,这是没有拥抱的利息。

    路上,陈默很不爽地看着两人有说有笑,自己好像一个局外人,偏偏又不知道两个女人在聊什么,那么神秘。不过看到赵敏恢复轻松的心情,他也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吃饭,逛街,购物,陈默再一次体会到女人逛街的恐怖威力,特别是两个女人时。衣服、鞋子、首饰、化妆品等,买的东西全放他身上,还要他付钱。赵敏完全不像刚刚病害康复,哪怕他经过潜能开发的身体,都有点吃不消。

    悲催的一天,直到晚上,三人才回到在首都的房子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