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夜,赵敏趴在床上,在她露在空气中的背部,在她白皙的皮肤上,长满点点疤痕,这是VFV病毒痊愈后留下的疤痕,看着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旁边盘坐着小渔,拿着药膏,一丝不苟地在疤痕上涂抹。

    “赵敏姐,你的身材不错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也不比我差,只是你便宜了陈默那个大猪蹄子。”赵敏打趣笑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。”小渔也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估计那个家伙,现在在床上埋怨我今晚抢了他老婆。”赵敏脑补了陈默幽怨的模样,乐呵呵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知道我在给你上药,不会埋怨的,我让他先睡了,今晚陪你。”小渔勾取一些白色的药膏,轻轻涂在赵敏后背的疤痕上。

    “呦呵,够义气啊,那我今晚岂不是可以试试他老婆的手感。”赵敏一把抓住小渔。

    “啊,别乱动,赵敏姐,搽药呢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房间里闹成一团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赵敏从房间里出来,看到正在看新闻的陈默,慢悠悠走到他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还要心情看新闻,昨晚你老婆陪着我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没想法。”陈默自顾喝着牛奶,面无表情说道。难得小别重逢,结果小渔昨晚不回来,让他‘独守空房’,想想就不爽。

    “我昨晚可是把你给绿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咳咳……”被赵敏一句话给呛到,陈默一口热牛奶喷出来,满脸涨红,差点背过气去:“你越来越有当女流氓的潜质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生活所逼。”赵敏笑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去哪?”

    “游玩啊,难得度假。”

    吃完早餐,三人穿戴整齐后才出门。

    治疗的药剂完成,赵敏的病痊愈,陈默的任务完成,但外面的世界并不平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世卫组织统计,全球确诊感染VFV病毒人数突破3.5万,隔离人数超过48万,死亡人数达到5256人,重灾区医疗人员及医疗物资告急,感染人数还在上升。

    世卫组织放出来的消息,让整个世界震动。

    72人小组和海星公司,已经量产缓解VFV病毒发病的药物,虽延长恶化时间,但并没有治愈,而死神镰刀(RS)组织成员还未能抓获,病毒根源并没有彻底消除,不确定对方还有没有在继续投毒。

    各国和卫生组织催促葛兰素公司,尽快完成收购的技术交接手续,量产GBOY。

    在众多方便的通道下,葛兰素公司顺利完成收购安博尔的手续,宣布正式量产GBOY特效药。

    GBOY特效药宣布量产,像一剂强心剂,让各国医疗人员惊喜不已。而葛兰素公司除了收获特效药的研发技术,还从中大赚一笔,收获全球名望,让不少医药公司羡慕嫉妒。

    葛兰素公司宣布GBOY量产不久,华夏医疗专家团队也不落人后,发布公告宣布:攻破治疗VFV的单克隆抗体量产技术瓶颈,可兔体量产治疗VFV病毒的单克隆抗体——康菲。康菲需要配合海星公司HX3药剂使用,一个星期之内可痊愈。

    两家能治疗VFV病毒的药物量产,对灾区的病人而言,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随着量产药物被送往世界各地的重灾区。随着药品供应量增加,全球对抗VFV病毒的压力开始缓解。

    半个月,华夏最后一例VFV病毒感染者出院,宣布彻底清除国内的VFV病毒,宣布解除针对VFV病毒的禁止令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,除感染病毒最严重的欧洲及北美地区外,VFV病毒的轻灾区国家和地区,在获取药物治疗后不久,就宣布清除VFV病毒,解除针对VFV病毒的隔离与警告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世卫组织宣布,全球VFV感染者首次出现负增长,VFV病毒的抗击战,取得阶段性的胜利。

    而在各国为对抗VFV病毒胜利欢呼时,又一消息曝光。

    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多利维兹的团队经过研究发现,VFV特效药GBOY中,含有多利维兹多种研究成果的成分。多利维兹被绑架失踪案件,可能与安博尔公司有关。

    消息引起整个世界震动。

    反恐组织和国际刑警迅速组织人员,展开以多利维兹为线索的调查。葛兰素公司也在被调查之列,GBOY停止生产,开始检测是否存在的毒性。

    调查没多久,就有消息曝出,原安博尔公司的老板及其家人失踪,宣布开发药品的医学博士失踪,安博尔公司为RS组织借壳,目的是通过制造生物恐怖,赚取恐怖资金。

    安博尔公司从葛兰素公司获得的15亿美元现金,早已通过各种洗钱渠道转移洗掉,具体去向不知。RS组织成员利用人们聚焦精力对抗VFV病毒时,悄然完成这一操作。

    在这么短时间内洗掉15亿美元,明显有具体的操作计划。

    过后不久,RS组织在推特上发布视频,宣称报复侵略者的目的达到,终止继续投放VFV病毒。

    各种劲爆的消息让世界为之哗然。

    在国际会议上,各国纷纷联合声明,将RS划入反人类的恐.怖.组.织,同时在国际上,高赏金通缉RS成员。只是没人见过任何一个RS组织成员的模样,似乎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这个组织。

    众多国际组织,开始针对多利维兹这条线索作为调查。

    然而,没人发现关于多利维兹的任何线索,多利维兹和RS组织仿佛人间蒸发。

    时间维持三个月。

    这三个月,是世界对抗生物恐怖至关重要的三个月,特别是欧洲及北美等重灾区。

    随着葛兰素公司被查出与安博尔公司无关,GBOY特效药也没有严重的身体危害,因为抗击病毒的需要,葛兰素公司被允许继续量产GBOY。

    加上华夏的康菲药剂量产,感染VFV病毒的人数持续负增长,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宣布解除针对VFV疫情的禁令。

    三个月前,人们对VFV病毒畏之如魔鬼,听到VFV病毒就色变。而三个月后的今日,民众的生活大都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欧洲及北美地区疫情得到控制,各国开始解除针对疫情重灾区的旅游警告,针对欧洲和北美地区的禁止入境的指令也全部撤销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例感染者从医院出来,全球不再增加新增病例和疑似病例,VFV病毒疫情基本结束。

    期间有一个插曲,世卫组织本想将一枚荣誉勋章授予找到治疗方案的陈默,只是陈默不愿意领取,说功劳是整个医疗小组的,最后世卫组织宣布将荣誉勋章授予华夏的医疗专家小组,石宏图代表出席。

    这场生物恐怖,从开始到结束,持续将近六个月,让全球死亡人数,超过8000人,在数万人身上留下伤疤和心里阴影。

    VFV病毒也被各国的疾控中心,列入最高等级之生物恐怖武器。

    让世界感觉恐惧的生物恐怖落下帷幕,外界依然没有RS组织和多利维兹的任何线索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