坦桑尼,姆特市。

    邹维奇站在港口处四处张望,等待着人出现。他是一名坦桑尼华裔,从小在这里长大,因为家庭背景的关系,他从小就学习汉语,也学习英语和当地的葡语。

    长大后,在这里当向导。

    因为掌握语言的优势,他在这里的生活还不错。

    特别是最近几年,来这里旅游的游客不少,他精通三种语言,能熟练交流,又对这里的人文环境非常熟悉,收入非常可观。

    前天有人联系他,约他当向导,报酬不低,所以今天一早,就来港口这里等候。

    忽然,两个西装革履的华夏人从港口出来,邹维奇精神一震,立刻整理笑容迎上去:“两位可是王先生和钟先生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王海点头,打量邹维奇一眼。

    他们看过邹维奇的资料,知道就是他们约好的向导。

    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邹维奇,应该是你们约的向导。”邹维奇伸出手,和王海钟雷两人握了握,堆着满脸笑容。

    作为向导,他算是阅人无数,来自世界各地的都有。这两个男子,给他们感觉很特别,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你好,邹向导。”王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两位有什么游玩的计划?”邹维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这边开工厂的,劳烦你带我们到这个地方转转,介绍一下周围的环境。”王海将一个地址递给他。

    地址是赵敏向坦桑尼购买的那块用于建设兵工厂基地的地皮,过两天坦桑尼官方的批文下来,他们就开始建设工厂。到时候会有国内的建筑公司承建,但他们也必须前来了解环境情况。

    兵工厂是非常敏感的企业,他和钟雷商量,在工厂建设前,组建一支武装安保队伍,确保工厂顺利进行,毕竟这里的治安环境没有那么安逸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两位老板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邹维奇忙不迭点头,原来是投资工厂的大老板,怪不得,想到这里,邹维奇变得更加积极。

    王海和钟雷对视一眼,放好行李箱,登上邹维奇的车辆。

    “这个位置,距离港口不远,两位方便说是做什么生意吗?我对这里的环境有些了解,说不定我也可以帮上一两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生产一些小机械,主要是出口的。”钟雷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了解了解。”邹维奇一副了然的模样,开口说道:“坦桑这边的劳动力很多,也很便宜,外国投资的矿产,腰果加工厂,都喜欢雇佣当地人,官方也很鼓励外国投资。两位的工厂建起来,如果有需要,可以找我,我知道哪里能雇佣一些比较勤快的工人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要麻烦邹向导了。”钟雷说道。

    邹维奇笑着摇头:“不麻烦,我父亲说,华夏有句古话叫:出外靠朋友。有个熟人,能省很多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戈拉国。

    海上距离海岸不远的小岛,豪华的别墅内坐着五个人。

    坐在首座的,是一个中年老男人,看上去五六十岁,头发和胡子花白,皮肤棕黑,穿着黑色长风衣,棕黑的眼睛似乎有穿透人心的力量,气质夹杂着长期处于上位者的威严,只是******,又给人睿智之感。

    威严与睿智并存。

    狡猾的狼王,疯狂的野心家,不顾一切的枭雄,这是认识他的人对他的印象。

    主导多利维兹绑架案,制造世界恐惧的VFV生物恐怖的利瑞克,此时安静坐在中年老男人的右手位,乖巧得像温顺的小猫,不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而在中年老男人左手边,是一个金发白皮肤的女人,左脸刺着一朵黑玫瑰,眼神冷漠。她是首座男人的另一位副手,代号毒玫瑰,具体名字,连利瑞克都不清楚,只知道,这个女人惹不得。

    首座男人对面,是两名穿着迷彩服的黑人男子,将军装束。左边的将军,脸上有一道子弹旧伤疤,看起来有些狰狞;右边的将军,留着络腮胡渣,非常好辨识。

    若安戈拉人看到两人,肯定认识。

    安戈拉最精锐的两支军队的将军,马卡尼和姆博,掌管着安戈拉近三分之一的兵力。

    这样两位一军之长,在首座男人面前,依然局促不安。他们了解这个男人的性格,一不小心做错事,哪怕是他们现在掌握实权,也要没命。

    他们是组织核心人员,非常清楚震撼世界的VFV生物恐怖,只是利瑞克一手安排而已,眼前的男人只是一道命令,过程并未参与。

    仅此,就给世界留下不可磨灭的恐怖记忆。

    若这个男人真正参与,后果恐怕会更加恐怖,完全将人命当蝼蚁。

    “里德曼先生,我们下一步怎么做?”左边的脸上带着子弹伤疤的马卡尼小心翼翼开口询问,右边的姆博也看向他,不敢有任何放松。

    “夺权。”首座男人开口,声音中气十足,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夺权似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不过他的话,让马卡尼和姆博心头大震。他们知道会有这样一天,这天真正到来时,他们还是忐忑。

    这件事操作不好,他们的小命都要丢掉。

    “我们该怎么做?”姆博压下心头的紧张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迪奥戈会死掉,他是瓦索伦的死对头,到时候会有瓦索伦下黑手的证据曝光,推翻瓦索伦,扶持内图上台。”毒玫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放到两人眼前:“你们什么时候行动,有什么计划,会有人联系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计划完成,你们就是万人之上,掌控一个国家,想要什么有什么。”里德曼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口,声音淡漠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马卡尼和姆博急忙点头,心里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,里德曼脱下眼镜,露出来的目光威严无比,让旁边的利瑞克心头紧张。

    “那个东西开发如何了?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多利维兹和那些研究人员正在研究,有些进展,但什么时候成功还不好说。您要不要下去看看?”

    利瑞克老老实实将情况说出来,不敢有任何隐瞒。

    “不用,那个东西完成后就通知我。”里德曼悠悠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利瑞克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好干,我们的目标,是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,不用任由西方人操控剥削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利瑞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走到别墅楼顶,目送里德曼的直升机离开,利瑞克才彻底松口气。

    在那个男人身边,压力不是一般的大。不过想到下一步计划开始,利瑞克又期待又有些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先生,那个东西,利瑞克这边能按时完成吗?”飞机上,毒玫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科研这种事,也许明天就成功,也许十年也没有进展。”里德曼转头看了远去的别墅一眼,闭目养神:“接下来的计划,干净利落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毒玫瑰点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