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主流的3D打印技术,技术瓶颈是相对较慢的操作速度和较差的分辨率。

    当需要更高水平的解决方案时,3D打印技术会逐层创造结构,而创造结构时,分辨率不足是造成效率低下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创业小项目得到的纳米级3D打印技术,用超短极紫外光线来进行固化,形成纳米级的产品。

    不过研究过这么多东西,激光是陈默最擅长的技术之一。全息技术的激光研究,让他早就吃透激光技术,也有很多相应技术的积累。

    纳米级3D打印技术,对如今陈默的技术储备而言,主要是分辨率问题,还有新材料的问题,以及紫外光线油墨(UV油墨)和固化程度问题。

    在得到的技术中,有一种UV油墨的新配方,叫电子基油墨。在高能电子束的轰击下,解开单体或者聚合物材料的双键,产生自由基然后聚合,原理和EB油墨相似。

    两者配方不同,效果也不同。根据陈默得到的资料显示,电子基油墨的固化程度接近100%,比EB油墨还要高。而且电子基油墨的适用连接料,并不局限在丙烯酸类的树脂和活性单体,而是远比EB油墨要广很多,适用于多数材料。

    3D打印机本身的设计条件也不同,这些超精密设备,对环境的要求都非常苛刻。确定3D打印机的技术方向,陈默就着手设计,希望能尽快将这个纳米3D打印机开发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产业升级的关键技术之一,有了这个超精密的打印机,陈默就彻底挣脱限制,绝大部分的研究,速度都会高速飙升。

    陈默进入研究状态,全然忘记外界的事。

    而外界并不平静,特别是在非洲的那个角落。安戈拉迪奥丁身亡,消息在安戈拉内部引发剧烈的震动。

    仅一天,安戈拉当地新闻上就出现各种不同的声音,一些迪奥丁的支持者,已经开始组织游行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认为,这是一场谋杀。

    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,让舆论和调查,都往人们猜测的方向进行。迪奥丁身亡第三天,凶手被抓住,是安戈拉当局的一名特工人员。

    消息一出,整个安戈拉上下震动,事情瞬间闹成全球性新闻,不少西方媒体开始批评安戈拉当局,排除异己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。

    平民之中,反对安戈拉当局的人,开始组织大型的游行,要求瓦索伦下台。

    只是游行刚出没多久,瓦索伦向安戈拉的民众发表长约40分钟的电视直播演讲,否认参与这件事,呼吁各方冷静,等待事情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迪奥丁所在的党派,公开表示不接受瓦索伦的言论,要求其立刻下台。操控的手激起民愤,让安戈拉内出现骚乱,紧接着,游行变成暴力抗议。

    不断升级的抗议,让瓦索伦不得不派遣警察驱散抗议者时,事态朝着失控在发展。

    而在局面几乎失控时,消息传出,谋杀迪奥丁的特工人员招供,提供一个录音,正是瓦索伦要求他刺杀迪奥丁的录音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在黑手的操控下,民怨沸腾,安戈拉内爆发大规模的运动,要求瓦索伦下台,抗议与骚乱,让整个安戈拉开始乱起。

    而瓦索伦也再次公开直播演讲,直言这是一场陷害,否认参与迪奥丁被谋杀的事,拒绝下台,并下令军队,驱散抗议者。

    暴力导致5人死亡,12人受伤,让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收拾。几乎同时,各国发出针对安戈拉的旅游警告,纷纷开始让侨民撤离。

    各种抗议和骚乱,持续一个多月。

    而在瓦索伦忍无可忍,开始抓捕抗议者时,迪奥丁所在的党派,带领3万军队逃离,并公开招募反抗瓦索伦的人员,一时间应召者无数,安戈拉几乎处于内战的边缘。而这场剧烈抗议,依然在继续。

    这场动荡,已经引来国际社会的目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威特看到前方的营地微微一笑,迈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还没到门口,威特就脑门发寒,几支枪支已经堵在他的脑门上,敢动一动,铁定没命。

    “来干什么的?”前方拿着枪的武装人员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你们首领谈交易,很重要。”威特举起双手,不敢轻举妄动,这些人都是不要命的,他乱来,后果就是变成筛子。

    为首的武装人员对视一眼,使了一个眼色,开始搜身。从上到下,身体每个地方都摸了两遍,确定没有问题,一行人才压着威特,走向营地。

    利瑞克正坐在营地内,在他前面,正是刚从瓦索伦手中逃出来的,迪奥丁所在的派系的领导穆尔米,其他大部分领导人物都已经被抓人监狱。

    正在利瑞克准备告诉他们组建武装反抗时,一个士兵匆匆进入,在穆尔米耳边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有人过来,想和我们交易。”穆尔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他谈,问问他想做什么交易?”利瑞克想了想,随后站在穆尔米,就像一个安保人员。看到人进来,他也安静下来,仔细打量着威特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交易?”穆尔米镇定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给你们提供大量武器装备援助,推翻瓦索伦。”等武装人员离开,威特才开口。

    穆尔米眼神眯成一条缝,情绪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条件?”

    “不多,你们上台后,听我们的话,然后我们需要一些油田和矿产的开采权,作为提供武器装备的回报。”威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能提供什么?”穆尔米并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“美式装备和国际施压,必要时,可以出手帮你们。”威特不慌不忙说道。话都到这里,穆尔米只要不是傻子,都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穆尔米不留痕迹地瞄了利瑞克的一眼,没见他点头,也不好答应:“我们需要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只有两天的时间,打这个电话联系我。”这个结果在威特的预料之中,随手递出一张电话号码给穆尔米,在武装人员的护送下,离开营地。

    “西方人。”威特离开后,利瑞克笑起来。

    冤家路窄,形容现在再好不过了。如果让他们知道,制造生物恐怖的人,就是他们想帮助的人,那些人会是什么表情,一定很精彩。

    “利瑞克先生,答不答应他们?”穆尔米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我给你答案,没有我的回复,不要答应,先招人,后面还有很多安排。”利瑞克想了想说道。现在计划只是一个开始,他们需要一个彻底没有声望的瓦索伦,然后拉下来,才能名正言顺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穆尔米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们想给你们提供武器装备和支援?”

    一个安戈拉海上的小岛上,里德曼看着电视中各种抗议的新闻,眼神眯成一条线,让人看不出喜怒。利瑞克来联系,有美特工想给他们提供装备,然后成为他们的傀儡。

    这就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里德曼轻轻笑了笑,很快恢复,手指敲着沙发的扶手,似乎心里在盘算什么:“答应他们,支援越多越好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