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是你们要的第一批装备。”

    威特走下车,挥挥手指,让两名武装人员将几个箱子抬下来打开。

    只见清一色M16,安静躺在箱子内,散发着幽暗的亮光。

    另外几个箱子打开,都是便携式防空导弹和反坦克导弹,还有两箱都是全新的AK和手榴弹。这里的装备,足够装备一个连队。

    “后面的车里全都是。”威特指了指车辆说道。

    穆尔米身边的武装头目上前,抓起一支枪拉上膛试了试。确认没问题,穆尔米才将签好的文件递给威特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的钱和协议。”

    他不明白为什么上面要接受西方人的条件,虽然购买这些装备相对便宜,但那些协议很麻烦。一旦他们成功,将会失去大量的资源。

    不过组织这么做,肯定有道理,所以他只能按照利瑞克的意思,答应西方人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合作愉快,后面还会有源源不断的援助,我相信你们会成功的,瓦索伦已经失去民心,希望你们能早日推翻他。”

    威特接过文件,笑容大盛。

    这些人答应他们的条件,都在意料之中。从事这种事情那么久,他自然能把握这些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一旦这些人失败,他们倾销了武器,没有亏。而万一成功,他们就能大肆发战争财,还有一个听话的政权,可以大肆剥削。所以他们对做这种事,不亦乐乎,特别是后面还有几个军工巨头在暗中支持。

    穆尔米深深看了一眼威特,大手一挥,让身后的士兵开始卸货。

    “后面的装备快点送过来,你们答应的条件也快点实现,我们再过不久就要行动了。如果你们不给点动作,我会怀疑你们的诚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们成功,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。需要空中支援的话,也可以谈,不过需要补充一些新条件,也有点贵,等你们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威特晃晃手中的文件,坐上旁边的越野车,在发动机的轰鸣中远去。

    “让兄弟们适应新装备,等待命令。”穆尔米看着威特远去,对旁边的武装头目说道。

    利瑞克正坐在营地中,安静地喝着酒,似乎并不为他们面对的局面烦恼,看到穆尔米进来,他才将手中的酒杯放下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们将一部分装备送过来,还不错,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穆尔米在桌子旁边坐下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急,我们的目的,是推翻瓦索伦,现在才刚刚开始。让瓦索伦彻底失去民心,我们动手就能名正言顺,若西方人施压成功,说不定还能兵不血刃推翻他。

    现在时机还没成熟,等西方人送多一点装备过来。如果双方开战,我们也能不惧他们。”利瑞克面露冷笑,不紧不慢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戈拉境内,抗议与骚乱还在不断扩大,哪怕各方呼吁,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。

    在安戈拉的一些媒体报道,加上西方媒体的报道,瓦索伦‘谋杀’迪奥丁的事,也越传越广。

    迪奥丁出身平民,有着亲民的形象,是下一任总统最有力的候选人之一,如今被谋杀,导致越来越多的平民愤慨。

    加入反对武装,反对瓦索伦人员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没多久,瓦索伦就让军方占领电视台和广播,宣布接管电视台,管控舆论。

    瓦索伦立场强硬,没有下台的准备,对外宣称这是陷害,呼吁各方冷静下来谈判。而反对党派则公开骂瓦索伦独裁,要求瓦索伦立刻释放被抓的党派成员,辞职下台。

    双方各执一词,让对峙的气氛不断升温。

    安戈拉境内反对瓦索伦的呼声不断扩大,各方嘴仗持续,让安戈拉境内变得紧张无比,几乎到了武装对抗的边缘。

    而这一对峙的局面,已经惊动联合国。

    没多久,反对派武装放出消息,答应联合国促合的调解,可以和平谈判,但谈判的条件是瓦索伦必须辞职下台,重新选举新的人选上台。

    而瓦索伦一方再次强调,这是一个阴谋陷害,可以释放被捕的党派成员,但拒绝反对武装要求他辞职下台的条件。

    双方互不相让,谈判破裂。

    “时机成熟了吗?”

    司格看着穆尔米,等待他的答案,他是跟着穆尔米等人逃出来的军队的将领。忠于穆尔米所在的党派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领导的队伍不断扩大,规模已经是原来的两倍,而且还接收了大批西方人的装备,如今鸟枪换炮,让他有着前所未有的信心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等待穆尔米的进攻命令,但穆尔米给他的回复,一直是等。如今双方谈判破裂,而且瓦索伦已经失去民心,显然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“可以进攻,不过最好让他们开响第一道枪声。”穆尔米说道。所有的一切,似乎都在按照上面的计划进行,让他淡定很多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得到穆尔米的指令,司格咧嘴一笑,露出森森白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,这场混乱能不能和平解决?”

    阿瑟拿着枪,注视着对面的情况。对面就是反对党派的武装,两方已经在这里对峙。

    双方都保持着最后的克制,不希望出现战争,可是气氛已经越来越紧张,谁也不知道战斗什么时候会打响。

    若是武装对抗开始,意味着死亡与混乱,这是他们所不希望的。

    “难说,我们也希望和平解决,对面应该也这么想,都是自己国家的人。”阿瑟旁边的士兵摇头:“但瓦索伦不愿意下台,对面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瓦索伦下台,对面就愿意和平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条件被瓦索伦拒绝了,有一些人认为瓦索伦贪权,将自己的利益看得比这个国家重要。昨天有一个兄弟,全副武装叛逃到对面了。”士兵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瓦索伦不像贪权的人。”阿瑟说道:“他上台后,比以前的人做的更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但谁也不能保证,瓦索伦不会真的贪恋那个位置,毕竟权力会让人迷失。是不是一场阴谋,只有当事人知道答案。我们这些大头兵,不清楚状况,只能在这里听指挥,上面什么命令,我们就执行什么命令。”士兵有些遗憾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阿瑟叹息一声,继续讲注意力放到对面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破风声传来,还没来得及反应,阿瑟只感觉身边的兄弟身体一僵,直挺挺倒在地上。刚才还在身边和他说话的战友,现在眉心处多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,变成一具的尸体,眼睛还睁着。

    对面有狙击手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恐惧感笼罩着他,哪怕火辣辣的阳光,他也感受不到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啪!!又一枪落在他身边的砖石上,激起的沙子打在他脸色,火辣辣的痛,几乎偏一点,就能直接拿走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混蛋。”死亡的恐惧加上失去兄弟的愤怒,让阿瑟失去理智,躲在角落里朝对面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枪声打破双方对峙的压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