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戈拉反对武装与瓦索伦所掌控的军队发生交火,反对武装5名士兵死亡,瓦索伦军队7人死亡,11人受伤,炸弹落入平民区内,造成9名平民死亡,31人受伤。

    双方战斗打响,让国际舆论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又一个国家陷入内战。

    首次交火,直至日落才结束,双方都公开指责对方先开火。

    没多久,反对武装就向公众公布一份视频,枪声率先从瓦索伦掌控的军方传来,消息引发安戈拉国内及国际舆论前所未有的愤怒,也坐实了瓦索伦虚伪的标签。

    一名安戈拉国内著名记者,在推特上公开批评瓦索伦独裁,第二天,这名记者的尸体在家中被发现,已经遭人暗杀,手段残忍。

    各种消息曝光,民怨彻底沸腾,一些民众已经开始冲击军方布下的隔离栏,又引发新的矛盾,国际舆论也被带动。

    联合国呼吁双方冷静,停止交火,回到谈判桌上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以美方为首的国家,开始在国际会议上给安戈拉当局施压,要求瓦索伦尊重民众的意愿,辞职下台,接受调查,并公开制裁以瓦索伦为首的安戈拉高层。

    在各方的支持下,反对武装连下两个重镇,开始朝首都逼近,只是反对武装并没有空中力量和装甲武器,拿下两个重镇后,双方战局再次陷入对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戈拉首都总统府,一个穿着灰色西装,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老男人坐在办公室的首座。他就是安戈拉的总统瓦索伦,棕黑色的皮肤,短平的头发上,已经带着点点白色,脸色中挥之不去的疲惫。

    看着西方的新闻报道,他此时前所未有地愤怒。

    那些媒体,将他描绘成一个残忍的独裁者。

    从迪奥丁被杀开始到现在,他感觉被人牵着鼻子走,舆论也被引导,各种脏水泼过来,让他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普通民众对消息先入为主,从一开始就认为他是谋杀的黑手,现在哪怕他在国内的广播和电视直播中多次澄清,相信他的人也没有一半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处心积虑的阴谋,仿佛背后有几只黑手在操控,无论他怎么做,最后的结果都会被歪曲,特别是国际舆论,让他有种无力感。

    愤怒的民众,不断叛逃的士兵,国际舆论的沸腾,联合国的施压,还有西方人的制裁,让他压力前所未有的大。

    他已经失去大部分的民心,只是靠着支持他的军队苦苦支撑,这种局面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。

    该死的西方人,已经在支持反对武装来对付他。

    从前方传来的情报就能知道,反对武装已经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武器装备,比他们的军队还精良。

    那是西方武器,他不得不怀疑,这一切的背后,是西方人在支持。

    对方的目的很明确,要他下台,然后取而代之,所谓的选举完全可以操控。

    他想辞职下台,但不敢。

    他下台,永远也无法洗清罪名,只会被当成恶人来审判,而他的国家,也将落入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手中,到时候他就真的成为罪人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一个困局,他这个总统,肯定无法做下去,拖下去只会更加糟糕。只有另一种方法,能解决这场危机了。似乎下定决心,瓦索伦叹了口气抬起头,对旁边的秘书开口。

    “阿木达,通知安斯基部长他们回来一趟,有重要的事商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斯基要回首都。

    安戈拉境内的一座岛屿上,里德曼收到这个消息,脸上难得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从迪奥丁身亡开始,这场混乱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。唯一的意外,就是西方人联系穆尔米,要给他们援助武器装备。

    有这种好处,他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现在舆论在他们的引导下,瓦索伦已经失去民心和国际舆论的支持,天时地利人和都没有,他原以为瓦索伦会主动辞职下台,然后他就能安排人名正言顺上台,控制安戈拉。

    瓦索伦没有下台,这点他虽然惊讶,但也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让他感觉唯一的难点,就是安斯基。安斯基是瓦索伦派系忠实的人物,而且立场坚定,一旦没有解决安斯基就抓瓦索伦,安斯基肯定带军派出,到时候安戈拉会陷入长久的内战和混乱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要的结果,所以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似乎现在,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“让姆博准备,按原定计划,将瓦索伦和安斯基一窝端了。”里德曼悠悠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站在里德曼身边的毒玫瑰点头,拿出一个加密的手机,拨通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姆博坐在营地内,看着来自各方的消息,面容淡定。

    从迪奥丁身亡开始,他知道,组织的计划已经在进行。但组织从未联系他动手,而这一切都在说明,时机未到。

    一旦时机到来,上面肯定会给他来命令。因为他了解里德曼先生的性格,一出手就必须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现在军队之内,已经有一些反对瓦索伦的声音,毕竟舆论并不在瓦索伦那边,他拒绝下台,已经让这个国家陷入混乱。

    现在瓦索伦给外人的印象就是:独裁,贪权。

    已经有一些忍不住性子的士兵叛逃到穆尔米那边,但更大规模的叛逃,被他制止。他相信,只要有将领带头,肯定会有很多士兵反抗瓦索伦。

    他没有这么做,从头到尾,他和马卡尼都没有说过一个字,对瓦索伦和安斯基的安排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这种表现,让他迅速取得安斯基的信任。

    作为最精锐的队伍之一,姆博的任务,就是守卫首都的安全,守卫瓦索伦的安全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总统府邸已经在他的控制之中,只是组织一直不让他行动,所以他一直没有表现出来,安静做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他已经得到消息,安斯基被瓦索伦从前线叫回来,有预感告诉他,这是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在姆博敲着桌子思考时,一个头目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进来的人,姆博精神一震,立刻直起腰板。这是组织安插进入队伍里的头目,也是他的助手。他作为将军,有很多目光看着,做很多事不方便,有些事,他需要通过助手,来与组织联系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脸色严肃进来,肯定有大事。

    “将军,先生来消息,等安斯基回来,按照计划行事,一网打尽。”武装头目在姆博耳边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命令,姆博目光一亮,微微点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