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戈拉。

    通话完毕,穆尔米看向利瑞克忙问道:“这次和平谈判后,我们推谁去管理层?”

    “内图。”利瑞克悠悠说出他们内定的人选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保留武装?”

    “保留武装应该不可能。”利瑞克摇头:“没必要保留,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,下一任上来的人,肯定是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这是一场阴谋,姆博反悔呢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们还有后手,他们不敢反悔。”利瑞克说道。他没有说,姆博就是他们的人,留不留武装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去准备谈判的事。”

    得到利瑞克的保证,穆尔米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随着姆博羁押瓦索伦和安斯基等人,安戈拉国内的民众,在媒体和电视广播大肆的宣传下,最终放弃抗议示威,民众开始冷静下来,安戈拉国内的情况逐渐好装。

    没多久,反对武装和军方的人传出消息,双方停火,进行和平谈判。

    消息一出来,联合国就表示强烈的欢迎,并答应用最快的速度,派遣调解团队到安戈拉,帮忙主导双方和平谈判的事。

    美欧等国随后发出评论,希望和平谈判,能在尊重安戈拉国内的利益下进行,以反对武装为主,组建临时管理层,以确保安戈拉选出新领导人前,不会损害安戈拉的民众人权。

    消息出来,国际舆论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放出这种公然支持反对武装的话,让人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双方对抗时,美欧等国私下出售武器给反对武装,这已经很让人不耻。

    碍于针对瓦索伦的国际舆论,还有反对武装似乎是‘正义’的一方,众多国家只是口头说说,并没有什么激烈言论,大家心里都明白。

    现在美欧提出这种要求,公然支持反对武装,是想让谈判破裂?一些记者和评论人不得不分析他们相关言论,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不过外界对他们这些行为习以为常,除了新闻评论人和民众在互联网上嘲讽几句,其他人都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希望安戈拉的谈判顺利进行,避免又一场战争出现。

    很快,双方谈判顺利开始

    在联合国调解团队的见证下,双方经过‘激烈’谈判后,宣布谈判成功。

    反对武装答应军方的要求,解散武装,但要主导临时管理层的组建,要求赦免武装队伍的所有罪行,同时释放所有被瓦索伦抓捕的派系成员,审判瓦索伦。

    军方答应反对武装的条件,不追究所有叛逃士兵的罪行,士兵可以回归原来的队伍或选择退役,给予反对派临时管理层的主导权,直到新一任总统被选出来为止。

    瓦索伦所在派系,是安戈拉最大派系。在这场斗争中,姆博变节,将派系核心人员全部羁押,损失惨重,如今连一个说上得了台面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反对派在这场斗争中,和平解决争端,取得不少声望。这意味着,下次选举,根本没有党派,能与他们竞争,下一任总统,九成落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双方看似在谈判,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,这场谈判,不过是做做样子,其实是自己和自己谈。

    两方都得到想要的答案,谈判成功,和平解决争端让安戈拉境内上下欢呼。

    他们的国家已经处于战争的边缘,两方冷静,让他们免于战祸。这一结果,赢得所有民众的好感与支持。特别是反对派愿意放弃武装的决定,让安戈拉境内所有媒体称赞,为国为民。反对派的声望,也到达一个顶点,成为安戈拉新一个最大派系。

    国际各国也对这一结果表示欢迎。

    没多久,反对派宣布推举内图接替临时总统位置,主导成立安戈拉临时政府部门。

    内图上台后,第一件事就是前往唯一对战受害的地区,给予战争中殃及的平民家人补偿与慰问,然后也给与对战中伤亡士兵补偿,安抚民众,承诺增加就业收入。

    一系列的动作,在安戈拉媒体的大肆宣传下,内图在普通民众心中的好感迅速上升。安戈拉的选举没开始,内图已经成为最热门的人选。

    一切似乎都已经安定下来,安戈拉国内也慢慢平静,在准备着提前到来的选举。

    安戈拉总统府。

    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总统办公室里,意气风发,他就是新上来的临时总统内图。此时的内图,脸色灿烂的笑容挥之不去,仿佛年轻十几岁。

    这是安戈拉最高权力的位置,也曾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,如今他成为这里的主人。想起让他坐上这个位置的人,内图心头一阵敬畏与佩服,又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在内图高兴时,办公室的大门打开,利瑞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内图脸上浮起笑容,仿佛见到多年的好友。

    “这个位置感觉如何?舒不舒服?”利瑞克在内图对面坐下,丝毫没将这里当成总统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都是你们的功劳。”内图脸上的笑容始终不散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过来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利瑞克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我想和先生见一面,能不能联系先生一次?”内图搓搓手,目光中带着希冀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内情的人之一,操控这一切的人,是背后的先生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只要里德曼一句话,就会立刻换人,所以他还是需要见一见先生,以表忠心。但先生行踪一向神秘,能联系上他的人并不多,他知道的只有利瑞克。

    “我问问。”利瑞克点头,从口袋里掏出一台加密的卫星电话,拨通一个号码:“先生,我是利瑞克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内图说想见您一面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不知道,他们的对话,正被将监控着。

    行军蚁总部,陈默正在实验室里,安静听着双方的对话,在墨女的同声翻译中,一字不差将两人对话听光。

    墨女调出来的地图显示,两个通话的地址,都在安戈拉境内。一个在总统府邸,是利瑞克的声音,另一个在安戈拉海边的一处私人岛屿上。

    卫星图像显示,这座岛上有一座豪华别墅。

    幕后的先生,应该这里面。

    利瑞克说的先生,听着尊敬的语气,应该就是安戈拉动荡整个事件的幕后策划者。安戈拉新上来的临时总统,想要见这个神秘的先生一面,看来这里面的水特别深,这个人确实很有手段。

    “墨女,将他们通话录音保存,利瑞克进出总统府的监控视频,也保存下来,给我调查这座岛屿和别墅的主人。”陈默看着悬浮在眼前的全息投影岛屿说道。

    这次通话,似乎让他找到了操控这一切的幕后黑手。他想看看,一个策划VFV生物恐怖,操控一个国家的人,到底是什么疯狂人物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