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回来了。”小渔见陈默和墨女回家,抱着小无双迎了上来,脸上满是笑容,显然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喜事吗?”

    陈默看到小渔的笑容,心情轻松,累了一天的疲惫感消散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个。”小渔抱着小无双看向陈默。

    只见小无双张开双手,要陈默抱抱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耙耙,耙耙。”

    小无双叫了两声,非常清晰。

    小小的声音让陈默僵住,脸上瞬间浮起惊喜的笑容。小无双早已经满周岁,正在学走路,也在牙牙学语的阶段。以前发声没有那么清晰,有点模糊,没想到今天发声这么清晰了。

    陈默接过小渔手中的小无双,疲惫感瞬间消失,轻轻在她可爱的小脸上亲了亲。似乎被亲得痒痒的,陈默怀里的小无双笑得更加欢乐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墨女,看到一家人的笑容,也跟着笑起来,伸手逗着小无双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陈默也在小渔额头吻了一下,他平常都是在公司,在家的时间只有晚上和早上,小无双是小渔在带着,喊麻麻都没那么清晰,却先会喊爸爸了。

    感受到陈默喜悦的心情,小渔脸上浮起甜蜜的笑容,似乎这一吻,是对她最好的奖励:“想谢我的话,明天送我一束花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出息。”陈默揉揉小渔的脑袋,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出息就没出息吧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小渔领着陈默和墨女,朝饭厅走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琳娜迈着匆忙的脚步进入中情局总部,脸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凌晨,难得睡一次安稳觉,结果助手来电,将她从梦中叫醒,说收到一份非常重要的情报。带着朦胧的睡眼,她立刻就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心头一股气,如果不是重要情报,她绝对会让那个混蛋去扫中情局所有的厕所。

    进入情报办公室,她的助手就迎了上来,领着她走到一台电脑前。仅有的几名值班成员,看到琳娜过来,自觉让开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名匿名人员发给我们的。”守在电脑前的技术人员说道:“对方隐匿了地址,查不到任何信息,里面的情报是关于RS组织成员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RS组织成员,琳娜的起床气和怒火全部消失,脑子瞬间清醒。

    “打开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技术人员按照琳娜的意思,打开资料包,这个资料包已经断网解压,并没有发现任何病毒。

    看到里面的资料,琳娜脸色前所未有的黑,身体在不断颤抖。愤怒,恼火,咬牙切齿,各种情绪。

    这份资料里,有几个人的身份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安戈拉被推上来的临时总统内图,军方人员姆博,马卡尼,还有他们最近接触的反对武装的首领穆尔米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RS组织成员?

    在推翻瓦索伦时,他们还给对方大量武器支援,还是他们中情局主导的。这意味着他们将武器以白菜价送给他们的仇人,而且帮助他们控制安戈拉。

    如果这份资料是真的,他们将闹出一个国际大笑话,被无数同行耻笑,也将是他们情报史上不可磨灭的耻辱。

    可是资料显示非常清楚,以绑架多利维兹的利瑞克为线索。而多利维兹已经被证实,就是RS组织绑架,去做于VFV病毒相关的研究。

    这个利瑞克是RS组织成员,录像显示当时在瑞典的现场,如果不是标出来,他们根本没注意这个细节。而后面,又和穆尔米出现在与姆博谈判的视频中。

    绝对没有这么巧合。

    还有一部分他们通话的录音,以及背后的里德曼先生,一切动作背后的策划者,RS组织的最高头目。

    以他做情报的经验来看,这份资料非常完整,几乎可以确定情报是真的。

    推翻瓦索伦的事件是一场阴谋,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愚弄安戈拉的民众可以,但像他们这种高层不可能。

    唯一让她没想到的是,那是RS组织在背后搞的动作。他们间接帮了仇人一把。

    那种不爽的感觉,让她一口怒气憋在心头,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将资料设为最高机密。”琳娜黑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她仿佛听到全世界各个同行肆无忌惮的嘲笑在耳边回荡,想想事情曝光的后果,让她火气冲天。

    琳娜并没有猜错,在俄国安全局内,确实一片欢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那群蠢货,帮助和自己有死仇的人,掌控了安戈拉。这绝对是情报史上,最嘲讽的事。那群蠢货,钉在耻辱柱上,都远远不够。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能想象,这份情报暴露出去,来自全世界的嘲讽,还有那群蠢货歇斯底里吐血的模样,一定比刷牙吐泡沫更加清爽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情报界都知道,美欧等国在安戈拉混乱时期,大肆支援反对武装,还在国际上给瓦索伦当局制造舆论,施加压力,制裁。

    结果发现,反对武装的人,还有军方的人,都有RS组织成员,是他们恨不得吃肉喝血的仇人。

    美欧等国帮助的,是让他们国家损失无数的组织。

    被耍得团团转,自己还傻乎乎帮助敌人掌控安戈拉,情报史上最耻辱,最丢脸的事,即将更新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份资料设为绝密。”

    列奥夫脸上残留着幸灾乐祸,他笑得没那么欢,因为他是局长,要保持形象,不过心里乐得不行。以他们的经验来分析,几乎可以肯定,这份情报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?”在列奥夫旁边的副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负责这件事,派人盯着这些人,不要打草惊蛇,也不要对他们做什么,那群蠢货会动手的。”列奥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群蠢货知道这份资料吗?”

    “VFV病毒事件,我们只是被殃及。与我们关系不大,我们都收到资料,那个发情报的神秘人肯定也会给他们发送资料的。要是担心他们没收到,你可以想办法发给他们,让他们狗咬狗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列奥夫笑得很爽快,笑声带着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VFV病毒的重灾区并不在他们这里,而是在北美和西欧。现在得知这些情报,北美和西欧等国肯定会想办法弄死RS组织,反正他们肯定有好戏看。

    他们和美欧过不去,如果是别的事,有这份资料,他们不介意给美欧制造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但在RS组织这件事上,所有国家的立场是一致的。VFV病毒造成的生物恐怖,已经触及所有国家的底线,给全世界留下阴影。这种反人类的组织,不值得去这么做,扯上关系都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陈默的资料发送出去,有人欢喜有人怒,美欧等国,得知这份情报的人,怒火几乎将头发烧着。而无关的国家,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吃瓜看戏。

    但众人都选择默契,没有透露出去。

    这份情报,让他们迅速反应过来,目光都关注里德曼。

    背后这个男人,轻易操控这一切事件,对各种阴谋手段,使用得异常娴熟,懂得利用人心,利用外力。如果这是自己人,绝对是人才,但这种疯狂的人物,却是一个野心家,这绝对是迄今为止最危险的人物。

    收到情报的各方,已经不去猜发给他们情报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唯一有可能得到这么详细情报的,只能是RS组织内部的核心人员。而RS组织的成员,除了资料上的人,他们根本不知道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得到资料当天,美英法等国领导人当即通了电话。就在当天,几个国家领导人就达成共识,一场针对里德曼的调查及猎杀行动也在悄然准备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