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批感染的患者全部死亡,没有例外,死亡率100%,这是让人绝望的死亡率。

    一旦感染,病发15天内没有治疗,就意味着死亡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在所有医学工作者心头蒙上一层阴影,随时可能出现的死亡的恐惧,让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心头都弥漫着一股无形的压力。

    缺少特效药和针对里德曼病毒的疫苗,导致患者无法治疗,只能在疯狂中死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死亡人数会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很快,欧洲各国的病情重灾区,已经向世卫组织发出求助,医疗用品不够,医护人员不足。

    部分国家,采取强制措施,将所有隔离区强制隔离,只许进不许出。

    重灾区的小国,甚至将病人集中放到隔离区隔离,由军方的防化部队,来对集中隔离区进行隔离。

    医疗设施和医护人员严重不足,已经无法照顾到病人的病情,现在患病人数已经3万多,隔离人数超过70万。

    任由病情传播出去,将会朝着失控的方向走,到时候将是全人类的灾难。

    而每天爆发的病情显示,再没有治疗方法,继续蔓延拖下去,一旦到达彻底失控的局面,这场生物恐怖将会重现中古时代欧洲黑死病的悲惨。

    一些不小心感染病毒的医护人员,不堪压力自杀,各种新闻,让世界笼罩在恐怖的阴云之下。

    首都汤山医院。

    透过隔离室的落地窗玻璃,陈默、伍冰等一众医疗小组的人,都穿着防护服,在观察隔离室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隔离室里,是一名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正准备给病人注射药剂。一种蓝色药剂,没有标签。

    药剂是陈默通过获取创业小项目的医学技术改良的HX3。

    作为VFV病毒期间,有所建树的小组。在里德曼病毒爆发开始,他们就再次被组织起来,寻找对里德曼病毒的特效药。

    陈默也毫无意外被联系,加入医疗小组,对特效药和治疗方案进行攻关。

    看到里德曼病毒的资料,陈默才感觉到它的恐怖。连能降低病毒活性的海星3号,都没有作用,VFV病毒的特效药,也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陈默每天都在创业小项目内寻找有关特效药,希望能迅速找到里德曼病毒的特效药,可惜,关于药物的书籍太多,而且他全部不熟悉,里德曼病毒也是新型病毒,根本无法确定那种药物能对病毒有效,只能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最后只能利用一些特效药的技术,对降低病毒活性的HX3进行改良,在陈默的指导下,他们所在的小组,进行一个月的攻关,今天才有点结果。

    猴子体内的实验已经成功,改良的HX3成功降低里德曼病毒的活性,让病毒陷入暂时的休眠期。

    现在是人体临床试验。

    医护人员注射药剂后,众人开始等待。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,每一分钟,都仿佛一个小时那么长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十分钟后,被固定在床上的病人,疯狂挣扎的幅度慢慢小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隔离室外的人,脸色浮起一丝喜色。仪器稳定,说明病人身体机能稳定,注射药剂后,病人并没有出现异样的反应,这是一个好征兆。

    “感觉我们要成功了。”一名医疗小组的专家开口,哪怕戴着口罩,声音中的喜悦也能清晰感受到。

    “理论上,应该没有太大问题。”另一名研究人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看看情况吧,不到病人彻底痊愈,还不能下结论。”伍冰说道。她嘴上这么说,心里已经赞同两人的话。

    因为旁边的陈默,这个男人,像迷一样,总能创造奇迹,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信心。

    “应该问题不大。”陈默也开口说道。他刚说完,病床的病人已经缓过劲来,眼神中恢复神采,那是正常人的眼神。

    周成明看着雪白的天花板,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钻入鼻尖,让他恍惚的精神慢慢集中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,一个杀人魔头拿着带血的菜刀从厨房里出来要杀他,然后他拼命反抗,打伤了杀人魔跑出去,然后被杀人魔的同伙注射药物抓住。

    现在在哪里?

    周成明转头看到四周围陌生的环境。各种医疗仪器,还有两个全副武装的医疗人员。这一幕让周成明心头一慌。刚想坐起来,却发现身体被固定在病床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难道梦境是真的?被杀人魔绑架来掏器官,做实验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成明差点没恐惧地叫出来:“你们是谁?为什么抓我?”

    “我是医生。”听到周成明说话,注射药物的医疗人员一喜,开口问道:“你感染了病毒,导致出现幻觉,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医生?”周成明显然不信,声音带着惊慌与愤怒:“你是医生,为什么要这样绑着我?”

    “你得了传染病,这里是隔离室。你看到的杀人魔,是你病毒影响大脑皮层导致的幻觉。”医护人员并没有焦急,开口解释。这是一个好征兆,病人能正常交流,说明病情已经暂时控制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听到传染病,周成明顿时慌了,对医护人员信了八成。因为他失去意识前,那段时间就有传染病的新闻。

    “真的,目前你体内的病毒暂时控制,还需要进一步治疗。”医护人员说道:“为了防止你再次犯病,必须固定在病床上,我现在需要对你抽血液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,我还能治好吗?”周成明希冀地看着医护人员。

    “这边正在研制特效药,放心就行。”医护人员一遍安慰,一边对周成明抽血。现在周成明是感染者,他所有的动作都要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病人体内病毒已进入休眠期,病人暂时恢复神志。

    成功了!!!

    得到这个结论,整个医疗小组的人欢呼雀跃,几个最前线的医生喜极而泣。在过去的近一个月里,他们看不到希望,只有面对病毒的恐怖,如今终于看到一丝曙光。

    “陈院士,谢谢。”伍冰率先停下喜悦,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我干嘛?”陈默奇怪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你,这个药剂也研究不出来。”伍冰说道。药剂改良的方向和理论,都是陈默提出来的,如果不是陈默,根本不可能那么快找到压制里德曼病毒活性的药剂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石宏图也朝陈默郑重道谢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欢喜过后,医疗小组的人都朝陈默郑重道谢。

    “成果是大家的,有大家帮忙,研究才会那么快。现在只是压制的病毒的活性,让病毒暂时进入休眠期,这段时间不会太久,理论上半个月左右,第二次的效果会差一些,第三次会更差,最多将病情延长一个月。现在只是一个开始,要尽快找到特效药或者疫苗,不然会死更多人。”

    陈默对众人郑重的感谢有些无奈,但他高兴不起来,因为这场灾难,还可能仅仅是开始。

    特效药和疫苗没出来,这场灾难不会这么轻易结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疾控中心消息:由陈默、伍冰、石宏图等人带队,医疗专家小组成功研发能降低里德曼病毒活性的药物。”

    华夏疾控中心的消息传出来,几乎在当天,拥有HX3配方专利的海星公司宣布,与全球20家制药公司签订协议。将改良的HX3药剂配方暂时授权给全球各大药品生产工厂,希望能用最快的速度,量产改良的HX3药剂。

    两道消息立刻引发轰动。

    目前没有找到任何针对里德曼病毒的药物,像VFV病毒一样无计可施。而在病情几乎失控之时,华夏的医疗小组,又一次传出好消息。

    无数人患者的家属,还有可能已经感染,被隔离的人员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在这个悲惨的时刻,任何一点好消息,对很多人都是救命稻草。如今传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好消息,足够让不少人看到曙光。

    “谢谢陈默,谢谢华夏医疗专家小组,谢谢海星公司,谢谢全世界在最前线抗击里德曼病毒的医护人员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陈默,谢谢华夏医疗小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谢谢,谢谢医疗小组,谢谢全世界所有医疗人员。希望灾难早点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谢谢,谢谢所有医疗人员。希望这场灾难能早点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消息引来各方点赞。

    在众多冰冷的死亡人数和各种数据中,改良的HX3药剂出现,像冰天雪地中的一个火堆,让无数病患家属,还有隔离人员,感受到温暖。

    曾经在VFV生物危机发挥重要作用的陈默,再次站了出来,率先找到对里德曼病毒有效的药物。

    改良的HX3药剂出现,让陈默个人的声望达到最高点。

    然而,病毒危机并未因为改良的HX3药剂出现而结束,改良的HX3药剂,只能让病毒陷入休眠,无法根除里德曼病毒。一旦无法压制,患者最后的结果还是死亡。

    生物恐怖的死亡阴云,依然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