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想研究定制疫苗技术?”

    研究所会议室内,陈默的话,让石宏图及其他专家成员露出惊讶的神情。只有伍冰相对淡定,她刚才在路上知道陈默的想法时,也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陈默点头。

    昨晚将《定制疫苗系统》的技术资料仔细消化了一遍,脑海已经有了大概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定制疫苗技术,很多医学家都在研究,但谁也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能成功。我们现在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研究这个技术。”石宏图说道。

    包括伍冰,其他专家组都赞同石宏图的话。

    定制疫苗技术的概念,早已经被提出来,一些研究进展也有,但目前在医学领域,定制疫苗还是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,用在这种紧急的病毒事件,有点不合适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的时间只有一个月,改良的HX3药剂的药效,大概能将疫情拖延一个月。一个月后,第一批使用改良HX3药剂的人,药剂失去作用,源源不断的死亡就会出现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确定的,最有把握成功的方向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场上众人表情古怪,石宏图的眼皮还跳了跳。定制疫苗技术可以说是目前所有特效药研究中,最难的一个课题之一。现在成为陈默最有把握的方向?不得不说,陈默的想法有点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时间不多。”一名专家组成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时间不多?谁能确定哪种研究的时间最短?你们想一个月内研究出特效药?研究这种事,你们还不清楚吗?说不定明天就有小组宣布找到特效药,也许全人类灭绝也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陈默的问题让场上的人都安静,有点尴尬。他们想快点救治患者,但忽视了现在是在研究。

    他们搞研究的都知道,研究这种事,也许它明天突然就成功了,也许等他们进棺材都未必成功,主要看研究人员能不能找到那个技术突破的节点。

    找不到关键,给多少时间都枉然,找得到,前方一片坦途。

    “定制疫苗技术并没有成熟,研发速度可能会比其他药剂慢。”一名头发花白的专家说道:“不如陈院士你继续研究HX3,改良的HX3药剂,已经成功压制里德曼病毒,再做改良,未必不能消灭病毒。”

    此话让其他医学专家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改良的HX3药剂,已经取得不错的效果,至少对里德曼病毒有作用,这是一个确定是方向。

    “HX3只是蛋白酶抑制剂,它的效果局限在抑制病毒蛋白质的复制,让病毒进入休眠期,本身无法给让病毒失活,不然它功能就不是减低病毒活性。如果它真的可以清除病毒,一开始我改良的方向,就不是抑制它代谢了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HX3是他给资料给海星公司研发的,所有的功能和效果,他一清二楚,再怎么改,它的作用都是降低病毒活性,本质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“但定制疫苗技术,这个技术充满太多的不确定性。”

    “里德曼病毒特效药的研究方向,你们有确定的,哪个方向是正确的?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场上所有研究人员气息一滞,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决定要研究定制疫苗?”石宏图询问。

    他是医疗小组的组长,主要任务是尽快找到能针对里德曼病毒的特效药,虽然他也不太赞同陈默研究定制疫苗,但他无法左右陈默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陈默点头。

    场面再次陷入安静,对陈默的坚持,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说一说我的想法吧。”

    伍冰开口,场上所有人都看向她。作为医疗小组最年轻的研究人员之一,伍冰的能力并不比其他人低,所以说话还很有分量。

    “陈院士独立成组,研究定制疫苗技术,其他人研究逆转酶抑制剂,这样分成两组,齐头并进,至少在选择上多一种可能,以免有一条死路。”

    石宏图叹了一声,看陈默的架势,是不可能放弃定制抗体的研究方向,他们说再多也没有用。陈默有权自由选择任何方向的研究,不受限制,这是陈默加入小组时就说好的。

    现在陈默只是通知他们,并不是征询他们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既然陈院士坚持,就按照伍院士所说,由陈院士领衔的小组研究定制疫苗技术,其他人按照原来的研究计划研究逆转酶抑制剂。”

    石宏图最后下定论。

    “谁愿意加入陈院士小组,一起研究定制疫苗技术?”

    场上的众多专家都没有开口,定制疫苗在平时研究,如果出来,这是一个跨时代的疫苗技术。但现在病毒爆发时期,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还是和以前一样,我和我的团队加入陈院士的小组进行研究吧。”伍冰说道。

    对这种情况,陈默没有意外,在他的意料之中,只是对伍冰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天的会议结束,大家继续开展研究,有任何进展立刻上报一起讨论,现在外面的疫情状况不容乐观。”

    石宏图最后一句,让气氛变得沉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研究所一个小办公室内,六名研究人员安静坐着。

    六名人员就是伍冰小组的成员,四男两女,看起来都很年轻,年龄都在三十岁左右,是医疗小组中,平均年龄最低的团队。他们都是科学院医学院士的一些杰出学生,或者医学研究项目组成员,最低学历都是医学博士。

    此时陈默和伍冰也在实验室里,陈默手中有几分文件。

    “现在给你们布置各自的课题任务,我们组的课题是定制疫苗技术。这个课题有点难,想要加快研发速度,你们就要配合我来进行研究。”

    陈默开口,几人都打起精神。虽然陈默不是医学院毕业,但从VFV病毒开始,到改良HX3药剂成功,他已经证明自己在药剂研究方面的实力,足够当他们任何一人的导师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三分成两组,第一组和伍院士一起,负责分离病毒的保护性抗原基因,确定基因序列。第二组和我一起,搭建定制疫苗的系统平台,这是你们的课题资料。”

    陈默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几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划时代的技术,成功了,对医学领域而言,会有革命性的效果。可以医学家快速生产针对某种病症的传染病疫苗,甚至是携带多种抗原的混合疫苗。”

    六个人凛然,一时间心头火热。

    国内不是重灾区,相对平静。但国际医疗界并不平静,几乎所有著名的免疫学医生,都被召集起来,成立专门的研究小组。

    改良的HX3药剂治标不治本。

    病人情况特殊,像重度精神分裂患者,而且还有传染性,重灾区的各国,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    医疗设施和防疫用品,已经全线告急。

    防护服,口罩,手套,都是用完消毒再用,反复使用。让一些医疗人员感染的几率都在上升,最严重的一些国家,因为医疗设施极度缺乏,已经将病人统一关押到一处隔离区,由军方防化部队管制。

    现在使用HX3药剂,病人恢复清醒,管理相对简单。但一个月后,积压的病人没有治愈,药剂失效,医疗设施不足,到时候病人再次失去神志,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而随着时间慢慢推移,医疗界并没有传出特效药获得突破的好消息。抗击在医疗最前线的人员,心头开始蒙上一股阴影。因为第一批使用改良HX3药剂的患者,即将要面临药物失效的后果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