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赛坐在病床上看了一眼窗外开口,收起手上的报纸。

    他患病用药恢复神志,一只手被固定在病床上,为了预防他发病,医院根本不让他们自由。

    在他旁边不远的病床,就是在他被送进这个隔离室不久,就被送进来的病友。同样感染了里德曼病毒,用了改良的HX3药剂恢复神志。

    这里是比利时重灾区,一间隔离室两病人,因为患者太多,这里的隔离区域已经人满为患,在没有特效药能治疗之前,恐怕这种情况还要持续不知道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时候特效药能出来?”林赛开口,声音有些不疲惫,也有些不安。这种等死的日子,谁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林赛对面的病友摇头,陷入精神状态也不太好。他叫莫德,曾经给林赛自我介绍过,两人也算患难友人,在这个封闭的隔离室,无聊时聊天,早已彼此熟悉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这种药能维持多久。”林赛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估计快了,我现在感觉有点不对劲了。”莫德苦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林赛回过神,瞳孔一缩,再看莫德时,对方已经不断在晃着头,似乎想甩掉脑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走开,走开!!”

    “鬼啊,鬼啊,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都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莫德看到林赛时,脸上已经出现惊恐,不断扯着绑在病床上的手,将自己的身体往病床的角落里缩回去,另一只手不断挥打,似乎看到及其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林赛瞳孔一缩,心头浮起恐惧。

    这就是发病后的状态,完全没有自我意识,如同一个患精神病的疯子。恐怕自己发病的时候,也比这个好不了多少吧。

    一股绝望的情绪涌上心头,让他彻底慌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注射成功了,放开他。”

    洛杉矶隔离区,蒂文拔掉病人体内的注射器,迅速退到病床一米开外,注视着正在床上疯狂挣扎的病人。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,病床上的病人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依然用疯狂的目光看着他,仿佛看到仇人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旁边的医护人员一颗心提起来。

    “蒂文医生,病人怎么还没好?”

    “HX3药剂失效了。”蒂文声音无比沉重,心头的阴霾更加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医护人员的声音有些慌。

    “这样固定他,不要放开他。”蒂文说道:“其他隔离室要注意留意,一旦药剂无效,立刻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医护人员急忙答应。

    离开隔离室,蒂文感觉心头沉甸甸,他也有些慌,但必须强制自己镇定。

    HX3药剂失效了。

    最糟糕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一旦药剂对病人失效,意味着第一批使用者将重新变得神志不清,到时候对整个世界,都是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而这场灾难已经来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海,东京,纽约,渥太华,巴黎,伦敦,柏林,阿姆斯特丹……

    全球各个角落,都在发生类似的事。

    改良的HX3药剂对第一批患者失效,越来越多的患者,身体的病毒苏醒,病情复发。短短一天,全球因病情复发死亡就达到227人。

    消息让全球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。

    不少感染者看到病情复发的病友,心态已经崩坏,绝望,哭喊着求医生救治,但得到的回应只是一声遗憾的叹息。

    死亡,绝望,恐惧,这是隔离区的主题,各种负面情绪,仿佛死神的手握在他们心头,随时能夺走他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第一批药剂失效,拖延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。但全球各个医疗小组,依然没有药物突破的好消息,这让不少一线医疗人员心态崩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院长,失控的患者越来越多,隔离室和床位都不够,医疗人员也不足。口罩,防护服,手套,注射器,镇静剂,救护车等都不够。急需的医疗设备都已经是紧缺状态,我们需要大量医疗物资支援,现在上面有什么新消息吗?”

    罗歇看着眼前戴着眼镜的中老年人,他就是维多利亚医院的院长麦特。见麦特不说话,罗歇心头焦急,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HX3药剂只能维持一个月,研究所那边有没有新的药物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麦特沉着脸摇头:“全世界都没有,世卫组织的消息,全球各国研究小组尝试了4290多种药物,全部对病毒无效,这种病毒霸道得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医院已经容不下那么多病患。还有源源不断的确诊。这样下去,一旦超过临界点,就彻底完蛋了。整个医院的医护人员,都会处于病毒环境之下,感染概率上升。而若医护人员感染,这种恶性循环打开,整座医院都将变成死楼。”

    罗歇声音带着焦急。

    从病毒爆发开始,已经有不少医护人员染病死亡,这已经给一线医疗人员很大的心理压力。若还出现其他问题,恐怕这场病毒,真的要失控了。

    空气陷入死寂,除了罗歇和麦特,其他人都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许久后,麦特才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联名请示疾控中心,建立集中隔离区吧,这样方便管理,人手不用太分散。在没有特效药之前,对病人单一隔离也没有任何作用,只会增加人手和工作量。”

    其他医生纷纷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英国作为重灾区之一,全境患病人数已超过5000,这里还不包括已经死亡的人和患者暴力致死的人数,隔离的人群超过15万,这还只是英国境内的数字,其他重灾区,有一些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每天都在刷新高,这已经是一个很危险的数字。

    若有隔离点失控,那就真的是一场大灾难。将所有病人集中管理,更加方便。目前还没有治疗的特效药,哪怕单独隔离,也不会有太大的用处。特殊情况,已经顾不上什么其他问题了,否则疫情失控,会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英国疾控中心宣布建立三个集中隔离地区,将所有确诊患者,集中隔离管理。

    消息震动医疗界。

    疫情已经到快失控的地步,这样下去,谁也不敢保证,这场灾难将会带来什么恐怖的结局。

    英国建立集中隔离区不久,其他欧美地区的重灾区,也纷纷宣布在重灾区域设立集中隔离点,将所有确诊患者送入隔离区,由军方防化部队集中隔离管理。

    而此时,全球确诊病例,已经达到7万,死亡人数每天都在刷新,全球隔离人数有200万之多,每发现一个病患,就会隔离与他接触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在各种严格限制的措施下,里德曼病毒疯狂蔓延的势头,开始有所缓解,但死亡人数也越来越多。在集中隔离区,每天都有人死亡,绝望,崩溃。一些还清醒的病人,有的选择自杀,有尊严地死去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消息,让所有人心头沉重,如果没有特效药,意味着所有感染人都将死亡,那将是一个灾难性的数字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