休斯医学研究所。

    以丘想和贾德森等世界著名免疫学家为首,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隔离室的用药情况。

    现在里德曼病毒疫情严重,情况特殊,世卫组织和各国疾控中心已经下达通知,研究里德曼特效药的医疗小组,可以征询清醒的患者家属的同意,对失去神志的患者直接采用经过检验的无毒性和微毒性药物。

    这个通知非常重要,免除了他们在动物身上试验新药的过程,能大大缩短药物的研发周期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所有的药物,都是直接以失去神志的患者来进行。不治疗,肯定死亡,让他们采用新药治疗,还有一丝痊愈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是第32次尝试,所有成员都在祈祷,希望能通过。他们分成八个小组,从九个不同方向进行药物探索研究,直到现在,依然没有太大的进展。

    里德曼病毒太过霸道。

    发病期间,病人除了精神出现幻觉,身体其他机能全部比健康人还要强大很多。而半个月后,病人就会出现内出血,最后死亡。

    除了改良的HX3药剂,暂时没有找到其他任何方法。

    而改良的HX3药剂继续深入研究的方向,他们也在做,一个月后,根本无法再压制病毒。

    看到隔离室的医生对病人注射新药后,所有研究人员的心都提了起来。十分钟过去,看到还在隔离室病床上挣扎恐惧,胡言乱语的病人,众人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又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又一次失败,让所有医学家心情黯然。几个老医学家,眼睛已经通红,在这种灾难面前,他们才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据世卫组织不完全统计,目前因‘死神病毒’造成的直接死亡和间接死亡人数,已经超过5万,感染及确诊病例超过9万,全球隔离人数接近250万。未来一个月内,若没有特效药,预计死亡人数将超过10万。这是人类历史上,最大的一场人为生物灾难。”

    “洛杉矶报道,昨日,洛杉矶一名医护人员,在处理尸体时,不慎感染‘死神病毒’,因压力过大,在隔离区跳楼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路透社消息,法国集中隔离区,一名病人挣脱固定绳索,杀死一名医护人员逃离隔离室,并释放60名病毒感染者,造成隔离区暴乱,企图逃离隔离区。

    暴乱造成3名医护人员死亡,7名医护人员及1名防化士兵感染死神病毒,9名感染者死亡。法国军方防化部队,已经将所有患者抓捕完毕,没有感染者逃离隔离区。”

    两个月,来自世界各个重灾区的新闻,让国际社会的心头像压着一个大秤砣,外出做任何活动,都要小心翼翼,深怕沾染到‘死神病毒’,全球经济损失,更是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首都汤山医院。

    陈默和伍冰,还有一众小组成员穿着防护服,正在往试验区的隔离室快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不一,或焦急、或期待,唯有陈默和伍冰的表情相对的淡定。他们正在进行研究,结果接到通知,他们接种试验疫苗的病人今天出现异常反应。

    在陈默完整的技术资料支持下,还有小组成员的帮助,疫苗的研发,按照陈默预想的方向在发展,而且精度很快。

    伍冰一组顺利找到病毒的保护性抗原基因,陈默带领组员,也找到合适的mRNA作为疫苗系统平台。

    药物已经进行过几次试验,都以失败告终,疫苗系统平台重新完善了好几次,这是他们定制疫苗第8次试验。

    有反应,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最可怕的就是药物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所以接到消息,所有人都放弃手中的研究,赶过来试验区。

    “痛。”

    “好痛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,我好痛,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陈默和伍冰进入隔离室,就听到病人夹杂着痛苦的声音。声音不大,对两人而言,却宛如天籁。

    里德曼病毒病发时,病人像疯子一样,根本不会有这种清晰声音。

    这说明,他们的疫苗,已经开始有一点作用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哪里难受?”伍冰俯下身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身体好痛,大脑也痛。”病人似乎听到伍冰的问题,开始回答,像是说梦话,但声音中带着哭腔,显然承受巨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这个回答,让所有组员狂喜。

    有回答,说明病人的意识已经有一些清醒,可能注射的疫苗发挥作用了。

    伍冰又问了几个问题,但是除了痛,其他问题并没有准确答案,像一个半梦半醒的醉汉。

    “全身检查,你们给他抽血检查。”

    陈默示意跟过来的组员,开始对在固定床上的病人抽血检测。其他两名组员解开病人的病号服,皮肤的淤紫立刻吸引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种淤紫,遍布身体所有皮肤。

    这不是里德曼病毒的症状,他们和病毒打交道几个月,这点可以肯定。

    “像是过敏,又像中毒。”伍冰说道。

    陈默点点头,赞同伍冰的说法:“病人除了注射管疫苗,还有没有用过其他药物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病人注射的葡萄糖,我都严格检查。也没有其他医护人员接触过病人。”负责看守的组员肯定摇头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和疫苗有关,我们先对病人的血液进行检测。”伍冰说道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没有查出结果,陈默和伍冰才从隔离室里出来。两人刚出来,隔离室外的石宏图等人早已经迫不及待围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听到陈默这里的病人有异常反应,立刻放下手中的研究过来。只是陈默和伍冰在隔离室里,他们不好进去,都在外面等候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你们的研究有进展?”

    石宏图等几个免疫学专家防护镜下的目光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陈默和伍冰所在的小组,因为研究定制疫苗,他寄托的希望不大。但几次下来,这个小组进展速度,超乎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现在病人已经有反应,而其他小组的,注射试验新药后,要么石沉大海,要么患者直接死亡,进展不大,所以他们也希望陈默能够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“疫苗是三天前注射的,看情况,应该是起了一点作用,病人的不再像以前一样胡言乱语。”伍冰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石宏图等几名免疫学专家狂喜。

    病人的精神状态有好转,就说明研究有进展,这绝对是现在他们最想听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不过病人身体出现异常,不确定是过敏还是中毒,需要看血液的检查结果。”伍冰补充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们等血液检查结果。”石宏图有些惊喜说道。

    陈默和伍冰告辞石宏图几人,也进入实验室内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组的小组负责人,得知陈默这一组有进展,也没了研究的心思,过来陪着几人一起等待。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长,两个多小时,让几人感觉过了好几个月。

    而在几人快要坐不住时,伍冰和陈默才从实验室里出来。

    石宏图三步化作两步,立刻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结果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来说吧。”伍冰看向陈默,声音听不出喜忧。

    “病人的血液里,检测到病毒抗体,这些抗体对病毒有作用,能清除病毒。”

    陈默此话,仿佛天音仙曲,让场上所有人狂喜。石宏图更是激动得老脸的皱纹都在颤抖,差点没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疫苗并没有成功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让所有人的喜色消失,纷纷看向陈默,等待他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病人的血液里,检测到两种毒蛋白。应该是疫苗平台系统mRNA中具有的潜在的毒蛋白基因。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,毒蛋白在病人体内积累,直至一定浓度,病人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?”石宏图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们需要在疫苗系统平台mRNA中找到这两种毒蛋白基因,并想办法取代这两种毒蛋白基因,解除疫苗的毒性,疫苗才能算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向上面申请,多叫几个基因工程专家过来帮忙,帮你们寻找毒蛋白基因。”石宏图毫不犹豫开口,声音无比激动。

    只要找到这两种毒蛋白,并成功解除疫苗的毒性,他们将可能彻底结束这场危及全球的生物恐怖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