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陈默伍冰原本的团队外,三十多位基因组学和生物信息学专家,被分为两组,每组负责一个蛋白质的检测。

    分工完成,专家组就开始讨论他们完成课题的方法,准备实验理论。每个人都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两种毒蛋白基因找出来。

    研究人员都清楚,陈默找他们过来,只是为了加快研究速度,快上几天,能救不少人的命。

    陈默和伍冰从研究所出来,已经是晚上八点,两人也朝宿舍赶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次专家组研究,多久能完成?”

    “耗时应该不会太长,寻找基因序列,并不是什么难题,主要是需要多次检测。那么多专家参与,时间上能缩短很多。”

    陈默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现在DNA检测技术非常成熟。寻找蛋白质的基因序列和结构,并不是什么难事,可以说,在基因组学的研究当中,这是基础的技能。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如果这次疫苗研究成功,你就是英雄了,陈英雄。”伍冰打趣说道。

    “英雄个毛线,我可不想当什么英雄,我是商人,要赚钱的。定制疫苗出来,疫苗技术革命,一堆金山就摆在我面前,现在还有几十个专家,帮我加速技术突破,几乎相当免费劳动力。”

    看着陈默乐起来,伍冰有点无语。

    “拿这么多专家院士当免费劳动力,恐怕普天之下,也只有你这么大胆的商人。要是他们知道,估计要将你抓起来游街示众。”

    陈默摊摊手,表示无奈:“我只是想要多几个基因组学的专家人才,结果给我叫来三十多个,不用我花钱,浪费可耻。”

    他和石宏图说需要几个基因工程的专家来帮忙,结果石宏图怕人手不足,上报过去说是技术攻关,结果找来三十多个顶尖的基因研究人员,大大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,陈默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,让这些研究人员帮他免费研究一次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们要准备疫苗的基因改造实验。需要找几个研究基因表达调控的老师进组,接下来改造的时间会短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杨运家院士是这方面的专家,他正在主持一个表达调控项目,他可以,还有王琪院士,高复院士……”伍冰说了几个相关院士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默记下几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一起吃饭?”工作的话题聊完,伍冰就讲话题转回生活中。

    “不用,墨女煮了饭,在宿舍等我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说到墨女,伍冰的眼神就变得古怪。

    “干嘛这样看着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,墨女跟你来这里,还住在一起,你老婆知道吗?”伍冰好奇地看着陈默,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想表达什么?”陈默一脑门黑线。

    “你老婆没反对吗?”

    陈默哭笑不得,这事没法解释,也没必要解释,只能耸耸肩:“没有,她还叮嘱墨女怎么照顾我,该注意什么。搞得我像生活不能自理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老婆心很大。”伍冰意味深长笑道:“墨女可不是一般的漂亮,看着像某个富贵人家的掌上明珠,你怎么拐来给你当助理的?”

    “人格魅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伍冰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专家团队进入紧急研究状态。每个人都紧绷着神经,希望尽快完成各自的研究课题。

    三十多名顶尖基因组学和生物信息学专家,在这里集中研究一个课题,首都医疗界,变得前所未有的忙碌。

    首都生物基因研究所,也被用来作为此次课题研究的研究所之一,需要的实验材料,也会在疾控中心的协调下迅速到位,所有的渠道,都专门为这次研究提供最快的协助。

    争分夺秒。

    如陈默所料,没多久,喜讯就从实验室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报告结果,不仅杨运家,其他小组成员脸上都带着喜色。

    他们的小组,就是负责T3蛋白的课题,T3蛋白,就是陈默所说的两种毒蛋白之一。在两天前,T1蛋白的基因序列,就被T1小组的成员找到。

    这两天他们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寻找的T3蛋白的基因,今天终于完成。

    寻找基因序列,对他们而言并不算难,但事关里德曼病毒疫苗,能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,他们心头的成就感却非常大。

    “T3蛋白的基因序列的位置找到了,通知陈院士,我们这一组的任务也不负所托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各位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拿到实验数据,陈默朝场上的研究人员道谢。

    两个蛋白质的基因序列被找到,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许多。不过为了更快,陈默还需要拉几个人进来参与研究。

    现在小组里都是基因组学的专家,研究基因表达调控的院士都有好几个,好不容易集齐这么多专家院士在这里,不物尽其用,他都感觉对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为了节省时间,更快完成疫苗,对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陈默想完,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各位老师,接下来,我们要限制这两段蛋白基因在疫苗系统平台上的表达,因为实验有多个方向,需要一些人手,恐怕还需要各位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这里,就是帮忙的,陈院士,有什么需要我们的,尽管提出来。”杨运家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限制基因表达的方式有很多种,基因扩增、删减、甲基化修饰、基因操纵等。这些方法都可以,但我们也不知道这两段基因对疫苗系统平台的影响,所以准备将这些方法都尝试一遍。

    我们同时对疫苗平台进行改造,用所有方法同时进行试验,来确定哪一种能行。能大大节省时间,一个个尝试,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。我们小组短时间只能进行一个方向的实验,所以需要基因表达调控相关的高手,来主持其余几个方向的实验。”

    “我算一个吧。”杨运家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算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来凑凑热闹!!”

    伍冰所说的几个基因表达调控研究的专家院士都站出来。最终,由陈默确定几个最有威望的院士,作为小组的带头人,主持其他方向的研究。

    任务分派完毕,陈默才对石宏图说道:“石组长,你让人将感染病毒的患者,都送到医院,方便我们进行疫苗试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石宏图当即答应。

    感染病毒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,送过来治疗,还有一丝几率活下去,没有患者家属,会拒绝治疗。

    安排妥当,六组成员,在陈默的指导下,开始对疫苗进行改造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