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文看着被两名特工押住的男子,扯下男子厚厚的口罩,半眯着的双眼迸出点点寒芒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美国的里德曼病毒案例不断增加,每一次发现病例感染者,都会迅速隔离,送往隔离区,切断传染源。

    但每次隔离之后,都会有新的病例出现,而且病例之间,没有任何关联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判断,肯定还有RS组织的人在他们的境内,四处投放这种病毒。中情局几乎动用国内所有的眼线,调查可疑的人物。

    两个多月的调查,终于将目光锁定在眼前的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利瑞克,对方是里德曼的得力干将,安戈拉动乱的核心人物,这次‘死神计划’的执行者,RS目前还活着的,最核心的人物、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居然不躲起来,反而敢进入他们的国家呆那么久,他们到现在才发现。

    “病毒的解药呢?”埃文一拳砸在利瑞克的肚子上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利瑞克目光嘲讽地看着埃文笑起来,声音尖锐诡异,让人不寒而栗:“很荣幸告诉你们,没有解药,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解药?”埃文瞳孔一缩,神色阴沉下来,一把抓住利瑞克的衣领:“不想说也可以,我们会有办法让你开口的。”

    “死神计划,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给你们解药。先生只是为了让你们感受死亡的恐惧。”利瑞克冷冷笑道:“让我开口也没有解药,更何况,你们也没办法让死人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自己理解。”

    埃文一惊,刚想动手,利瑞克脸上浮起痛苦之色,黑色的血液从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“该死,狗娘养的碧池。”看到利瑞克倒地,埃文怒吼出来,憋着一肚子气朝利瑞克的尸体上狠狠踢了一脚。冷静过后,埃文才拨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利瑞克死了!”

    早上起来,陈默就听到墨女告知他的消息,倒是有些意外。没有里德曼那么轰轰烈烈,但也是服毒自杀。那种人死不足惜,没有太大的感慨,吃完早餐,陈默就离开宿舍。

    “陈院士,这些患者,都是感染病毒超过一个月的。改良的HX3药剂,在他们身上已经失效,再过最多一个星期左右,他们就会病发死亡。”

    米闯给陈默及伍冰介绍隔离室内的病人。

    一共有15个病人,在隔离室的门口,还有着患者个人的身份信息,以及确诊感染病毒的时间。

    透过隔离室的窗口,能看到里面病人正在颤抖挣扎,有一些更是在胡言乱语,已经失去本来的意识。

    这些病人,都是从国内各地送过来的紧急患者。为的就是他们疫苗试验,这些人至少还有一丝机会能成功就救回来。

    “签自愿接受治疗的协议了吧?”伍冰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签了,他们的家人已经同意让我们对他们进行新治疗方案治疗。”米闯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陈默点头:“开始给他们种植疫苗吧。”

    后方的医护人员得到陈默的指令,纷纷进入各个隔离室,给患者注射研究小组给过来的疫苗。

    这些疫苗,都是经过改进的疫苗。

    因为两段蛋白基因对疫苗系统平台的影响未知,所以陈默让专家组通过甲基化修饰、基因反义技术、基因操纵、扩增和剔除等不同方式,使得这两段蛋白基因无法表达,以此达到去除毒蛋白对患者的影响。

    15名病人,5种经过不同方式处理的疫苗,只要能有一种疫苗成功,他们的疫苗研究就正式宣告成功。

    第一阶段疫苗注射完毕,陈默见到查看他们的身体,没发现异样,才离开隔离区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等,等疫苗在病人体内发挥作用,这个过程,至少需要三天,才会有明显的变化。

    林君君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,她看见家里的水龙头流出来的水,都是鲜血,她的家人,全部都变成面目怪异的外星人,正在吃着腐肉。

    看到那一幕,她吓坏了,疯狂逃跑。然后她感觉自己被一群外星人抓住,抓回到飞船里,用红色的液体给她打吊针,像是要抓她做实验。

    然后她拼命挣扎逃脱,满脑子恐惧。

    而前不久,又有外星人给她注射液体,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的脑袋开始发晕,意识渐渐模糊,陷入黑暗中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看到一群穿着防护服的人正围着她,林君君一惊,刚想逃跑,才发现自己被固定在病床上,根本无法挣脱,恐惧地尖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别过来,滚开。”

    “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围着病床的几人面面相觑,有些不确定地看着林君君,其中就有陈默。

    第一阶段注射疫苗已经过去四天,昨天进行第二阶段的疫苗注射后,林君君在昨天晚上已经安静睡过去,但是生命特征正常,似乎睡着了。而同一种疫苗的另外两名病人,也出现相同的症状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抽血检测,他们在林君君的血液中发现里德曼病毒的抗体,而且浓度足以形成对里德曼病毒的抵抗力,而且林君君体内病毒,几乎已经被清除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他们惊喜不已,这已经说明,疫苗生效了。

    但林君君一直没醒来,他们也不确定,是不是疫苗造成的另一种副作用。

    结果林君君醒来,看到穿着防护服的他们就开始尖叫,和发病的时候相似,让他们不敢肯定,林君君到底是好了还是没好。

    “林君君小姐,林君君小姐。”陈默尝试着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听到陈默喊自己的名字,林君君清醒一些,尖叫的声音也弱不少,定定得看着陈默,但还是有些惊惧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不要拿我当实验品,我身体不健康,不能生健康的宝宝,你们放过我吧…妈妈呜呜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病床边围观的几名医生有点无语,这看着像正常,又不像正常的,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我们是医生,不是抓你当实验品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医生?”林君君囔囔两声,又冷静不少,再看围在床边的人,和梦中的外星人不一样,像是电影里穿着防化服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医生吗?”林君君开口问。

    总算有一个正常的问题,这句话,让场上所有人心头惊喜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首都汤山医院的隔离室,我们都是你的医生。你以前看到的,都是幻觉,我们在给你治病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治病?我得了什么病?”林君君有些慌。

    “感染了里德曼病毒。”

    里德曼病毒?这句话像一口大钟在林君君脑海回荡,以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。

    在她看到外星人以前,那时候里德曼病毒的新闻已经传开。她也知道,感染里德曼病毒的人会发疯,然后死掉,没想到悲剧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医生,你能救我吗?救救我,我不想死啊,妈妈呜呜呜……”林君君哭起来,声音中带着恐慌。

    “别哭,我们正在治疗,你清醒过来,说明治疗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陈默的声音,让林君君止住哭声,呆呆看着他,眼泪挂在睫毛处,楚楚可怜:“那接下来该怎么治疗?”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看看你身上是否有新药的副作用,要做一个全身检查,”

    “是你给我全身检测吗?我连恋爱都没谈过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隔离室内,几人笑成一团。

    林君君意识恢复,说明疫苗起作用,他们心里本来就很兴奋,结果这个女孩对陈默来这么一句话,将他们所有人都逗笑。在里德曼病毒期间,积累的压抑心情,在此时宣泄一空。

    “交给你了,陈院士。”伍冰拍了拍陈默的肩膀,戏谑说道。

    “交给你了。”石宏图和米闯,都拍了拍陈默的肩膀,笑着离开隔离室,留下一个女护士在隔离室里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专业的,喂,米医生,伍院士,石组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专业的,我们就该回家种田了。”米闯说了一句,关上隔离室的大门。

    隔离室的空气突然安静,陈默和病床上的林君君面面相觑。陈默能看到这没脑的女孩,苍白的脸上浮起红润。

    回到研究所,石宏图等人开始等待,和他们一起等待的,还有一众研究人员。大概一个小时,研究所的人员感觉像过了一年,心头无比焦急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最有希望成功的一次,如果这次成功,他们将会结束这场让全世界恐惧的生物恐怖。

    见陈默拿着报告进来,所有人都站起来,目光期待地看着他,场上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陈默扫视一圈,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病人已经恢复神志,身体无过敏和中毒症状。血液检测中,部分代谢指标异常,是因为长期发病,激素和代谢紊乱导致的。抗体的浓度,足够形成对里德曼病毒的抵抗力,没发现副作用的表现,2号疫苗成功了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