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都国际会议中心,新闻发布会后台。

    和陈默一起的,还有石宏图,伍冰,他们小组的成员,还有杨运家,王琪,王皓易,高复四名主持疫苗改造的院士和专家,还有医疗小组的成员,米闯等几名在一线工作的医务人员,一共有二十名代表人员。

    这次新闻发布会,是卫生部,还有两院,以及疾控中心希望他们开的。

    现在全球都弥漫着恐慌的气氛,需要一个官方喜讯,让那些隔离的病人恢复希望。也顺势提高华夏在全球人面前的声望,提高华夏的国际形象。

    各方协调下,由陈默作为主要代表人物,就召开了这次发布会。

    “石组长,陈院士,记者都来齐了,发布会也要开始了。”一名发布会的工作人员来到石宏图和陈默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陈院士,领头的位置,非你莫属。”石宏图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陈默也不矫情,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,朝发布会现场走过去。石宏图紧随其后,伍冰也更上,其他人都按照原先安排好的位置,跟上脚步。

    发布会现场,主持人宣布开始后,略显拥挤的会场已经鸦雀无声,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舞台边的侧门上,等待重要人物登场。

    看到陈默率先走出来,会场瞬间被无数的掌声以及快门声占据。闪光灯连成一片,照亮整个发布会的舞台。后面负责直播的摄影师,镜头紧紧跟随出场的小组成员。

    台下,看到陈默等人登台,也知道希望已经来临,一些人已经开始小声啜泣,其余记者,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,等待陈默宣布好消息。

    网吧的电脑屏幕前的网民,公司的电脑前职员,手机屏幕前路人,家里的电视机前,所有观众都压着自己激动的心情,期待得看着走出来的医疗小组。

    万物无声。

    所有知道死神病毒的人,所有看到新闻直播的人,都带着希冀的目光,死死盯着屏幕中的医疗小组成员。

    陈默在发布会舞台中间的C位站定,成为全场焦点。

    自信的身影,通过直播镜头,传遍全世界。整个世界希冀的目光,都汇聚在这个身影上。这个时刻充满自信的男人,总能创造一次次的奇迹。

    花城,一栋豪华别墅里。

    小渔抱着小无双坐在沙发上,陈父陈母也坐在旁边。在他们面前,是一块巨大的液晶屏幕,正在播放着直播新闻。

    陈默就在画面上,站在舞台中间。

    “麻麻,是耙耙。”小无双伸出小手指,指着液晶屏幕,纯净的眼睛有些高兴地看着画面中的陈默,声音奶声奶气,比以前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“嗯,是爸爸,爸爸超级厉害,很快就会回来找妈妈和无双。”小渔抚摸着小无双的脑袋,自豪的笑容挥之不去,看着液晶屏幕上的身影,带着浓浓的思念。

    行军蚁总部,此时总部所有的电脑屏幕,全息投影,都在播放着这次的直播画面,所有员工都停下手中的工作,目光崇拜地看着屏幕上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个自信的身影,是他们公司最高的信仰。

    他们作为行军蚁公司的员工,所有人心情都无比激动,无比自豪。

    “终于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,赵敏悠闲喝着咖啡,看到站在舞台中间的陈默,往日的郁闷一扫而空,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。他站上那个舞台,就说明成功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无论在哪里,都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那种自信的气质,让人着迷,不小心就会沉沦进去。也只有他,能自信地站在这个舞台上,来迎接来自全球的目光。

    孙烟语揣紧拳头,而她身后的同事,已经挤成一团围在两部电脑前,连公司的老总,也挤在人堆里。没有人说话,目光死死盯着屏幕中陈默的身影,连呼吸都尽量控制着。

    他们在等待一个答案,梦寐以求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杨庆国搂着老伴的肩膀坐在沙发上,眼睛通红,两人的手已经紧紧握住,生怕接下来的消息,不是他们想要的消息。带着希望的目光盯着电视屏幕的直播新闻,忍着不敢发出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时代广场的街头,尼森已经双手合十放在胸前,眼神死死盯着大屏幕上的陈默,他在祈祷,祈祷接下来陈默宣布的消息,是他一直等待的消息。喜悦与恐惧占据他的身体,不受控制地颤抖,任由眼泪流下,嘴巴抿住。

    巴黎隔离区,卢瑟安站在窗前,目光透过钢铁栅栏,直勾勾盯着外方空地上幕布。上面的身影,带着她们生的希望。而她背后,其他感染者已经聚集过来,几个头将小小的窗户填满,目光中都带着希望。

    隔壁的隔离室,所有人都挤在一起,屏息凝神直视幕布。整个隔离区没有一丝声音,生怕出现一丝声音,会破坏那个让他们活下去的消息。

    相同的一幕,类似的目光,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上至高官贵族,下至凡夫平民,所有人都保持安静,等待着陈默开口。

    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,医疗小组的所有成员入座,当陈默拿起麦克风时,所有人的心都提起来,全神贯注。

    在满怀期待中,陈默开口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家,我仅代表医疗小组,向大家宣布一个消息。全球首例里德曼病毒感染治愈病例,在今天早上出现,感染者已确认康复,并拥有对里德曼病毒的抵抗力。医疗小组关于里德曼病毒疫苗项目,成功了!”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,仿佛无限的希望,通过直播屏幕,传遍全球。

    短暂的安静后,首都国际会议中心,爆发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声,几个有亲人朋友感染病毒的记者正在疯狂鼓掌,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,耶耶耶耶耶……”

    行军蚁公司总部,已经爆发前所未有的欢呼,疯狂大笑,将这几个月来,一直被生物恐怖的危机压抑的心情,肆无忌惮地宣泄。

    而结束这一切的人,是他们的老板,自豪的情绪前所未有,他们为他们的公司骄傲,为他们的老板骄傲。

    “病毒疫苗项目成功了。老伴,儿子有救了,儿子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字字如天籁,戳入心窝,杨庆国抱着老伴,又哭又笑,仿佛听到天大的喜讯。过去的几十个日夜,他们每天都担心儿子的病情,无法入眠,这一刻,所有的负面情绪,都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妹妹,有救了,哈哈哈哈……呜呜……”尼森放声大笑,笑着笑着跪在地上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过去二十多天里,所有的压力与担忧,都积在他的心头上。一睡着就是梦见父亲与妹妹病发死去的场景,那种看着亲人患病的无力感,那种只能等待亲人死亡的绝望,在这一刻汹涌宣泄。

    路边的人没有因为他的失态而嘲笑,留下的是清晰鼓励的掌声,还有尽情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,真的成功了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成功了,活着,活下去,我活着,我能活下去哈哈哈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巴黎集中隔离区里,音响传出来的翻译,让本来压抑着心情的卢瑟安,疯狂欢呼,大笑,笑声中夹杂眼泪,以及这段时间的压抑的呐喊。

    没有人体会他们那种等死的绝望,他们有几次想自杀,体面地死去。家人的哭泣声与哀求,让他们保留着最后一丝活下去的勇气。

    他们迎来了真正的希望,隔离室内,几个患者已经抱着哭成一团。

    罗歇站在隔离区的大厅,仰着头看着大厅上方的屏幕。无数次游走在抗病的最前线,他知道第一线的医生的压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恐惧,惊慌,他甚至亲眼看到不小心感染病毒的医生,在隔离区楼顶跳下。面对病人,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,只能一次次看着病人在疯狂中死去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他数十次失眠,在噩梦中惊醒,早上起来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安抚病患,想办法治疗。

    这一刻,心头紧绷的弦松动,罗歇再也压不住,无数的辛酸涌上心头,直接蹲在地上,哭得像一个受伤的孩子。

    其他医护人员,也哭成一团,将这段时间的积累的恐惧,绝望等负面情绪释放。

    发布会现场,陈默站在舞台上鼓掌,扫视着台下热泪盈眶,又激动不已的记者。这是激动人心的一刻,也是这次发布会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里德曼病毒造成巨大的社会恐慌,已经在无数人心头埋下阴影,挤压太多的负面情绪。世界需要一个好消息,来驱散生物恐怖的阴云,也让全球的感染者看到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陈默能清晰感觉到来自各方的情绪宣泄,几个月积累的压抑情绪,已经打开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许久过后,陈默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历史会记住这一天,我们战胜了死神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