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默对机器人还是非常有信心,机器人所含的科技,已经超越目前的科技技术,绝对是杀手锏级别的装备。

    战争机器人的事交给工蚁防务和兵蚁装备,他也将心思放回战甲的研究上。

    实验室内,在陈默面前,悬浮着一具全息投影的战甲,对战甲的开发研究,他一直都在进行。

    由于创业小项目封锁了权限内所有设计图纸和数据资料,只给他理论和原理,所以他只能靠自己,来完成设计的制造。

    现在全息投影在他面前的,就是战甲的外形设计。

    流畅柔和的线条,能将空气阻力放到最小,又有一种力量感。战甲背后有两个手臂粗细的离子发动引擎,手臂和脚部,都有小型离子发动机。

    胸口处碗口大小的精致仪器,就是反应炉,能将高能贝塔粒子转化成电能,提供给战甲的离子发动机,作为动力能源。

    反应炉的燃料是108号异位物质,一种由铟元素经高能激光脉冲改造而成的异位元素结晶物质,非常规元素,能释放高能贝塔粒子。

    由于空间有限,战甲的线路设计在部件之内,复杂的常温超导线路,如同人体血管脉络,镶嵌在战甲部件的内部。

    战甲涂装以黑色为主色调,夹杂着血红色,黑红色的涂装,给战甲增加不少神秘的色彩。

    每一个部件,都是经过精心设计,连接处极为精细,有些地方需要做到无缝接合。有纳米级3D打印机,这些零部件虽然结构复杂精密,但可以轻松实现。

    “可惜没有风洞,无法做风洞实验。”陈默欣赏着刚刚出炉的战甲设计,略略遗憾:“看来要建一个风洞才行,不然以后研究其他飞行器,总会有不足。”

    进行这种高尖端研究,也无法向官方借用风洞,只能通过计算机模拟,确定战甲每一个线条的弧度,以尽可能减少风阻力。

    反应炉和离子发动机,是战甲最为困难的技术,只要完成这两个技术,其他材料技术,并不是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墨女,将反应炉的理论公式全部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默坐在实验室中央的椅子上,仔细欣赏着刚刚设计出来的战甲外形,墨女也走到陈默身后。

    下一刻,战甲的外形设计消失,整个实验室的屏幕,布满各种复杂的公式,连同全息投影,也投影一些公式,悬浮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公式,至少有上千条之多,让人头皮发麻。没有一个公式相同,但各个相邻的公式之间,很多公式的样式相近,似乎拥有着某些联系。

    陈默抬眼,所有公式背后的定义以及各种算法,全部浮现在他脑海里。脑域进化后,他理解能力也变得非常疯狂,现在的思考速度,已经超越比现在的人高了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一道道公式,有如蜘蛛网般在他脑海里连线,思绪也变得越来越清晰,脑海里都是各种公式在疯狂闪动。

    身后的墨女没有打扰,陈默转身,就继续站到他身后,安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最后一个公式在他脑海里连线后,陈默才停下,揉揉有些累的脑袋,额头上已经布满细汗。

    所有公式已经整理完成,在脑海里推导相互间的联系和运算,大脑不间断高速运转,对他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有一种CPU长期运转发热的感觉,对他的消耗非常大。擦掉额头的细汗,陈默才继续抬头看向实验室里的公式。

    “墨女,帮我推导公式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墨女当即答应。

    “C1,D3,H2,这三道公式相加组合,用一个新函数替代,先偏微分,将公式D5矢量积代入函数内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公式,都是反应炉的公式,属于反应炉的原理问题。必须将最基本的数学模型整理出来,然后才能进行研究。

    实验室里,陈默和墨女,开始联合计算,推导关于反应炉的理论原理公式。屏幕上,各种函数的数学模型,也通过搭建,由全息投影悬浮在实验室的空气中,看着非常玄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战争机器人的出现,随柳建军上报,已经引来高层的重视。

    看到003号机器人惊人的表现,高层经过商量,让柳建军迅速和工蚁防务及兵蚁装备公司取得联系,对机器人的武器系统进行测试。

    此时一个大型的重武器试验场上,朱荷和钟雷在场,他们作为工蚁防务和兵蚁装备的代表,来进行相关的武器试验。而在他们身边,是李成之,柳建军等人。

    在他们前方,是两个战争机器人,还有几个武器专家,正在安装着弹药。

    和陈默带来的机器人不同,这两个机器人的人造皮肤并没有贴上机器人的身上,全身都是金属结构,相当一个裸机。

    银白色的金属外壳,细看之下,上面有着特殊的纹路,非常精致。

    场上的专家都知道,这种金属是一种新材料,只有特殊的金属,才会出现这种漂亮的纹路。而在关节部分,是层层金属片的保护,如果拿开保护的金属片,能清晰看到,关节处乳白色的电致伸缩材料。

    弹仓的结构,暴露在外。

    武器安装非常简单,就是弹药,子弹和炸弹的挂载,输入密码,激活机器人的武器系统程序。

    而朱荷,正在给身边的柳建军和李成之等人,介绍着机器人的具体性能。当初陈默只是大略的测试和说明相关的功能,并没有仔细介绍。

    这个工作,由朱荷完成。

    陈默已经为他们打开一个渠道,他们也知道,陈默的时间,不会花费太多在谈生意扯皮上,所以接下来需要他们,来完成这些交易。

    “这个仪器是控制端,通过控制端可以选定机器人的模式,或者关闭机器人的电源。通过控制端关闭电源时,它会有一个待机状态,方便控制端再次通过信号,激活机器人。注意一点,机械关闭电源,无法通过控制端开启机器。”

    朱荷拿着一个手表般的仪器递给柳建军。

    “万一是信号屏蔽地区呢?”柳建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信号屏蔽地区,有两种状态可提前设定。一种是自由状态,自由状态下,由它内核智能做出的指令,进行判断行事。

    另一种状态受控状态,信号消失时,它会自动放弃它的任务,回到控制端信号最后出现的区域。如果控制端被毁掉而失去指令控制,在它的程序内,你可以提前设置一个聚集点,它会自动赶回聚集点。避免是在敌方地区,落入敌人手中。

    但回到聚集点的前提,是它拥有的能力范围之内赶回去,如果聚集点在它不可能到达的海上或者水中,它就无法回到,只会在它能力范围之内,距离聚集点最近的地方等候。”

    朱荷对机器人进行详细的解答,来之前,她也是做过功课的。

    “战争模式下,它会不会误伤自己人?”柳建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战争模式下,它不会主动攻击四种人:不会攻击手里没有武器的人,它定义的武器,是枪支弹药,刀具等致命武器;不会主动攻击老幼残;不会主动攻击被定义为己方的成员;不会攻击投降的敌人;

    多种情况会误伤,第一,它攻击时,己方突然出现在它的攻击范围内,它来不及中断攻击的情况会误伤。第二,己方成员衣着敌方的服装,拿着武器对它进行攻击,它会视为敌方攻击而反击。第三,大范围攻击时,敌方阵地有己方成员。

    任何武器装备都有可能擦枪走火,首长应该明白这个道理,这个无绝对的。若是战争期间,别说是机器人,就算是人,在上述的情况下,都有可能误判,误伤队友。”

    柳建军点头,表示认同。

    人在紧张时,误判的可能,可能比机器人还要高,那种情况有时候无可避免,谁都有误伤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如果被它判定为己方的成员对它进行攻击呢?”

    “它会对攻击它的人,进行非致命攻击,击晕或者麻醉,然后交由控制端来判定接下来要做的事。无控制端情况下,它会将人抓回聚集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让它判定是友方还是敌方?”

    “服装,装备,这是最基本的判定方式。如果这种判定方式无法判定身份敌我,它会视为中立人员,被它判定为中立人员,手里有武器,最好就是放下,以免造成误判,一旦对它攻击,它会当成敌人反击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办法,在没有换上敌人的装备和服装时,让它依然确认那是己方队员?”柳建军问道。

    战场有各种可能,他需要将这一切,全部了解透彻。

    “有,两种方式,一种是提前将己方的脸部信息存入它的信息库内,通过人脸识别,确认为己方队员,他会提供帮助。第二种,是戴上这个。”

    朱荷从装备的箱子里,拿出一个腕仪。迷彩色腕仪,是金属材质,风格极简,符合军人的审美。

    “这个腕仪,它只有一种功能,里面有一个小芯片,激活后被机器人检测到,就会被视为己方人员。”

    “这腕仪要是被敌人拿到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能做到的,是同一个腕仪激活后,只能识别一次,第二次无效。它识别到激活腕仪的己方,会将信息发送回终端,这个腕仪作废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行动,由控制端发出指令决定,无控制端指令的自由状态,若被识别人员有重伤,它会将人救回去。能自由行动的,它不会攻击,也不会救治,除非被识别人员喊救命。它会判定己方需要救治,选择救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柳建军满意地点头。

    明显在设计的时候,陈默已经想到战场上出现的各种可能,尽量避免各种可能的发生,其他的,就是他们如何控制使用的问题。

    由他们决定机器人的使用时机,同时出现各种巧合的可能,可以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“武器安装完成了。”朱荷给柳建军等人介绍武器时,几名武器专家也完成了武器弹药的安装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柳建军看向钟雷和朱荷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