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改变公司运作模式,行军蚁集团美国分部独立运作,组建全新的董事会以及公司高层,负责美国市场运营。”

    “降低全息投影仪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拒绝向美国企业授权全息相关专利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拒绝向美国企业出售全息投影仪相关硬件配件(包括所有型号的全息投影仪)。”

    “行军蚁集团必须在美国投资建设全息投影仪生产工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洋洋洒洒十几个条件,看完这些,赵敏笑了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想让行军蚁集团将全息技术全部送到美国去,想法很完美。

    美国人不傻,想把别人当傻子。

    提出这种条件,感觉行军蚁集团离开他们,就会倒闭一样。不过对他们的不要脸,赵敏早已习惯,并没有什么稀奇。

    “拒绝他们所有条件。”赵敏说道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发布全息技术时,针对可破解的硬件技术,已经申请国际专利,打官司,并没有什么可怕的,大不了退出美国市场。

    美国市场也就全息投影仪和地震仪的业务。

    地震仪是关乎民生的技术,他们肯定不敢限制,只能拿全息投影仪做文章。

    他们价格和合同,都在规则范围之内,也不怕对方挑毛病。按照司法程序走,他们不怕任何人。

    若真动真格,大不了退出美国市场。

    虽然美国是海外最大的单一市场,但全息投影仪的利润,对现在的行军蚁集团而言,只是锦上添花而已。

    李凌峰没有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他是分管全息投影仪业务的副总裁,听到殷弘业传回来这种消息,他也被这种条件都乐到。

    他可以作出决定,直接告诉殷弘业,拒绝对方。但出于程序问题,就问了一下赵敏的意见,现在的答案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让法务部跟进,若他们调查,就让他们查,想打官司就打。”赵敏补充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凌峰点头:“要是他们想换其他条件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其他条件,明确告诉他们,我们没有垄断市场,没有操控产品价格,没有滥用支配地位,我们不会答应任何条件。”

    从对方的条件就可以看出,对方的目的,只是想套取全息相关的技术。

    申请专利需要公开技术和数据。

    但全息投影最关键的微激光控制系统还掌握在他们手中,这个技术内核无法破解,他们没有申请专利,没有微激光控制系统,制造出来的全息设备,就是没有灵魂的盒子。

    除非他们研究出另外一份激光控制系统,然后得到他们全息专利的授权,否则不可能生产全息投影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他们拒绝了?”

    威尔伯轻轻点头,要是一下子全部答应,那才奇怪。

    “问问他们那些条件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行军蚁集团分部的负责人说,不接受任何无理条件。如果我们调查,他们会配合,但不会和我们谈条件作为筹码,他说他们没有垄断市场,没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,更没有操纵价格牟取暴利。”

    听到马伦的话,威尔伯眉头皱起来。

    油盐不进,对方这种不合作的态度,明显是和他们杠上。

    显然不想让他们指染全息技术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如果起诉他们,胜算多大?”威尔伯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难说,在认定条件中,他们确实存在垄断市场地位的事实,这个毋庸置疑。滥用垄断市场地位,关键是我们的证据和与行军蚁集团合作公司的证人证词。

    行军蚁集团利用垄断大型全息投影仪的优势,投资建设全息乐园,并拒绝出售给其他公司,这其中存在不正当竞争,刻意打压对手的嫌疑。

    至于操控价格这点,调查了他们的资料,全息设备的定价,是符合边际收益曲线的定价原则的。但以上条件判定的标准并不统一,具体如何,需要在法庭上辩论,看法官的认定。”马伦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他们展开调查,起诉他们,给他们压力。”

    美官方正式起诉行军蚁集团,涉嫌垄断,滥用市场垄断地位,操控全息投影仪价格。

    消息出现,引来经济圈的关注。

    印象中,这是行军蚁集团成立以来第一起涉嫌垄断的官司。

    有美官方开头起诉行军蚁集团垄断,不到一个星期之内,欧盟、英国、澳加等国紧随其后,对行军蚁分部展开调查后,先后起诉行军蚁集团涉嫌垄断,步调一致。

    一时间,让人以为行军蚁集团有种遭遇十面埋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一个老大,带着几个小跟班,去围攻一只蚂蚁。嘿嘿嘿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行军蚁雄起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行军蚁怎么应对,这时候不能怂,否则将产生很严重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你猜下一步,有没有可能是将行军蚁集团的高层抓起来?给行军蚁集团制造威胁?”

    “画面时曾相似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行军蚁集团垄断全息市场太过分了,将他们公司一分为二,像美孚石油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行军蚁是华夏公司,不是我们的公司,回家洗洗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华夏告他们垄断,让华夏官方惩罚他,让华夏将他们一分为二。”

    “将垄断公司一分为二的做法只有美国有,其他国家都没有。跨国之间的垄断争端,自己国家的企业形成垄断,损害他国利益,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必要时,还会帮一把。

    当年某通对华夏形成芯片垄断,我们惩罚某通了吗?当年三星对其他公司形成内存和屏幕垄断,南韩惩罚三星了吗?

    同样的道理,让华夏惩罚行军蚁?不可能的。现在角色已经换过来,而我们还没有自知之明,自以为天下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华夏也来一个类似瓦森纳机制,就该我们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军蚁集团还垄断了地震仪技术,定价也超级疯狂,怎么没人敢调查,为什么没人敢起诉?”

    针对行军蚁集团反垄断调查问题,在全球网络和经济论坛上掀起争论。华夏国内和国际舆论,展现出两个完全不同的画风。

    目前是全息技术火爆的时候,全息技术的市场已经形成。

    针对全息技术的垄断争端,随着几个国家先后针对行军蚁集团展开反垄断调查,瞬间成为国际焦点。

    风暴中心的行军蚁集团,也被各路记者围堵。

    行军蚁集团的七号楼大厅。

    向想坐在安排的记者席位上,等待着行军蚁集团的人员出来。和他一起等候的,还有上百名记者,都是中外最主流媒体机构的媒体记者。

    这次针对行军蚁集团的反垄断调查,很多媒体都想采访陈默和赵敏,然而毫无意外,谢绝一切采访。

    这是行军蚁集团面对各国反垄断调查后,第一次开官方记者会来正面回应。

    现在外界都在猜测行军蚁集团会做怎样的回应。

    没多久,李怀从后台走出来,在众多媒体的关注中走上座位。

    行军蚁集团公关部门的负责人李怀,这个名字,对记者而言并不陌生,同时还是法律界著名的律师。

    “谢谢各位今天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怀走上小讲台,直接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近来我们收到很多采访请求,无法一一接受采访,针对多国针对行军蚁集团产品反垄断调查一事,我在这里给大家一个统一的回复。

    首先,我们集团没有垄断市场,没有滥用市场地位,我们所有产品价格,都符合边际收益曲线的定价原则,不存在操控价格牟取暴利。

    所有与我们签订合作协议的公司,合同的条款都是合法合规的,不存在强制性排他条款,也不存在价格歧视。我们不会强制要求我们合作伙伴接受任何不合法的条件。

    我们不存在不公正竞争,我们集团鼓励竞争,我们董事长就曾公开说过,我们不惧怕与任何公司竞争,也不会采取任何不正当手段来压制对手。

    针对多国对我们集团的指控,都是不成立的。我们集团已经积极应诉,我们不接受任何违背事实的指控。若罔顾事实,对我们集团作出不公正的判罚,将伤害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,后果会很严重……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李怀才停下来。回复中规中矩,但清晰表明行军蚁集团的立场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你刚才提到,若对行军蚁集团作出不公正的判罚,后果会很严重,你的意思是若受到不公正的判罚,行军蚁集团会作出反击吗?”一名被叫到的记者站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李怀明确回答。

    这是赵敏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若真有不公正的指控作出判罚,你们会采取什么反击措施?中断与该国企业合作或者其他反击手段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在该地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,我们就要考虑该地区是否能给与我们公司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。我们不排除会中断与该国企业的合作,或者退出该国市场。”

    好任性的做法,好强硬的回应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回复,所有人都暗暗咋舌。

    李怀当着上百名记者的面说出这种话,还是在行军蚁总部的官方平台,这就是说明,这是行军蚁集团最高层的意思。

    行军蚁集团最高层,也只有两个人,陈默或者赵敏。

    两人确定的事,那就是来真的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企业威胁退出该国市场,或许别人只会嗤之以鼻,而他们的竞争对手也会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但现在是行军蚁集团,全球最先进科技公司,每个产品都是跨时代的技术,全息技术不存在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行军蚁集团退出,意味着他们买全息产品或者行军蚁集团的其他产品,就只能出国购买,或者第三方转手,成本和售价会更高,而且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目前贵公司的全息投影产品和智能机器人,占据市场100%的份额,已经存在垄断市场的事实,而贵公司为何否认垄断市场?”一名国外的记者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属于正常的产品经营和销售,没有垄断。全息投影属于显示硬件产品和投影硬件,在显示领域,还有LCD和OLED屏幕,此外,普通光学投影仪也有很多。

    这些产品都能替代全息投影技术,我们全息技术只是先进一点的光学投影。在相关领域的应用市场,我们全息产品,才占据一个零头,何来垄断?

    至于智能机器人市场垄断问题,目前智能机器人市场很大,我们公司的机器人,只是先进一点,占据的份额更是少得可怜。如果法律认为先进技术就是垄断,那么以后谁还敢创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场上一些国外记者眼皮直跳,如果行军蚁集团用这个角度,在法庭上辩诉反击,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。

    这就是行军蚁集团说自己没有垄断的底气所在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