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河镇河口村,一个很普通的小村庄,坐落在一条流入海湾的小河边,交通顺畅。二十年前修了路,前几年,陈默也捐了一些钱回来翻新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发展,村民早已经过上不错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里是陈默祖家的所在地,祖家祠堂都在这里。在这里读了小学,后来因为父母要工作的原因,就搬去花城那里读书。

    这几年都是滨海市和花城过的年,今年在祖家过年,陈默也带着小渔和无双回来。

    已经是下午,临近大年并没有太冷,太阳映射下,是灰色与绿色交接的田野,水牛在坡上,依稀看见一些人在田里拔豆苗,还要一些在烧干豆梗,准备下春的耕种,旷野白烟。天空白云斑驳,蓝色清澈透亮,没有城市灰蓝的污浊感。

    画面很和谐。

    无双这是第一次看到田野,被陈默抱着,透过车窗兴奋地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“耙耙,那是牛吗?和奶牛不一样诶,还有一只小牛。”

    “对,它是水牛,和奶牛不一样。他可以帮农民伯伯耕地的。”

    “耙耙,那里着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伯伯在烧豆梗,等春天来了种水稻。”陈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姑娘似懂非懂点头,又指了指天空:“那个鸟是什么鸟?”

    “燕子,你看它的剪刀尾巴。”

    对无双而言,这一切都是新奇的,路上的问题,陈默都一一回答。

    三辆车穿过田野,很快就进入村里。

    春节临近,村口写着欢迎回家的对联,路的上方还拉着小彩旗,挂着塑料灯笼,看起来很喜庆。偶尔能看到红底黄字,某某老板给家乡捐了多少钱的横幅。

    看到陈默的车路过,路边无事,正在打牌聊天的大婶大妈嘀咕:“这车是谁家的?这么漂亮,应该很贵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陈家的,孩子读完大学发达了,开了一家很厉害的什么科技公司。亿万富翁,身家好多个亿,村里的小学和镇里的中学,都是他们家捐的钱盖的。村里的文化舞台和庙祠,还有翻新的路,都是他们家捐钱新修的,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老陈家的孩子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结婚了,在滨海市办的,花了好多钱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老陈家只有一个孩子,我记得小学时,我闺女还和他是同学呢。”

    村头的大爷大婶在八卦着,陈默的车也靠近家里。

    崭新的四层别墅楼,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,前方就是田野,与周围有些旧的小平房相比,有些突兀。

    家里,邵雪梅在厨房忙活,洗菜,炖汤。陈山河坐在客厅,脸上红光满面,都是喜色。

    当年为了生活,他们不得不在花城长期定居,但这里终究是根,祖祠和祖家墓地都在这里,孩子也有出息,就回来修缮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回来?这孩子,不是说到村口了吗?”陈山河坐在大厅里,不时透过窗户往外看。

    “这两分钟,你都说了十遍了。”正在忙活晚饭的邵雪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无双有没有瘦了。”陈山河没有在意,喝着小茶,一边等待。

    两人念叨时,车辆已经在门口停下来。陈默抱着无双从车里下来,陈山河也已经丢下茶杯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和爸爸妈妈回来了。”小姑娘看到陈山河,就甜甜说道。

    “诶,回来好,过来爷爷抱抱,看看有没有变瘦。”陈山河急忙迎过去,从陈默手里接过无双,笑得非常开心,抱着无双往屋里走:“爷爷给你布置了一个房间,有很多无双喜欢的玩偶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,这是敏姨给无双的棒棒糖,很好吃呢!给爷爷吃。”小姑娘从兜里摸出一个棒棒糖,递给陈山河。

    “诶好好好。”陈山河笑容比一个月都多。

    “奶奶也有。”

    “诶,好,奶奶很喜欢,无双真懂事。”

    邵雪梅接过无双的糖果,比拿到一块黄金都要开心。

    陈默和小渔从车里将一件件打包好的东西搬下来,黑鹰、白珍珠和墨女都过来帮忙。小渔买的东西不少,三辆车的后备箱,都被塞满。

    “家里不缺东西,怎么又买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都是小渔给你们买的衣服、年货,还有给爸的酒。”陈默拎着手中的礼盒举了举,他平常没时间置办这些,都是小渔置办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小渔下次不用买这么多,家里都有。”听到是小渔置办的,邵雪梅脸上露出慈和的笑容:“你们再等等,我在做饭,很快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帮忙吧。”小渔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很快就好,不必多麻烦一个人。以前祖祠没修好,你这几年也没回来,现在第一次回来,山河,你陪小默和小渔去祠堂上香。”邵雪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让祖宗见见我们家的儿媳妇,还有我的乖孙女。”陈山河抱着无双起来。

    祖祠在家的旁边,到了陈山河这一代就单传了,他也只有陈默一个儿子。不过祖祠经过修缮,该有的都不少,装修也是复古的风格。牌位都是旧的,有新刷的漆。

    “我们陈家本来人丁兴旺。当年抗战,你爷爷回家时,祖奶奶早已过世。兄弟姐妹逃难的逃难,离开的离开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爷爷奶奶走得早,爸当年读书不多,没太大本事,那些年东奔西走,只能养活陈默一个。以后家里得靠你们。”

    陈山河点了香,递给陈默和小渔,面容尽是感慨。

    陈默和小渔都接过香,庄重地插上香炉。无双也有模有样地拜了拜,将香插到香炉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拜过祖宗,回去吃饭。”陈山河抱着无双,根本不给陈默和小渔抱的机会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洗完澡,已经是晚上。

    陈默换了一身休闲服,带着小渔和墨女走出家门,还有无双。

    每年春节,村里的庙祠后面,都会有搭台看戏的。

    陈默捐了钱,在这里修了一个文化舞台,还有一个广场和一些运动健身设施。村里的大娘大妈,都有在这里跳广场舞的,这两年的戏台过来表演,村委会都会组织广场舞的表演。

    如今的乡村,并没有外界描述的那么闭塞落后,生活水平比在城市里的一般家庭都相差无几,甚至有过之。

    村里的人大爷大妈,还有儿童,关心的新闻并不多,所以就没见过陈默,一家人出来散步,也都没人打扰。陈默也不想闹得轰轰烈烈,人尽皆知,所以就让父亲回绝了村里的欢迎仪式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小渔和墨女长得太漂亮,气质出众,路上的人总会多看两眼,询问旁边的人这是谁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耙耙,那是什么?我也想要。”

    小无双看到不远处被小孩围着的棉花糖地摊,满满地好奇。

    “那是棉花糖,爸爸给你买,小渔,你要不要也来一个?”陈默牵着无双走过去,顺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那么大了,就不要了。”小渔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快要到春节,村里的文化广场非常热闹,摆地摊卖玩具的,卖零食的,卖兔子乌龟小宠物的,卖小吃烧烤,套圈圈的,看戏的都有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不少从外地返乡的人,都会出来散散步,热闹的气氛非常和谐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